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独家对话梅琳达:拥有财富是幸运的,更有责任回馈社会

2022-09-19

字号: 标准 放大

当我们给予女性关注时,她们能把这种关注传递给周围的所有人。因此,对于下一代和未来更多世代而言,如果希望拥有一个更美好的世界,我们就需要投资于女性。

作者丨齐敏倩

编辑丨刘肖迎

如果你成了全球顶级富豪,将会怎样分配自己的财富?

消费、储蓄和投资是最常见的三种财富流向。可当豪宅、游艇和奢侈品已经成为唾手可得之物,消费带来的快乐和成就感可能也就大打折扣。存起来,留给后代子孙,或是用来投资赚更多的钱,有的顶级富豪对财富有不一样的认识。

9月,《市界面对面·长盛时间》独家对话盖茨基金会联席主席兼理事梅琳达·弗兰奇·盖茨。在本次对话节目中,梅琳达跟我们分享了她的财富观,以及对女性的力量等方面的思考。

这是市界出版人姚长盛在2019年对话比尔·盖茨后,再次独家专访梅琳达。

梅琳达相对神秘,因为比尔·盖茨的演讲我们听过很多,包括2019年对他进行专访的时候,就感觉这是一个标准的理工男。他对待喜欢的问题,就是笑逐颜开回答,对待一些不喜欢的问题,他也不愿意去敷衍。

那梅琳达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风格呢?在本次对话前,我们其实并不知晓。但事后证明,梅琳达其实是一个非常成熟的社会活动家。因为她几乎一直是微笑着,并且有热情地去对待你的任何一个问题。

性别平等,是梅琳达关注的重要领域,而她本人的经历,也是一个女性成长的绝佳样本。

2000年,梅琳达和比尔·盖茨共同成立了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以下简称盖茨基金会)。截至目前,他们两人已经捐了390亿美元。

对待财富的方式,取决于每个人的财富观。梅琳达在她的《女性的时刻》一书中谈到,比尔·盖茨将“横扫一切的运气”视为自己成功的必备要素之一,“你在哪里出生,父母是谁,这些都和努力无关,而是命中注定”。

梅琳达本人也认为,拥有财富的人是幸运的。正因为幸运,所以拥有财富的人更有责任回馈社会。

01、从幕后走到台前

梅琳达出生在一个典型的美国中产阶级家庭,她的父亲是参加过阿波罗计划的航天工程师,母亲是家庭主妇。学生时代的梅琳达是个学霸,毕业于杜克大学,学的是当时很流行的计算机专业。大学5年,她获得了计算机科学和经济专业两个学士学位,和一个MBA硕士学位。

求职时,梅琳达本想去惠普工作,可当惠普的面试官听说她拿到了微软的offer时,竟然主动劝她到当时规模还不大的微软工作,因为微软每一天都在前进。

在微软,梅琳达工作也很出色,管理着一个不小的部门。因为后来与比尔·盖茨相识、结婚,所以很长时间内“比尔·盖茨的夫人”是梅琳达身上最为人知的标签,以至于外界常常忽略她本人的优秀。

和很多职场女性一样,1996年梅琳达生下大女儿后,决定从微软离职,回归家庭照顾孩子。但这并不意味着事业的结束,梅琳达开始找新的领域发挥自己的创造力。如何帮助更多女性投身科技行业,是梅琳达当时最关注的事,为此她开始给一些公立大学提供电脑,这也是她最早的慈善行动。

盖茨基金会刚成立时,比尔·盖茨还在管理微软,所以梅琳达在基金会的日常运营中承担更多。不过,由于比尔·盖茨经常面对公众,所以他仍然是基金会的“代言人”,梅琳达则相对低调。

梅琳达在生活中是一个很注重隐私的人,某些方面甚至可以说十分腼腆,她更喜欢在幕后工作,分析数据、解决问题等。所以盖茨基金会成立早期,梅琳达经常在全球实地探访,但很少发表演讲。

2006年,巴菲特宣布将自己大部分财产捐赠给盖茨基金会,梅琳达主持了那场新闻发布会。这成了她事业的转折点,从此之后,她渐渐从舞台边缘走到中间。

巴菲特当年也想自己做一个基金去做慈善,后来跟比尔·盖茨和梅琳达聊完之后,就决定把自己的钱交给这个基金会去打理。2006年以来,巴菲特已向盖茨基金会捐资357亿美元,约占基金会总资金的一半。

巴菲特对梅琳达的评价很简单,说她能掌握方向。

02、投资女性,世界会更加美好

为女性赋权,实现性别平等一直是梅琳达关注的重点领域,也是推动她走向台前的重要因素。

在今年盖茨基金会发布的《目标守卫者报告》中,梅琳达提到:“性别平等意味着女性拥有权力,而不仅仅是被赋权。”在她看来,当一个女性拥有权力,意味着她手中有钱,并且可以自行决定如何支配,因此也就有了决策权。

女性想要“手中有钱”,除了基本的生存、健康,还需要接受教育,并且获得跟男性一样的工作、创业机会等。因此,盖茨基金会对女性的帮扶也从基本的保证营养、健康,推进自主生育,渐渐过渡到女性教育、女性经济赋权等方面。

