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泰航空背后的神秘英国家族:深耕中国155年,打造北京三里屯

2021-05-01

字号: 标准 放大

成都远洋太古里、北京三里屯太古里、广州的太古汇、上海兴业太古里等,都是颇为熟知的“太古”系商业地标。

他们背后都由一个神秘的英国家族掌控着,隶属于太古集团旗下。

近日,苏伊士运河被堵的消息频上热搜。一百多年前,英国利物浦的施怀雅家族远渡重洋,正是通过苏伊士运河,敲开了中国的贸易大门,并拉开了家族财富暴涨的序幕。

施怀雅家族的事业从航运开始,但并未因航运结束,经过155年,其资本版图已经遍布中国。

如今,太古集团旗下产业包括航运、航空、地产、交通运输、冷藏、贸易及实业、海运、农业、零售……太古集团在香港的两家上市公司包括太古股份及太古地产,总市值约2000亿港元。

这个诞生至今已经有200年历史的神秘英国家族,究竟有什么穿越时间的秘密,能够在中国发展扎根这么多年,依旧屹立不倒。

一、在中国发现财富的秘密

自“工业革命”,英国纺织业一直依靠美国输入原棉。

施怀雅本是英国约克郡一个羊毛贸易商的后代,1816年,他在利物浦开了一家纺织厂,经营羊毛纺织业务,同时在英国与西印度群岛、美国之间做进出口贸易。

1847年,老施怀雅去世,两个儿子约翰·森姆尔·施怀雅、威廉·哈德逊·施怀雅接手家族生意。但1861年,美国爆发南北战争,截断了当地原棉出口的渠道,被迫另谋出路的施怀雅将目光放到了中国,自此开始了家族的腾飞。

1865年,施怀雅兄弟与造船家族司各特等成立了海洋轮船公司,即后来人称的“蓝烟囱轮船公司”。第二年,蓝烟囱旗下的首艘轮船“阿伽麦门号”首航,到达的终点是中国上海,这也是施怀雅首次踏足中国市场,为了更好地做生意,便在上海成立了太古洋行。

“太古”二字,原是施怀雅看到当时每户人家大门都贴着“大吉”的对联,打听下知道该词意为吉祥,于是取名“大吉”,但不懂中文的他,把“大”写成“太”,“吉”写成“古”,阴差阳错有了“太古”这个名字。

通过太古洋行,施怀雅开始了在中国的生意。

第二次鸦片战争后,中国加开南京、镇江、九江、汉口等多个长江流域港口。与此同时,施怀雅发现轮运在沿海及内河大有商机,便劝说股东共同投资36万英镑,组建了太古轮船公司,之后通过购买、吞并外资的小型轮船公司,在很短时间内就控制了当时中国的长江航运业。

除了贸易、轮船航运,施怀雅家族并未停止其资本版图的扩张。

左宗棠曾感慨:“今外夷互市,彼精我粗,彼巧我拙,虽购华糖,并非自食,香港等处已广设机厂,提红糖为白糖,以其半载回国,半仍卖华商,皆获重利”。

左宗棠说的正是我国的制糖业。随着英国钢铁和机械制造业兴起,炼糖业也进入工业化时代,而当时中国还以农户小作坊的形式经营。

施怀雅通过太古洋行,在香港成立了炼糖厂。投产之初,太古炼糖厂主要从广东、印尼、爪哇及菲律宾购入蔗糖和原糖,精炼后主要销往中国、日本。到了19世纪90年代末,据太古炼糖厂估计,其出口约占中国食糖市场三分之二份额。

随着太古轮船和太古炼糖厂的经营逐步步入正轨,施怀雅家族于1899年将投资重点转向造船行业。

经历过一战、香港海员大罢工等事件,太古都安然无恙。但二战,给在中国布局颇广的太古带来了毁灭式的打击。

二、在香港重生

为了在战后焦土上重建基业,太古将经营重心转到香港,投入了一门新兴行业,民航业。

主导这一切的正是施怀雅的长孙施约克·施怀雅,施约克的一系列布局,比如进入民航业、开办汽水厂,成为可口可乐的最大瓶装商之一、再到地产等等,一举奠定了当前太古集团庞大的资本版图。

在他的主持下,太古集团的布局依旧坚定遵循:不赚快钱、“热钱”。

1948年,太古洋行收购了仅成立两年的国泰航空45%股权;如今,国泰航空的前十大股东中,英国太古集团仍为第一大股东,持股45%。中国航空集团和卡塔尔航空分别位列第二和第三大股东。

