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东八区”给美的少东家出了一个难题

2022-09-28

字号: 标准 放大

“精心打磨”了10年的作品《东八区的先生们》让张翰跌入了“谷底”,也让投资该剧的公司百纳千成脸上无光。近几年,百纳千成的日子大不如前,2018年花费18亿元成为百纳千成实控人的美的集团少东家何剑锋损失不少。毕竟,他在接盘百纳千成后,又连续进行多次资本运作,可不是为了做慈善。

作者丨华宇

编辑丨刘肖迎

张翰的新剧《东八区的先生们》迅速走完了短暂且充满争议的“一生”。

这部号称“精心打磨”了10年的作品,8月31日首播,此后因争议剧情如扯胸带、咸猪手镜头、台词擦边多次登上热搜,被批为年度“油腻尴尬”之作,并创下了2.1的豆瓣电视剧最低评分,9月26日,即被各视频网站下架。

投资该剧的公司自然脸上无光,包括出品方之一北京百纳千成影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纳千成”)。要知道这家老牌影视公司,曾经傍身的影视剧是《汉武大帝》《媳妇的美好时代》《王贵与安娜》《永不磨灭的番号》等热播剧。

最近几年,百纳千成(300291)的日子大不如前。原先500多亿元的市值,如今只剩下不到50亿元,2022年上半年,营收同比减少了63%至1.61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减少了158%至-0.05亿元。

这也让2018年花费18亿元入主百纳千成,成为公司实控人的美的集团少东家何剑锋损失不少。毕竟,何剑锋接盘百纳千成后,又连续进行了多次资本运作,可不是为了做慈善。

01、美的集团少东家入主4年亏4成

事实上,百纳千成也曾风光无限。2012年名字还是华录百纳的它,以首个央企背景影视传媒集团身份登陆A股,发行价45元,跟现在的4.2元对比鲜明。

彼时公司的电视剧业务收入比重超90%,业务涉猎虽窄但稳,2009年—2012年,其营收跟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的平均值分别为49%、69%,足以笑傲影视圈。

可惜,电视剧这碗饭并不好吃。2013年,国产电视剧产量在经历了连续13年的持续增长后,首次出现回落,在此背景下,华录百纳营收出现首次负增长,归母净利润增长率从38.63%降至5.43%。

相反的是综艺盛行。业内人士田宇宁感慨,2013年前中国综艺无外乎《快乐女声》类选秀节目,《快乐大本营》类主持节目,直到2013年《爸爸去哪儿》真人秀节目的出现,让资本开了眼界。

“资本这时候意识到,原来请几个明星照剧本演一演,或者自由发挥,就能满足观众的窥私欲。收视率上去了,广告来了,还能玩儿情怀,拍完综艺,拍电影,来钱又快又多。”于是,大量真人秀综艺被引进,出现了《奔跑吧兄弟》《极限挑战》《偶像来了》。

华录百纳也想赶上这趟顺风车,只是没想到,这一转型,却让其跳入了一个大坑。

2014年,华录百纳溢价650%,支付约25亿元,收购了广东蓝火,后者曾参与运作过《快乐大本营》《非诚勿扰》《爸爸去哪儿》。

蜜月期的3年里,广东蓝火制作出《跨界歌王》《旋风孝子》《女神的新衣》等高收视率综艺节目,累计实现7.65亿元净利润,带动华录百纳营收从2013年3.78亿元增至2016年25.75亿元,净利润从1.25亿元增至3.85亿元,市值一举超过500亿元。

可惜从2017年开始,综艺节目同质化严重,“限韩令”“限娱令”“限童令”频出,行业整体招商和市场竞争加剧,华录百纳营收、净利润双跌,股价跌幅超48%。

也是在这个时候,何剑锋带着他的盈峰集团,以“救世主”的身份出现了。

何剑锋的第一层身份是美的集团何享健独子,有着“游泳救父”的美谈;另一层身份便是投资人,资本版图涉猎环境、消费、文化及科技等,透过盈峰持股盈峰环境、盈峰金融、易方达基金。

