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救不了吴亦凡

2021-07-19

字号: 标准 放大

2020年8月21日晚上,郑爽直播首秀,除了因为情绪失控上热搜外,她还爆料了一段“往事”:

“前段时间录节目还跟吴亦凡聊,大家都觉得我们是难兄难妹,他就说你这个人真的不适合谈恋爱。我说,其实你也很不适合谈恋爱。”

5个月后,一语成谶,郑爽被曾经的恋人张恒“锤”出娱乐圈。现在,吴亦凡也因“恋爱”,卷入舆论风暴,人设崩塌。

近期一直在爆料吴亦凡的都美竹,在后续接受采访中进一步透露,吴亦凡以各种方式物色、诱骗年轻女性与他发生关系,受害者超8人,甚至还包括未成年女生。

都美竹通过网络爆料的内容,目前尚未证实或证伪。吴亦凡对此则表示了否认,称“没有灌酒、没有收手机”,并表示,“如果有这类行为,请大家放心,我会自己进监狱”。

但如果事情为真,那么灌人酒、趁人不清醒发生关系,则已经触及到了刑事犯罪层面。

吴亦凡赶上了娱乐圈的“流量时代”,在成千上万年轻女性的支持下,登上娱乐圈商业价值的巅峰。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次,得罪了年轻女性的吴亦凡,正迅速跌下“神坛”。

01、被捧上天

吴亦凡人生的分水岭在2014年。

在此之前,吴亦凡因陪同好友参加韩国SM娱乐公司练习生的面试,被选中。他因想逃离母亲的控制,签下了长达10年的“卖身契”。

在做了4年左右的练习生后,2012年4月,22岁的吴亦凡,以队长和门面担当的身份,在SM打造的顶流男团EXO组合中亮相,正式出道。

(EXO)

EXO盛极一时,甚至可以跟演唱《Sorry, Sorry》的组合Super Junior一较高下。吴亦凡本人更是圈了一大堆中国粉丝。

但好景不长,2014年5月,吴亦凡提出与SM解约,随后向法庭举证自己遭遇“压制、不公正、限制资源等对待”,开始到中国发展。

在与EXO解约后的一个月时间内,他就被迅速定为徐静蕾的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的男主角。

不知是为了给电影做宣传还是怎样,徐静蕾非常提携吴亦凡。电影开拍前,便先炒作了一段两人之间相差16岁的姐弟绯闻。电影杀青后,徐静蕾还与他牵手亮相。

2015年,吴亦凡又搭上了管虎导演的《老炮儿》。到了2017年,他甚至成了周星驰电影《西游伏妖篇》的唐三藏。

事情发展得如此顺利,大概吴亦凡也没想到。毕竟刚刚解约的时候,吴亦凡是抱着最坏的打算回来的。他告诉母亲,如果国内不接受他,无法继续在这个行业的话,不做艺人也没关系。

吴亦凡可以发展这么顺利,不得不说,是赶上了一个“好时代”。一方面,2014年是中国电影行业井喷式发展的一年,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年度票房达到了296亿元,相较前两年增幅达到七成。

另一方面,2014年称得上是“小鲜肉”来袭的一年。根据腾讯出具的《2014年娱乐白皮书》,在明星社交网络关注度排行榜上,小鲜肉开始力压老偶像,影视圈进入“小鲜肉时代”。

在白皮书列举出来的公众影响力指数排行榜上,吴亦凡赫然在列,仅次于TFBOYS、鹿晗、杨幂、小S,排在第五位,比李易峰、华晨宇等人的指数都要高。

影视作品之外,吴亦凡还开始在综艺上频频亮相,并借助《中国有嘻哈》,翻身成“有专业能力”的明星。

(吴亦凡现身《中国有嘻哈》总决赛录制红毯)

借助自身的知名度,吴亦凡还推出了个人潮流品牌A.C.E,并成立了说唱厂牌和车队。

除去影视、综艺、音乐等方面节节开花外,吴亦凡还给自己挣回来不少头衔,比如他是入驻上海杜莎夫人蜡像馆的第一位90后演艺明星,是“超级碗”舞台的首位华人明星,还获得过“亚洲最具影响力男歌手奖”……

但有意思的是,吴亦凡奖项拿得如此多,但却给路人留下了“只知其人,不知其作品”的印象。那么,捧他上神坛的是谁呢?

