要读多少书,才能从乡村走到城市?

2022-01-08

字号: 标准 放大

去年8月,李凌一口气在网上买了十本书。对她来说,一次性买这么多书并不容易,因为她合租的房间不到13平米,放了床、衣柜、桌子等必需品后,连小小的书架都摆不进去。而且,每次搬家,书都是她最“重”的负担。

可是,当她无意间看到拼多多“多多读书月”这个活动时,完全忘了这些买书的限制条件,“都是正版书,而且很便宜,同样的书拼多多在官方补贴后的价格大概只有其他平台的二分之一。”

李凌买了好几本商务印书馆出的汉译版社会科学经典书目,像卢梭的《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其实,她几乎天天加班,很难有时间静下心来读这种难读的书,“但好像有书就会安心,要不然总觉得工作之后连精神追求都没了。”

除了对抗焦虑,李凌喜欢读书也是对童年的一种补偿。因为,像她这样在小县城、乡村长大的孩子,小时候想买本课外书并不容易。

01、贫瘠生活中的一点快乐

几乎每个走出乡村,通过读书改变命运,最终在大城市立足的人都有一段关于读书的回忆。那些来之不易的书,给过他们陪伴、慰藉和思考,也帮他们打开了通往更广阔天地的大门。

李凌是一名80后,她在北方一个相对发达的县城长大。小时候,买书的渠道并不多,想要买课外书只能去当地的书店,或者由学校老师统一订购。所以,家里的《知音》杂志、各种武侠小说就成了她最早接触到的课外读物。

跟李凌相比,生活在更偏远地区的张蕾,小时候想读本书就更加困难了。在她的印象里,父母根本顾不上也想不到给她买书。“我们家孩子多,父母都忙着赚钱养家,能保证我们基本的衣食住行就不错了,买书连想都不用想。”

张蕾老家的学校里也没有图书馆,想要看课外书只能去县城唯一的书店。

“我至今都记得那个书店的工作人员,态度非常差,只要不买书,就特别被看不起。”书店人员的态度刺痛了张蕾的自尊心。不去书店看书之后,她只能有什么看什么,就连自然书课本都一页一页认真读。

张蕾表姐家经济条件好,家里有不少书。有一次,张蕾在表姐家借了一本《十大名著》,那是一本名著的合集,她初读这本书时只有一种感觉:“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东西。”

妹妹知道张蕾爱读书,在同学家给她借了《红楼梦》《水浒传》和《雍正王朝》。“这些书可能小时候也不是太理解,但它们让我在狭小封闭又贫穷的地方得以窥见一丝天外光景。”张蕾说道。

阅读让张蕾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就好像在她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只要机会合适,总会破土而出,支撑她到更大的世界去。

24岁的赵田田,至今仍然记得小学时读的一本注音版的《格林童话》。她所在的县城,书店屈指可数,每到春节、国庆几个重要的节假日,都有书店在县城最大的广场摆摊卖书。那本《格林童话》就是在这样的书摊买到的,也是她拥有的为数不多的课外书之一。

小时候,赵田田的父母一直为生活奔波,很少陪伴她,老家乡村小学的课外活动很少,家里没有玩具、电视频道也很少。她把阅读视为小时候“贫瘠现实生活中的一点快乐”。

读过的书,也会成为人的一部分。赵田田经常看到某种场景,就会想起自己小时候背的唐诗,那一刻好像能和千百年前的诗人共情。

“读书的终极目标是为了在书中去经历、去想象、去共情,成为一个独立的、有爱的、有思想的人。”参加拼多多“为你读书”公益捐赠项目的作家走走,这样告诉湖北恩施新塘乡双河小学的孩子们。其实,这也正是李凌、张蕾、赵田田纯朴、自发的需求。

02、弥合城乡阅读鸿沟

阅读给个人、乃至整个民族带来的滋养和力量不言而喻。对那些需要通过读书改变命运的乡村孩子来说,阅读更是刚需。

近年来,虽然城乡之间的经济差距在不断缩小,但城乡居民的阅读率仍有不小差距。《2020年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显示,2020年我国城镇居民的图书阅读率为68.3%,农村居民的图书阅读率为49.9%。

自2014年起,“全民阅读”连续八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其中,乡村阅读更是国家、社会关注的重点。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推进城乡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一体建设,创新实施文化惠民工程,倡导全民阅读。