在投资华录百纳前,盈峰集团还投资了拥有演员孙俪的海润影视,也因此,何剑锋的入局一度被外界解读为“买壳”。2018年3月,盈峰集团、普罗非(何享健控股)合计支付18亿元,拿下17.55%的股份,何剑锋成为百纳千成的实控人。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2018年5月28日,过户登记完成当天,某著名女演员的阴阳合同内幕被曝光,影视行业掀起补税风波,开始“过冬”。好在华录百纳(2022年6月更名百纳千成)已经靠上了大树。

入股百纳千成后,何剑锋很舍得掏钱。据不完全统计,从2018年入股至今,盈峰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何剑锋进行了多次资本运作,总投入超20亿元到百纳千成身上。

目前,百纳千成市值约39亿元,按其持股31.89%计算,价值12.44亿元,浮亏约8亿元,浮亏近40%。

02、一顿操作猛如虎

何剑锋对于投资的公司,虽不会“亲力亲为”,但会派自己的人入驻。比如成为“公募一哥”易方达的并列第一大股东后,他几乎从不出席易方达公开活动,但会让盈峰集团的苏斌出任易方达董事。

这一作风也延续到了百纳千成上,一些重要职位如董事长、财务负责人、监事会主席等都是何剑锋的自己人,董事长方刚先后在美的跟盈峰集团供职过。

人员重整后,百纳千成开始被改造,首先是切割遗留的烂账。

最大的烂账是百纳千成25亿收购广东蓝火形成的约20亿元商誉。这家曾带来荣誉的公司,2017年只实现不到1亿元的净利润。另一种烂账则是应收账款,百纳千成2017年的应收账款有25.41亿元,占营收之比113%,同时期光线传媒仅为18%。

2018年,百纳千成将广东蓝火旗下的喀什蓝火和北京蓝火以410万元卖掉,将印纪传媒、乐视体育等合作方诉诸法庭等。

反映在财报上,百纳千成计提了约15亿元资产减值损失,包括9.7亿元坏账、0.43亿元存货跌价、4.42亿元商誉减值等。这一割肉行为,导致百纳千成2018年巨亏34亿元,净利润跌幅超3152%。

何剑锋对百纳千成的另一改造体现在业务上。

此前,百纳千成的业务由影视、综艺、体育、营销构成,2020年后逐渐变成影视、营销、动漫业务,显然公司依然在赶行业顺风车,动漫是在2019年《哪吒之魔童降世》上映后再掀热潮的。

为快速上岸,百纳千成在成立专门的电影公司东方美之影业的同时,收购了北京精彩,光云动漫(于2021年10月终止)。值得一提的是,北京精彩掌舵人为“华语电影百亿制片人和发行人”张苗,曾供职于北京文化,参与运作了《战狼2》《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等电影。

即便如此,百纳千成在电影跟动漫业务上的布局稍显拘谨,在真人电影诸如《你好,李焕英》《狙击手》中并非主投,主出品的《雄狮少年》则因辱华争议遭抵制。

不过这并不能打击其野心,公司想打造“中华少年系列”,形成《雄狮少年》《铸剑少年》《逐日少年》三部曲,对标光线传媒打造的“封神宇宙”系列。目前《雄狮少年2》处前期开发阶段,另两部则在前期筹备中。

然而系列电影的生产并不容易,背后需要一个足够宏大跟深刻的价值观承载一连串故事。身为业内人士的田宇宁深知其中难处,虽然第一部“争气”就不愁“自来水”,还可以省下宣发费用,但如果剧情做不到好看有张力,缺乏传承意义,就容易被“反噬”。另外,动漫电影还很考验财力。

事实也的确如此,虽然百纳千成从2020年开始加大了对电影业务(包括动漫)的投入,但收效甚微。百纳千成电影业务收入占比在2021年不足10%,毛利率为-24.9%。2022年上半年,北京精彩净亏损超1000万元。