02、狂热的粉丝

把吴亦凡捧上天的,正是他背后数千万的狂热粉丝。

互联网时代,流量至上。粉丝数量、粉丝活跃度、粉丝购买力等成为制片方、品牌方等衡量明星商业价值的重要因素。

明星的商业价值越大,参演的影视剧在招商、收视率等方面才更有保障,也才能有足够多的粉丝为其代言的产品买单。

可以说,在流量时代,粉丝是明星闯荡娱乐圈的底气和支撑。目前,吴亦凡的微博粉丝数量超过5000万人,其中不乏狂热的追随者。

(微博截图)

24岁生日之时,吴亦凡在腾讯视频举办了自己的生日会。除了腾讯视频所在大厦被涌来的粉丝围住外,据统计,当天有近100万粉丝同时在线观看了其生日会的直播。

2018年,吴亦凡发行新专辑《Antares》,虽然其中连一首脍炙人口、火遍全网的歌都没有,但并不影响其“屠榜”美国iTunes。上线24小时内,这张专辑就占据了iTunes专辑总榜、单曲总榜,以及Hip-Hop/Rap专辑分榜和单曲分榜,四个榜单的首位。

而粉丝正是助力这张专辑“屠榜”的最大“功臣”。据了解,早在专辑发行前,吴亦凡的粉丝就完成了打榜攻略,用真金白银买了Apple ID,以支持吴亦凡的专辑。

这是吴亦凡粉丝力量和商业价值的最佳佐证,也是品牌方纷纷找他代言的核心原因。

据市界不完全统计,在被品牌方解约前,吴亦凡合作的品牌个数至少有15个,囊括豪车、奢侈品以及护肤品、食品和日用品等诸多品类。

这些品牌选择吴亦凡做品牌代言人,一方面看中的是他的时尚人设和外形条件,另一方面看中的是他背后的数千万年轻女性粉丝。

2016年末,吴亦凡成为Burberry首位华人代言人,Burberry微博因此涨粉到100万人。BurberrySKP旗舰店中吴亦凡走秀穿的那款售价1.65万元的风衣,被抢购一空。

2019年1月,零食品牌良品铺子花2500万元请吴亦凡做代言人。良品铺子创始人杨红春就曾表示,良品铺子的用户中,有70%为年轻女性,在年轻消费群体中拥有较高知名度的吴亦凡,可以为良品铺子带来更多用户。

2020年10月,立白官宣吴亦凡做代言人后,两天内品牌热度提升了80多倍,几乎所有热度都由吴亦凡贡献。

这样的成绩背后,自然还是吴亦凡粉丝的功劳。

狂热的粉丝,不仅帮助吴亦凡本人建立了巨大的商业价值,还“奋战”在为他洗白、维持其完美形象的第一线。

2016年,小G娜曝光和吴亦凡的暧昧聊天记录及亲密照,引发热议。但在粉丝和各种大V、营销号的力挺下,吴亦凡最终安稳度过那场风波。

之后,吴亦凡多次被曝“恋爱绯闻”,粉丝始终把矛头指向女方,而非吴亦凡本人。

但这次的风波中,无论从品牌方反应还是从舆论倾向看,都要比以往来得更凶猛一些,很难有人再救得了他了。

03、这次伤害了谁?

跟之前各种桃色新闻相比,这次都美竹爆料事件,因为可能涉及到未成年人和“诱奸”等,性质更为恶劣。

国内著名娱乐行业律师赵智功告诉市界,如果根据法律原则的游戏规则来判断,若吴亦凡方不提供反驳的证据,证据有优势的一方(都美竹)主张成立,不能提供证据的一方(吴亦凡)承担不利后果。

也就是说别人锤你,你要反锤,你不反锤,就要认为先锤的人是对的,不然事情根本不会有一个结果。

而且,吴亦凡方面在证据方面,目前没有提供任何实质性东西,包括他本人所说的证人,也没人出来作证。所以,“吴亦凡方面的反击回应,只是吴亦凡方面的主张,但不等于事实”。

此外,尽管吴亦凡为加拿大国籍,但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刑事案件的管辖由犯罪行为地法院行使,即使行为人具有外籍身份,如果其迷奸、诱奸的犯罪行为为真,且发生在中国,则由中国法院适用中国法律来对其追究刑事责任。