同样,在50年代后期,太古方糖销售遇冷,在塑料制品流行大举流行时,太古消化多余生产的白糖原料,他还在糖厂旁边建立了香港汽水厂。可谁都没想到,就是这个小小的汽水厂,60年代后期收购了可口可乐在美国及亚洲的瓶装业务。

之后又于1972年,成立了太古地产,进军地产行业。

太古的资本版图之间虽然看似关联不大,但其实每涉足一个领域,都与自己的主业息息相关。比如踏足民航业,在投资国泰航空之后,1950年太古又成立了港机集团,是全球独立的飞机工程集团,也是规模最大的飞机维修、修理及大修服务供应商。

之后便不断扩大边界。目前在上海、山东、厦门、济南等地都有太古的飞机维修基地。其中厦门太古飞机工程有限公司现在已经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维修能力最强的维修中心之一。山东太古飞机工程有限公司,则是中国国内主要的航空器维修基地之一。

除了飞机维修、地勤服务,连飞机餐,太古也包圆了。1974年,太古拿下一家航空食品供应公司控股权,将其改名为太古航空食品供应公司,至80年代,它已占去香港航空膳食市场超八成份额。

可以看到的是,虽然太古专注某一单一领域,但通过灵活的运营手段,为自己筑起深深的护城河,而且做的实业,追求长期主义,不注重短期效益。

虽然变了行业,但不变的是太古一直恪守的投资策略:不赚快钱。

三、重新打开中国内地市场

步入21世纪,太古集团通过地产重新踏入中国内地市场。

虽然太古地产是太古集团中最年轻的业务单元,但行事风格与太古如出一辙,依旧是:耐得住性子,不赚快钱,着眼于长期。

最能体现的一个点就是“慢”。从太古地产的项目开发时间来看:上海兴业太古汇项目从拿地到开业共耗时15年,成都远洋太古里用时6年,广州太古汇也磨了10年之久。

事实上,太古地产在内地发展的20年间,除上述项目外,太古地产还有广州太古汇、北京三里屯太古里和北京颐堤港等共计不超过7个项目。

20年打造7个项目,太古地产可以说是将“慢”发挥到极致。有趣的是,太古旗下几乎所有项目,都只租不售。截至2020年末,太古地产总营收为112亿元,净利润为34.47亿元,较2019年120亿元的净利润下滑52%。

实际上,受疫情影响,2020年太古集团除了可口可乐业务板块是增长之外,其他业务板块,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

当前,太古集团的业务板块主要集中在地产、航空、医疗、海洋服务和贸易及实业。根据财报,太古集团2020年总营业收入为673.58亿元,同比下滑12%;净亏损92.57亿元,同比下滑214%。这也是太古集团近10年来的首次亏损。

这其中,航空业务冲击最大。根据国泰航空发布的2020年业绩报告。2020年国泰航空实现营收469亿港元,同比下滑56.1%;净亏损高达216亿港元,较2019年盈利16.9亿港元下滑1378%。

作为惠及7.42亿人口的太古可口可乐,2020年溢利为20.76亿元,较2019年的15.84亿元增长31%。

除了这地产、航空、饮料这三大主要产业外,太古其他的资本布局也相当广泛。

比如,太古海洋开发集团,主要在美国以外各主要离岸开采及勘探区,为离岸能源业务提供支援业务。截至2020年底有61艘船只。

此外,太古资源在香港、澳门和中国内地营运184个鞋履及服装零售点;太古汽车主要于中国台湾销售客车、商用车、摩托车及小型摩托车;2020年底,太古集团的烘焙业务在中国西南部营运546间分店;太古糖业在香港和内地从事品牌糖的产品经销业务。

如此庞大的太古系作为非上市公司,其规模连业内分析师也搞不清,甚至从未出现在财富富豪榜单。有香港分析师表示:“庞大的太古系究竟多大,估计只有其家族嫡系能说清楚。”

从约翰·施怀雅开始,到如今太古集团的接班人施纳贝,这已经是施怀雅家族的第六代接班人。

参考资料:《太古之道 太古在华一百五十年》,钟宝贤著,上海三联书店。

(作者 | 市界 曾嘉艺,编辑 | 朗明)

  • 市界

  • 擒牛社

  • 市界学姐

声明

一、市界唯一官方网站为:http://www.ishijie.com.cn/

官方微信公众号为:

市界(ishijie2018)

擒牛社(newsseeker )

请认准以上网站和公众号,避免上当受骗。

二、我们未在任何三方平台进行论坛、视频直播、语音直播等投资荐股活动。

如您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电话:

010-57890968

主编信箱:

editor@boyamed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