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诗诗的5亿聘礼终于来了

2021-01-09

字号: 标准 放大

刘诗诗、倪妮主演的《流金岁月》正在热播。剧里的刘诗诗,体验了各种世态炎凉;现实生活中的刘诗诗,却迎来了好消息。

随着稻草熊娱乐集团(以下简称“稻草熊”)正式启动招股,2016年传言的吴奇隆给刘诗诗的“天价聘礼”,终于要落实了。

稻草熊于2020年12月31日开启招股,拟发行1.65亿股,每股发行价介于5.1-6.16港元之间,预计于2021年1月15日上市。按全球公开发售后的6.6亿股本计算,公司市值为33.82亿-40.85亿港元。

刘诗诗与吴奇隆因《步步惊心》而结缘,吴奇隆虽然一向背着“抠门”标签,就连前妻马雅舒的钻戒都是刷的女方的卡。但到了刘诗诗这里,他一反常态,对外称要办一场“预算无上限”的婚礼。

刘诗诗

1200万元的婚戒、400万元的婚纱、2.5万元的婚鞋……婚礼的奢华场面一度刷爆了社交网络。

但这还没完,2015年,吴奇隆将旗下稻草熊20%的股份以200万元的对价给了刘诗诗,堪称“白菜价”。按刘诗诗现在持有的公司14.8%的股份估算,折合人民币已经有4亿-5亿元了。

靠刘诗诗、赵丽颖,公司赚到钱了吗?

稻草熊的主要经营实体为江苏稻草熊影业有限公司,江苏稻草熊成立于2014年,注册地在江苏南京,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刘小枫。

根据招股书,刘小枫是本次上市主体稻草熊的实控人和最大股东,持股比例达58.41%。

仔细观察可以发现,吴奇隆持有很多名字里带“稻草熊”的公司,法人几乎都是刘小枫。吴奇隆只在其中担任各种职位。比如在江苏稻草熊里,吴奇隆接受对外采访时,曾说自己的职位是艺术总监。

吴奇隆对刘小枫相当信任,称呼对方为“合伙人”。

刘小枫是记者出身,随后又供职过多家影视公司。根据招股书,刘小枫目前已制作及发行超20部、逾1000集剧集,如《千古风流一坛醋》《我爱河东狮》《傻王闯天下》。稻草熊的《蜀山战纪之剑侠传奇》及《第二次也很美》都出自他手,率先推出的“先网后台”的播放模式,也由他主导。

稻草熊的另一大特色,在于持股人包含当红明星,刘诗诗(本名:刘诗施)和赵丽颖分别持股14.8%、0.79%。与之相对应的是,公司旗下的艺人却都比较“低调”。

刘诗诗在2015年的时候,以200万元的对价拿到了江苏稻草熊20%的股权。一年后,江苏稻草熊跟暴风科技达成了一项收购合作,暴风科技将以10.8亿元金额,收购江苏稻草熊60%股份。若收购达成,刘诗诗将收获2.16亿元(6480万元现金+1.512亿元的暴风科技股份)。

此举被外界认为是吴奇隆爱刘诗诗的体现。本来没什么名气的稻草熊,也随着这份“爱意”变得声名远播。

遗憾的是,这项合作最终被证监会以江苏稻草熊盈利能力不稳定为由否决了。稻草熊梦断A股,刘诗诗拿着20%的股份,进退为难。

同样被套住的还有演员赵丽颖。2015年,赵丽颖出演了由稻草熊出品的《蜀山战纪之剑侠传奇》,同年12月,刘小枫便将江苏稻草熊1%的股权,以1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了赵丽颖。之后,便是5年的苦苦等待。

赵丽颖

不知道稻草熊是不是中了魔咒,尽管有明星股东加持,但自此之后,似乎也没能拍出多少大作。作为股东的刘诗诗与赵丽颖,虽或多或少地参演了一些跟稻草熊相关的作品,但市场表现都乏善可陈。

2016年,刘诗诗与陈伟霆出演了电视剧《醉玲珑》,稻草熊参与了该片的非执行制片商的联合融资安排,初步投资百分比为20%,买断剧集后累计实现收入3.53亿元。而在刘诗诗的复出电视剧《亲爱的自己》中,稻草熊只担任了发行一职。

