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山西首富滑落!搞跨境电商遇挫,两年套现50亿,今卖资产

2021-07-31

字号: 标准 放大

说起山西首富,在多数人眼中,会与煤老板这个词做关联。

山西首富的确多与煤炭等产业相关,如美锦能源老板姚俊良,大土河焦化董事长贾廷亮等,但也并非全部如此。2016年胡润百富榜,跨境通实际控制人杨建新、樊梅花夫妇,以90亿蝉联山西首富。不过,杨建新成为首富,却和煤炭这个词没有太大关系。

实际上,相对而言,山西首富也谈不上“富”。

市界发现,以2020胡润百富榜为例,这一年的山西首富,是年缩水上百亿身家的姚俊良,其以65亿财富位列山西富豪第一位,且排在第二位和三位的吕中楼和远勤山,身家均只有55亿元。相比而言,“邻居”山东的首富,则是拥有640亿元财富的郑树良家族,约为山西首富的10倍,而前三的身家均达500亿元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多数山西首富似乎无法长久把握手中的财富,贾廷亮早就被捕,姚俊良在短短1年,身家缩水118亿元,就连大众所熟知的李兆会,也早已没了声音。如今,就连杨建新这位曾霸榜三年的昔日山西首富,也徘徊在坠落边缘。

不过,两年套现50亿的他,是否早已做好了发展规划?

1、两年套现50亿:从卖服装到搞电商狂收购,身家上百亿成山西首富

市界发现,关于杨建新的公开资料并不多,其出生于1969年,如今已52岁。1984年,杨建新来到太原六建公司,正式投入工作。

不过,短短四年后,不甘于此的杨建新,走上了创业的道路,主要从事服装加工与销售的山西百圆,就此诞生。至于上市公司跨境通的前身,则是来自于2003年,由杨建新成立的山西百缘物流配送有限公司。在杨建新夫妇的部署下,这家公司在2008年收购了山西百圆裤业,并更名为山西百圆裤业连锁经营股份有限公司。

2011年底,百圆裤业成功登陆A股,成为国内首家上市的专业裤装企业,被称为“专业裤装企业第一股”,而杨建新夫妇也就此成为10亿级富豪。不过,由于服装行业的持续低迷,百圆裤业业绩表现并不好,营收长期停滞,净利润甚至连年下滑,从2011年的6863万元降至2013年的2861万元,股价也因此不增反减。

直到2013年,一则《关于实施支持跨境电子商务零售出口有关政策的意见》发布,并支持跨境电子商务零售出口,看到机会的杨建新开始选择转型。2014年,杨建新斥资超10亿元,从徐佳东等人手中拿到环球易购全部股权,并更名为跨境通,从“专业裤装企业第一股”变身为“市场跨境电商第一股”,完成华丽转身。

2014年10月,环球易购完成交割,由于采取“现金+股权”的支付方式,徐佳东在跨境通的持股比例升至20.19%,成为第二大股东。此外,徐佳东承诺,环球易购在2014年~2017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6500万、9100万、1.26亿和1.7亿元。

环球易购是一家跨境出口零售电商,主要通过自建平台和Amazon等三方平台进行线上销售,而产品销往美国、加拿大等地。完成收购的杨建新,立刻尝到了甜头。2015年,跨境通实现营收39.61亿元,同比增长370%,净利润也达到1.66亿元,同比增长高达472%。

市界发现,在跨境通2014年年报中,服装行业营收占到总营收比重近一半,但到了2015年,服装行业营收瞬间跌至2.1亿元,只占总营收比重的5%左右,而电子商务行业则达到惊人的94%。紧接着,杨建新一鼓作气,在2015年频繁出手,投资前海帕拓逊等在内的跨境电商项目,累计耗资超5亿元。

随着业绩不断提升,跨境通的股价也迎来暴涨,市值一度涨至380亿元,而作为实际控制人的杨建新夫妇,持股身家同样水涨船高,终于在2015年,以70亿财富成为山西新晋首富,且连续三年蝉联这一称号,身家最高时达到131亿元,进入百亿富豪俱乐部。

不过,持股身家终究只是纸面财富。随着跨境通股价的持续暴涨,杨建新开始大规模套现。除2016年套现4亿外,杨建新还在2017年通过转让股权,套现近13亿元。实际上,长江商报曾报道,若算上通过旗下公司新余睿景,杨建新夫妇两年合计套现约50亿元。

02、财富过山车:股价暴跌91%损350亿市值,最赚钱“现金牛”都卖了

对于杨建新而言,他的财富就像是坐上了过山车,越过山峰便开始滑落。

2019年,由于大环境因素及管理不善等原因,环球易购突然业绩暴雷,并牵连跨境通。2019年与2020年,跨境通分别亏损27亿和33.7亿元,其中仅环球易购的亏损金额就分别达26.5亿元和29.5亿元。截至2020年底,环球易购总资产为15.84亿元,总负债则达33.38亿元,成为一个负资产的“大包袱”。

无奈之下,跨境通只好多次出售资产回笼资金。就在今年3月份,跨境通公告称,拟将公司全资持有的“最赚钱”的帕拓逊100%股权,以20.2亿元价格转让给小米等企业,而本次交易预计增加公司2021年度合并报表利润总额约7.7亿元。

与此同时,跨境通的前两大股东杨建新与徐佳东,也多次被动减持。

就在2020年底,跨境通还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杨建新及其一致行动人提交的《关于股份减持计划期限届满的告知函》,在上述减持区间内,杨建新及其一致行动人共被动减持公司股份约1226万股,股份减持计划期限届满。至于徐佳东,仅2021年便减持数十次。

即便如此,跨境通也难逃“戴帽”的命运。2021年5月7日,跨境通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和“其他风险警示”特别处理,股票简称变更为*ST跨境,走到退市边缘。若从2017年高点24.58元/股算起,到最新收盘的2.26元/股,跨境通股价已跌去近91%,市值蒸发350亿元。

7月14日,跨境通发布2021年上半年业绩预告,预计盈利4.5亿~6亿元,同比增长高达65.8%~121.1%,业绩看似有所好转,其实不然。跨境通也坦言道,这主要系出售下属公司深圳前海帕拓逊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所致。

的确,当失去了帕拓逊这个“现金牛”,跨境通今后又该何去何从?而这位套现超50亿元,仍为跨境通第一大股东的昔日山西首富,又该作何抉择?7.6万股民正在焦急地等待着。

(作者丨市界 冯晨晨 编辑|方璐 )

  • 市界

  • 擒牛社

  • 市界学姐

声明

一、市界唯一官方网站为:http://www.ishijie.com.cn/

官方微信公众号为:

市界(ishijie2018)

擒牛社(newsseeker )

请认准以上网站和公众号,避免上当受骗。

二、我们未在任何三方平台进行论坛、视频直播、语音直播等投资荐股活动。

如您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电话:

18518968167 (工作日早10:30-18:30)

编辑部信箱:

editor@boyamed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