这种背景下,实现城乡“阅读自由”,就显得尤为重要。对于乡村地区的孩子来说,阻碍他们阅读的,一是书的价格;二是书的挑选。

赵田田记得自己小时候经常在书摊前因为不知道买什么书而迷茫,因为父母、老师从没在阅读上给过什么建议,周围也没有阅读的氛围,所以她压根不知道应该读什么书。

要让乡村孩子读到更多更好的书,不仅需要政府的政策引导、扶持,也需要更多社会组织的力量。

2021年4月开始,拼多多把知识普惠当成了长期战略之一,推出了两季“多多读书月”活动,其核心理念就是“平价好书 全民悦读”,以此助力全民阅读,弥合城乡阅读鸿沟。

2021年12月拼多多刚刚举办的线上读书周,就是去年“多多读书月”的收官之作。

这个读书周有三部分活动组成:上线年度好书;举办“众声创作者计划”沙龙、发布“多多读书月”2021年度榜单;持续走进贵州黔东南、江西宜春等偏远地区发起“为你读书”公益捐赠行动。

这个活动延续了“多多读书月”的一贯风格。通过线上线下诸多活动,拼多多作为平台把优质出版社、优秀作家、书店以及读者串联了起来。

“多多读书月”给出版社、作家等流量倾斜,在保证低价的同时,各方实现共赢。出版社、作家的加入以及书单的发布,也保证了书籍质量,给不知道买什么书的消费者提供了参考。

“为你读书”的公益活动,更是“真正扎下去”的直接帮扶。

2021年12月21日,拼多多“为你读书”公益捐赠行动走进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为剑河县第二中学捐赠近6000册文史类图书和教辅书籍,以及各类文具、体育用品。

(图注:湖北恩施,孩子们在拼多多捐赠的图书室里阅读课外读物。摄影:李云)丰)

当天,“众声创作者计划”作家张明扬也来到当地,为孩子们带来了一堂生动的读书课,并分享了自己的写作历程。

在2021年,拼多多持续在四川、湖北、新疆、青海、甘肃、贵州、云南、陕西、安徽等地发起公益捐赠,累计捐赠图书超12万册。在春节来临之前,拼多多还将继续前往江西、湖南等地,让偏远地区的孩子们提前拥有自己的新春礼物。

03、为什么是拼多多?

以生鲜农产品起家的拼多多,为什么要把目光放在图书电商领域,并举办公益阅读活动呢?

从目前整个图书零售市场看,线上早已成为图书销售的重要渠道。北京开卷发布的《2021年图书零售市场报告》显示,2021年图书市场线上零售规模接近80%,而2012年这一数据仅为28%。

当消费者已经习惯于线上买书时,拼多多作为平台就能更好地满足用户需求。

从拼多多自身看,缩小城乡阅读鸿沟、帮城乡实现“阅读自由”其实是这家公司的基因决定的。

自拼多多出现之日起,“下沉市场”就是贴在其身上的标签。可以说,拼多多丰富了“下沉市场”的消费,“下沉市场”巨大的消费潜力成就了拼多多的发展。

据QuestMobile此前披露的数据,截至2021年3月,拼多多APP来自三线及以下城市活跃用户占比高达61%,是几大购物APP中,“下沉市场”用户占比最高的平台。

随着经济发展,乡村、县城等下沉市场的精神文化需求也在释放。

“多多读书月”订单显示,得益于乡村物流“最后一公里”的畅通以及移动支付的便利发展,来自乡镇农村的消费者订单已经占到总数两成。这证明,广大乡镇地区也有庞大的读书需求。

从更高、更远的层面看,拼多多几乎是和农业、农村联系最紧密的电商平台。2021年8月份,拼多多还设立了“百亿农研专项”,这个项目不以盈利为目的,核心是利用技术优势,推动农业数字化。

本质上,助力乡村阅读和推动农业数字化的核心目标都是让农业、农村、农民发展好。这是拼多多今后发展的基础、动力,也是这家企业一直坚持的使命。

2022年,拼多多仍然会持续推出“多多读书月”。

助力全民阅读、缩小城乡阅读鸿沟,拼多多从满足下沉市场买家物质需求,上升到精神需求的“扩列”,既可以让平台自身持续、健康地成长,也将为社会创造更多的价值。

在政府、社会组织的努力下,新一代的李凌、张蕾们,将有更多机会通过读书拓宽视野,给他们陪伴、慰藉和思考。

(文中李凌、张蕾、赵田田均为化名)

(除单独标注来源外,以上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作者 | 齐敏倩,编辑丨刘肖迎)

  • 市界

  • 擒牛社

  • 市界学姐

声明

一、市界唯一官方网站为:http://www.ishijie.com.cn/

官方微信公众号为:

市界(ishijie2018)

擒牛社(newsseeker )

请认准以上网站和公众号,避免上当受骗。

二、我们未在任何三方平台进行论坛、视频直播、语音直播等投资荐股活动。

如您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电话:

18518968167 (工作日10:30-18:30)

编辑部信箱:

editor@boyamed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