到了赵丽颖这里,稻草熊唯一能跟其搭上联系的只有一部《楚乔传》。招股书显示,公司参与了该片的非执行制片商的联合融资安排,从中只获得了940万元收入。此后,便再无合作。

稻草熊旗下的签约艺人,魏春光、戴娇倩、叶祖新、吕颂贤、寇振海……近几年几乎都不怎么出现在荧屏上。

创业者吴奇隆,平台型稻草熊

某种程度上,稻草熊的发展历程,跟吴奇隆本人有些相似。

梳理吴奇隆的个人经历可以发现,他是个“闲不住”的人。并且,不像其他艺人只是做投资,他是自己去做。他解释说,“自己的钱赔了就赔了,别人的钱,赔了要欠人情”。

这或许跟他的经历有关。吴奇隆的幼时家庭条件并不好,父亲欠了一大笔债,年纪轻轻的他便不得不背上沉重的负担。他洗过车,擦过楼梯,摆过地摊卖洋装和小饰品,直到被星探发掘,开始了演艺生涯。

吴奇隆和刘诗诗

除了拍戏,他还广泛涉猎其他行业:影视游戏制作、餐饮、房地产、生活用品、服饰……甚至,他还做过一款升级版的拍大头贴设备,做过一款智能手表的Demo。

这些产业发展到今天,关门的关门,消失的消失,留下来的屈指可数。不过,这并未影响到吴奇隆的创业热情。或许是创业的这份忙碌,填补了吴奇隆在演艺事业上失意时的无聊和困顿。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不是他做的东西不行,只是时机不对。

大概是“物似主人形”,稻草熊也一样,并不单纯地做一家影视制作公司,而是想把什么都“装进来”,搞平台型运营模式。

这从稻草熊的自我介绍就能窥见:“为中国主要的剧集制片商及发行商,涵盖电视剧及网剧的投资、开发、制作及发行。”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按2019年首轮播映电视剧数目计,稻草熊于中国所有剧集制片商及发行商中排名第四,市场份额为6%。按剧集所得收入及发行首轮播映及重播剧集集数计,排名第六,市场份额分别为1.8%及2.1%。

目前稻草熊的主要收入来源有三块:自制剧集播映权许可业务、买断剧集播映权许可业务以及定制剧集承制服务。

从收入占比来看,公司自制剧集播映权许可业务在上半年的营收占比达到了83%,定制剧14.6%,买断剧只有0.4%。

2020年同样是网络自制剧爆发的一年,尤其以爱奇艺的迷雾剧场最为突出,《沉默的真相》《隐秘的角落》大爆,让人们对自制网络剧有了更多期待。

然而,稻草熊的自制剧虽然不少,从前几年的《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繁星四月》《蜀山战纪2踏火行歌》《月嫂先生》,到2020年的《两世欢》《局中人》,大多表现平平,缺乏像《隐秘的角落》这样的爆款。即便有一些话题度的,也多是因演员“当红”,而不是剧情本身如何优秀。

好的剧集,是一个影视制作公司自身实力的象征。按照正常的逻辑,公司应该往如何制作出优秀的剧集方向发展,但稻草熊似乎志不在此。

在稻草熊对外宣传中,公司着重宣称的是自己的“平台型运营模式”。简单来说,就是稻草熊充当平台角色,一边联系剧集内容、制作方面的参与者,一边联系播放渠道,以缩短制作上映周期,实现协同效应及产业化。

平台型业务模式最考验公司跟播放平台之间的关系。《疯狂电影圈》作者莫争告诉市界:“这种份额是有限的,平台不可能开放绑定合作给大部分影视公司。这种影视公司一般在某个细分市场有擅长优势,特点鲜明。”

那么,稻草熊敢做平台型业务,勇气来自哪儿?

爱奇艺靠得住吗?

