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光计划”:让学生更好的面对世界

2021-11-23

字号: 标准 放大

导语

在双减等新时代教育背景下,如何全面育人被重新定义,龙湖公益基金会“湖光计划”以“跳出教育看教育”为切入点,引领教育回归本质。

正文

陈安峰感觉是时候改变了!

三年前,陈安峰上任凤凰初中校长时,面临的是平均年龄在47岁的老教师,带领一群基础不太好的学生艰难前行,他用一些“笨”办法把学校从泥潭中带出来。

在这个离县城5公里的城乡结合部,凤凰初中曾引领过巫溪教育的发展,如今巫溪县各行业的领军人物大多是其八九十年代毕业的学生。2000年以后,由于县城重新规划布局,这所创建于1973年的学校逐渐被边缘化。

但时代却为陈安峰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2021年2月,教育部进一步明确,要推动落实义务教育阶段课后服务全覆盖。自2017年以来,教育部多次发文指导,要求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

如何为课后服务做课程开发,陈安峰不是没有想过,但他深感自己已经无法指导老师。进一步提升学校的办学理念及教学管理,他也感觉力不从心。特别是面对很多学生的心理状态不太好的情况,从领导班子到普通老师都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

办学理念、学校管理、课程设计以及对学生心理健康的提前干预都亟待一场“科学”的革新。

此时,包括陈安峰在内的一大帮来自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区域的校长和管理团队并不知道,一场即将为他们带来颠覆与提升的试验正在悄然进行。

01、一场乡村教育的集体探索

2021年4月,龙湖公益基金会在成立几个月后开始启动关于教育帮扶的“湖光计划”,主要包括管理赋能培训和学校发展基金两大块。

在管理赋能培训前,他们参考国内外、我国东西部等优秀乡村校长画像,设计了一份详细的调查问卷和一份访谈大纲。

2021年5月,由龙湖领导力发展中心老师带队,调研工作组到重庆市巫溪县的几个乡镇待了将近一周,他们密集地走访包括西林初中、天宝初中等在内的多所学校,与学校的校长、副校长、后勤主任、教研主任等进行长时间访谈调研。

(龙湖志愿者到重庆市巫溪县现场调研)

时任西林初中副校长的何正金跟龙湖来访的团队聊了一个多小时,他跟后者坦诚分享自己办学的困惑:“咱们这个地方还是比较落后,我们自己的专业成长上,思想的理念上都还很缺乏。”

2021年8月,何正金被任命为天宝初中校长。天宝初中虽然在教学质量、管理水平方面是尖山镇的双一流学校,但学校基础设施欠缺。

因为没有独立的办公楼,教师的办公室分散在实验楼里,教学楼、实验楼的门窗也多有破损,每逢刮风下雨,屋顶甚至会有不同程度的渗水。在何正金记忆中,上一次下大雨时,有学生寝室还灌了水。学校的篮球场和足球场还是何正金去发改委工作的那段时间所争取的项目,到2020年刚建成使用。

2021年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在《关于加快推进乡村人才振兴的意见》明确,推动政府、企业等发挥各自优势,共同参与乡村人才培养,解决制约乡村人才振兴的问题,形成工作合力。其中,特别指出加强乡村教师队伍建设以及落实好乡村教师生活补助政策,加强乡村学校教师周转宿舍建设。

2021年8月,中共中央、国务院综合考虑各地情况确定了西部10省区160个国家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县。其中,重庆、四川分别4和25个,云贵分别有20和27个。除了重庆巫溪,作为企业主体参与乡村人才振兴及教育帮扶的“湖光计划”还涵盖了贵州的晴隆、四川的凉山(包括喜德县和川兴镇)等。

通过一线调研再加电话的回访,龙湖公益基金会发现:乡镇学校对教师团队的激励不足导致人才流失十分严重;学校的管理层在课程改革方面明显感到吃力;学生不同程度的心理健康问题;最为关键的是,目前所有的校长首先面临的是办学理念和学校发展规划的问题,比如,在调研中,巫溪县珠海实验小学的校长刘立芳表示:“我们学校的办学定位上需要改变。”

无论是师资还是办学,巫溪县珠海实验小学都是县里最好的一所小学。2019年6月就任校长的刘立芳希望能进一步创新办学方式。他和其他几位巫溪的校长们一样,亟待为自己打开格局与视野。

02、推开世界的门:跳出教育看教育

2021年10月17日,在龙湖北京的办公室,来自全国30所乡村学校的63位校长及管理人员出现在龙湖管理赋能培训班。这些校长均来自国家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县,他们有一些已经不是第一次到北京,一些校长是第一次碰面多少还会有些拘谨。