不论该事件在法律层面的后续走向如何,各大合作品牌,已经在批量地与吴亦凡解约了。

韩束、立白、滋源、康师傅冰红茶以及腾讯视频等众多品牌,纷纷宣布与吴亦凡终止合作关系;兰蔻、良品铺子等已经与吴亦凡合约到期的品牌也纷纷发声,和吴亦凡撇清关系。

(微博截图)

截至发稿,市界尚未看到LV宣布与吴亦凡解约的消息。市界曾致电并微博联系路易威登,截至发稿前暂未得到回应。

7月18日,韩束宣布与吴亦凡解约后,其直播间观看人数暴涨,原价299元的产品被拍到1000多元。

从韩束这波运营看得出,代言人出现负面新闻,若品牌操作得当,甚至还能反向赚一波流量。但对影视作品来说,参与的主演若做了不该做的事儿,那几乎就是夭折的命。

这并非危言耸听,乃是有前车之鉴。最近、最鲜活的例子便是郑爽,爽妹子自己一时“快活”,却导致跟她沾边、花了大价钱请她拍戏的《只问今生恋沧溟》倒了大霉,其背后的投资方北京文化,也是风雨飘摇。

再比如《赢天下》,先后经历了高云翔、范冰冰风波,一部电视剧历经4载春秋,又改名,又重拍,至今上映无望。背后押宝的唐德影视,也受此拖累,从一流影视公司步入阑珊。

往好处想,即便重拍上映,但电视剧本身就是当时文化的折射,大女主剧到时还流行吗?资本又可会买单?

回到被吴亦凡牵连的《青簪行》上。该片于2019年开拍,今年4月19日取得了发行许可证,原定于今年第三季度播出,由新丽电视、企鹅影视、凤凰联动影业三家公司出品。截至发稿前,背后涉及的腾讯控股收跌2.57%,阅文收跌3.32%,凤凰传媒收涨2.11%。

据了解,该片为腾讯视频的S级项目之一,有传言称投资金额达到数亿,想来被寄予厚望。但就在刚刚,腾讯视频宣布向吴亦凡方进行了品牌代言人合作撤销告知,已终止一切品牌层面的相关合作。

尽管吴亦凡仍在微博上自证清白,其工作室也表示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但“所谓报警,可以理解为警察知道这件事了,并不等于正式的刑事法律程序。”赵智功律师告诉市界,“没有公安部门(刑事侦查)盖章的刑事立案告知书,都是扯淡。双方目前都没有展示,暂时都可以理解为虚张声势,给自己壮胆。”

其实,即便没有这场风波,随着娱乐行业从疯狂回归理性,以及选秀节目盛行,流量明星层出不穷,吴亦凡本人的号召力其实早已大不如前。

根据艾曼数据,2017年上半年,吴亦凡的商业价值在所有男明星中排在第四位,之后便不断下滑,被王俊凯、易烊千玺、王一博、肖战等男明星超过。2021年第二季度,吴亦凡的商业价值甚至已经排在十名开外。

影响力式微,再加上涉及事件恶劣,吴亦凡就这样被拉下“神坛”。

遥想当年,吴亦凡刚刚成为巨星的时候,吴亦凡的妈妈始终记得,不忘粉丝对吴亦凡不求回报的爱与支持,总是在操心演唱会的票价是不是定得太高,还总会站出来替粉丝争取利益。

再看如今,吴亦凡卷入“选妃”“诱奸”“迷奸”绯闻,还有更多人站出来,在微博上爆料,疑似也曾有过被“约”经历,而吴亦凡正忙着拉黑网友、删负面评论,让人不禁想起都美竹那句:站出来吧,像个男人。

参考资料:

《吴亦凡与母亲的“战争与和平”》,王丽,《驿站阅读

(作者丨华宇 齐敏倩,编辑丨韩忠强)

  • 市界

  • 擒牛社

  • 市界学姐

声明

一、市界唯一官方网站为:http://www.ishijie.com.cn/

官方微信公众号为:

市界(ishijie2018)

擒牛社(newsseeker )

请认准以上网站和公众号,避免上当受骗。

二、我们未在任何三方平台进行论坛、视频直播、语音直播等投资荐股活动。

如您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电话:

18518968167 (工作日早10:30-18:30)

编辑部信箱:

editor@boyamed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