即便何剑锋铆足了马力,也并未太大改变百纳千成的业绩。这些年,公司表现好的时候,净利润也不过1.15亿元,2022年上半年跌至-0.13亿元。

03、影视公司做MCN没有天然优势

从最近的财报来看,直播电商似乎成了百纳千成的新出路。公司负责该业务的是旗下的湖南百纳坚尼,主播主要是艺人曹颖。这位出演过《乌龙闯情关》,做过央视主持人,为80后熟悉的艺人,在淡出观众视野后,以另一种形式成了百纳千成的“扛把子”。

数据显示,曹颖抖音粉丝数超2000万,百纳千成称其单场GMV(商品成交总额)超5000万元,2022年以来累计GMV超5亿元。而根据蝉妈妈数据,近30天内曹颖场均销售额为250万-500万之间。卖货之外,曹颖还创建了自己的化妆品牌“M3”。

湖南百纳坚尼100%控股的海南百纳坚尼,2022年上半年营收4471万元,净利润835万元,在百纳千成主要子公司中净利润最高。直播电商所属的营销业务2022年上半年营收占比达到了约44%。

影视公司做MCN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除百纳千成外,华谊兄弟、芒果超媒、泰洋川禾(字节跳动)、华策影视、慈文传媒等影视公司也加入其中,毕竟宇宙的尽头是直播带货。

另外,在互联网行业分析师葛甲看来,很多影视公司把自己发展MCN业务想得太好,觉得自己有艺人,有流量,带货轻而易举,但实际上,“影视公司做MCN并不一定就有优势”。

要知道,艺人跟带货主播之间“有壁”,“演员带货会给人留下档次低的印象,再回去演戏容易让人出戏”。所以愿意一心一意做直播的,一般是即将过气或已经过气的艺人。

“这也很正常。”做过制片人、艺人经纪人的万方知道的或带过的艺人基本上都是“狡兔三窟”,“在上升期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想退路了,直播带货便是其中一种”。演员郝蕾更直接,直言直播带货可以让不想演戏的明星有地方赚钱。

可问题是,这种艺人只能靠明星光环引来第一波流量,要想持久还得靠供应链,回归到品质跟价格身上。

然而,要想搭建供应链并不容易。根据艾媒咨询数据,2015年国内MCN机构有160家,2020年爆发式增长,同增93%至2.8万家,2021年增速略下滑至3.4万家。但在葛甲看来“很多机构是滥竽充数的,有供应链能力的可能也就几百家”。

这片市场里,除了影视公司之外,还有谦寻文化(薇娅)、无忧传媒(刘畊宏)这样比较专业的公司,东方甄选(新东方)这样的半路出家者,“小杨哥”这样的“草根”直播间。

可以肯定的是,在这个队伍里,影视公司一定不是最具备供应链搭建能力的那一个。

“供应链是最客观的,你得能走货,供应商才会给你低价,才能形成稳定的选品能力。”从事该行业的李文认为,直播带货的草根属性很强,艺人并不一定是很好的带货人选,此前已经有过不少艺人带货翻车的案例。

这也难怪不少影视公司在开辟MCN业务时,会选择投资或者与MCN机构合作,而非自己直接做的原因。

回到百纳千成身上,这家公司目前能拿得出手的带货主播似乎只有曹颖一个,正如投资者担心的那样,“曹颖毕竟年龄不饶人”,这个业务要想做得长久,跟其他MCN机构抢人是必经之路,而在这一点上,它们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

(田宇宁、万方、李文为化名)

(除单独标注来源外,以上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 火星商业

  • 市界学姐

声明

一、火星商业唯一官方网站为:http://www.ishijie.com.cn/

官方微信公众号为:

火星商业(newsseeker )

请认准以上网站和公众号,避免上当受骗。

二、我们未在任何三方平台进行论坛、视频直播、语音直播等投资荐股活动。

如您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电话:

18518968167 (工作日10:30-18:30)

编辑部信箱:

editor@boyamed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