开班仪式结束,63位校长被分为8组,领导力专题培训课堂由老师抛出一些问题,每个小组去思考设计,再互动探讨。

(“湖光计划”乡村学校管理赋能培训开营现场)

课堂上讲到的OKR模式让校长们深受启发。按照之前的模式,通常是校长定出一个目标,所有人去执行。比如大厂小学的焦胜棋校长曾利用贵州的在地资源,自己琢磨开发了一些特色课程。大厂小学地处黔西南州,这里除了玉石,还有茶、鱼腥草、野菊花等本土资源,过去焦胜棋有很多想法,但凭个人之力根本没法实施。OKR模式让焦胜棋意识到,“课程的开发其实可以分到各班,比如说这个班做艾叶文化,这个班有兴趣做那就分给班主任,让他带着孩子一起做。”

校长们发现,不仅企业管理OKR模式可以迁移到学校的管理。在学校的人才队伍建设和团队管理方面同样可以借鉴企业管理的方法。

很多学校在人才流失造成断档,比如教导主任调走,或者是退休了,如果按照九宫格的模式,培养了有梯度的人才,教导主任退休了,副教导主任顶上来,有潜力的老师再顶上来做副主任。

企业管理经验让校长们打开一个新的世界,作为授课老师的王珂认为,“在我有限的经验中,能看到他们(湖光计划)真的让老师和校长去开眼界,把商业上的领导力培训引进来,这样的决定太棒了,因为很多东西是举一反三的,是可以跨界的。”

王珂这些年做过大大小小很多的培训分享,他深知要回归教育本质,去真正落地践行一些朴实的教育价值观是多么的难得,这也是他觉得“湖光计划”的可贵之处。

03、面向生活的教育

王珂及其团队践行“以人为本”的乡村教育实践收到校长们积极的反馈,比如尊重孩子的天性,同时给予他们身心的关爱,比如将家长当成贵宾一样对待,又比如,让老师成为办学的合伙人,回归对“人”的尊重,以及对生活的热忱。

这些理念与方法论可能部分适用于一些其他学校,也可能激发前来的校长进行更多的主动探索。

按照龙湖的布局,“湖光计划”以聚焦素养教育,让学生在认知、情感、意志等方面均衡发展为初衷,围绕学校管理团队、硬件教育、师生和学生的全链条,进行个性化支持。

此前,他们在四川凉山进行了硬件改善、教师培训,还对教师进行激励、进行学生课程设计,资助学生等,同时在江西也进行了梦想中心试点。通过这些,龙湖对乡村教育做了全盘的摸底与帮扶的尝试。

整个团队意识到,要真正实现乡村教育的振兴,最终得需要学校管理团队在观念上的转变,带领团队一起去推动。

于是,“湖光计划”定向邀请包括校长、副校长和中层领导在内的学校管理团队一起来参加。结合国家对校长六个维度的能力指标整理了一套翔实的培训方案,这套方案和即将前来培训的60来位校长和相关的教委进行三到四轮沟通讨论,最终分解成三部分:领导力专题培训、教育专题培训和名校跟岗学习。这样的方式让校长及管理团队的学习有针对性,有延展性,最重要的是学能致用。

同时,“湖光计划”对校长们进行培训后的跟踪,获取各方反馈,以协助校长和管理人员把所学理念与知识真正落地。

除了管理赋能,“湖光计划”还对教师、学生以及教学硬件提供不同程度的资金支持,设立学校发展基金,对教学楼、宿舍楼等硬件设施的改善,还通过教育理念及教学技能培训、教师四险一金保障以及教师成长激励实现教师的发展与激励,同时,对孤贫学生进行学费生活费的资助,对学生进行心理健康教育和素养教育课程的支持。

2021年3月,在我国发布的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中,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被纳入相关规划。高质量教育体系不仅要推动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和城乡一体化,打造高水平现代教师教育体系,还要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建立健全教育评价制度和机制,发展素质教育,并且更加注重学生爱国情怀、创新精神和健康人格培养。

作为高质量教育体系的践行者,不仅是校长们,所有投身教育的工作者,以及诸如龙湖公益基金会这样的帮扶教育的参与者都十分清楚,教育的新时代大幕已经徐徐展开,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去走。

  • 市界

  • 擒牛社

  • 市界学姐

声明

一、市界唯一官方网站为:http://www.ishijie.com.cn/

官方微信公众号为:

市界(ishijie2018)

擒牛社(newsseeker )

请认准以上网站和公众号,避免上当受骗。

二、我们未在任何三方平台进行论坛、视频直播、语音直播等投资荐股活动。

如您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电话:

18518968167 (工作日10:30-18:30)

编辑部信箱:

editor@boyamed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