根据招股书,稻草熊与占据中国剧集市场约71.3%市场份额(2019年数据)的五大电视台及三大网络视频平台都有合作。尤其与爱奇艺的渊源最深。自双方合作了《蜀山战纪》后,爱奇艺先后于2018年、2020年注资稻草熊。

截至目前,爱奇艺已经成为稻草熊的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达到了19.57%,并且爱奇艺已指派两名董事加入董事会。

从2018年开始,爱奇艺成为稻草熊的第一大客户。也就是说,公司自制剧的播出渠道,主要集中在爱奇艺上。这也导致了公司来源于爱奇艺的收入激增,从2017年1.16亿元攀升至2020年上半年的4.01亿元,而公司2020年上半年的收入为5.8亿元。

这样高强度的绑定,“一方面可以让稻草熊不愁销售端售卖的问题,专心制作。”莫争表示,“爱奇艺也不怕没有持续输入,再持续输出到观众端,是一种良性的合作循环。”

但这种过度依赖,容易导致播放渠道的议价能力过高,摊薄制作公司的利润。尤其自2017年9月以来,政策要求降低演员片酬成本在电视剧、网剧制作成本中的配置比例,影视剧制作成本下降,随后,网络视频平台播映剧集的购买价格下跌。但很多剧集是在此之前拍摄好的,演员片酬也是按照“限薪令”之前的标准给的。

反应最直接的是毛利率。稻草熊2017-2019年的毛利率分别为28%、30.9%、14.1%,尤其是2019年,几乎只有之前的一半。由于过度依赖爱奇艺,稻草熊陷入了被动局面,尝到了“苦果”。

另一方面,尽管双方之间深度绑定,但稻草熊却并不是爱奇艺的唯一选择。从2020年爱奇艺的迷雾剧场也可以看出,几部大火的自制剧都跟稻草熊无关。

市界截图

稻草熊接下来要发力的重点是聚焦爱情题材的“恋恋剧场”和主打喜剧内容的“小逗剧场”。“悬疑题材类型的审核门槛相对较高,爱奇艺还是选择了一个可以持续发展,有利可图的类型空间。”莫争解释。

但是从目前公布的剧集来看,稻草熊待播剧中的自制剧《石头开花》,定制剧《一起深呼吸》,定制网剧《灵域》都不在其中。

这也好理解。爱奇艺最近动作频出,显然是要争一争视频平台的头把交椅,既然有迷雾剧场的红利在前,不想“起个大早赶个晚集”的爱奇艺,势必会非常重视接下来的剧集。

胃口已经大了的爱奇艺,稻草熊满足得了吗?倘若稻草熊赶不上这趟车,势必只能成为爱奇艺的“备胎”,它心心念念的平台型业务模式还能成型吗?

稻草熊目前手上除已播映及将播映的剧集外,有30项IP,包括6份原创剧本及24份改编剧本,储备称得上丰富。但业内有云,通常只有当一家公司能拿下其主要业务30%以上的市场份额,才算是真正的“平台型”,否则只能是一个概念。

此外,公司还面临着较强的资金压力。2017-2019年其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7.84%、86.48%、90.53%。同时期的光线传媒资产负债率保持在20%左右,华策影视在40%左右,都远低于稻草熊。

另一方面,公司存货逐年增加,从2017年的3.15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9.19亿元、2020年上半年的6.81亿元。2019年存货占流动资产的比重已近50%。

一边是积压项目增加,另一边则是回款缓慢。根据Wind数据,公司的应收账款在2017年为2.9亿元,等到2020年上半年,这一数据已经攀升至7.77亿元。资金压力之大,可见一斑。

稻草熊的上市,将造富一众明星。刘诗诗也将借由手中的股份,一跃成为亿万富婆。但反观公司自身,一边是主打的平台型业务模式的不确定性,一边是巨大的资金压力,“骑虎难下”的稻草熊,要想走得长远,还真是不太容易,刘诗诗的富婆之路也将经受时间的考验。

(作者|华宇 编辑|廖影)

  • 市界

  • 擒牛社

  • 市界学姐

声明

一、市界唯一官方网站为:http://www.ishijie.com.cn/

官方微信公众号为:

市界(ishijie2018)

擒牛社(newsseeker )

请认准以上网站和公众号,避免上当受骗。

二、我们未在任何三方平台进行论坛、视频直播、语音直播等投资荐股活动。

如您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电话:

010-57890968

主编信箱:

editor@boyamed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