2011年,盖茨基金会在印度某个地区推进自主生育项目时,在一个贫民窟碰到了捡垃圾的小女孩索纳。索纳把在垃圾堆捡到的一个玩具送给基金会工作人员,然后盯着工作人员的眼睛说道:“我想要个老师。”

这让工作人员和梅琳达颇为震惊,也让她们开始重视落后地区的女性教育问题。目前全球仍有1.3亿女孩处于失学状态。

“教育是无可比拟的上升通道”,梅琳达在《女性的时刻》一书中写道,教育对女孩有着惊人的提升作用,让她们知道自己与所有人享有一样的权利,而且必须去捍卫权利。这个意识,对推动性别平等意义重大。

梅琳达对性别平等的热忱,源自于对女性力量的肯定。“我认为女性就是社会的缩影,当我们投资于女性时,整个世界都会变得更加美好。”

这是因为,当我们给予女性关注时,她们能把这种关注传递给周围的所有人。英国《自然·人类行为》期刊刊登过一份研究报告,与他人分享钱财时,跟男性相比,女性的大脑更活跃,研究人员表示,女性更为“利他”。

疫情之下,很多人的生计都受到影响,女性更是如此。疫情再叠加各种因素影响,2022年9月刚刚发布的最新一期《目标守卫者报告》指出,全球范围内女性经济权益都在止步不前。

不过,梅琳达对此仍持乐观态度。技术的创新,给女性拥有权力提供了便利条件。比如,“即便是在疫情期间,只要能通过手机对女性进行现金转账,即使是在尼日尔这个全球最贫困的国家之一,女性前往市场和购买粮食的几率也增加了70%。”

03、为他人创造美好世界的人

作为全球最富有的女性之一,梅琳达有着诸多“身份”,企业家、慈善家......

诸多身份中,梅琳达最希望被人记住和认可的一个是:“一个为他人创造了更加美好世界的人”。

梅琳达对成功的定义不是取得了怎样的成绩、积累了多少财富,而是当我们离开世界时,它比我们来时更加美好,即使只是改善了1个人、10个人或者100个人的生活。

通过在盖茨基金会和自己创办的另一家慈善、投资机构——Pivotal Ventures工作,梅琳达希望能让女性、整个社会更加进步和美好。

从杜克大学的学霸,到微软公司里的职场精英,再到回归家庭找到自己热爱的慈善事业,并且一步步从幕后走到台前,梅琳达本人的经历,就是女性一步步获得权力的精彩演绎。当她拥有力量后,又通过自己的影响力,帮助更多女性摆脱困境,最终合力形成女性“向上的力量”。

关于财富观、对性别平等的思考,梅琳达还和我们聊了很多。下文附上访谈实录:

长盛: 我想聊聊你对疫情以及三年来发生的其他重大事件的看法。对于你自己和盖茨基金会而言,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对基金会的战略重点与未来发展方向有哪些影响?

梅琳达: 盖茨基金会每年都会发布《目标守卫者报告》,展示全球在可持续发展目标上所取得的进展。你刚刚提到了疫情,联合国在2015年制定了可持续发展目标,我们目前刚好走完一半的进程,但疫情让全球进展出现大幅倒退。

目前比尔和我最关注的两个问题:一是农业。气候变化导致洪水和干旱更为频发,世界很多地方存在饥饿问题。二是性别平等问题。全球目前在性别平等和女性赋权方面遭遇了巨大挫折。

但我们也想传达这样的信息:进步是可能的。在新冠疫情出现之前,我们在性别平等方面、减少儿童死亡人数方面不断取得进展。因此,我们需要继续加大投入,在全球范围内帮助人们改善生活,实现这些目标依然是可能的。

长盛: 所以你还是乐观的。你的看法是我们要向前看,并认为目标可以实现。我们有机会扭转目前不利的局面。

梅琳达: 我们需要反思疫情造成了哪些影响。疫情给很多人的生计造成破坏,特别是女性的生计,很多人的生活水平出现倒退。但是另一方面,抗击疫情的过程中也产生了很多前所未有的创新。我们要相信人类的聪明才智。

以手机为例,全世界的人们都因为有了手机而获取更多信息,进行更多交流。手机也让全球大量女性拥有了数字银行账户。在疫情期间,各国政府将社会保障金通过手机直接发到女性手中,让她们可以到市场上去给孩子们购买食物。

我们也看到一些十年前尚不存在的创新成果。我们相信,只要这些工具使用得当,并且真正交付到女性手中,而不只是男性,我们就能看到实质性的进步。

长盛: 你是说科技能够带来很多改变女性生活的创新,并且正在发挥作用。

梅琳达: 的确如此。我们观察到,即便是在疫情期间,只要能通过手机对女性进行现金转账,即使是在尼日尔这个全球最贫困的国家之一,女性前往市场和购买粮食的几率也增加了70%。女性自主掌握这一金融工具,而非现金,给她们带来了经济赋权。这意味着女性拥有了更多的决策权,以及决定家里谁能享用食物,谁能上学的权力。因此我们很清楚地知道创新发挥的作用。

长盛: 这是个好消息。我手里拿的是你写的那本书,在我看来,你在书中不仅要和我们分享你的想法,还想要分享这些想法背后的思考,比如关于性别平等问题的深刻思考。我很好奇,是什么让你始终坚持追求这样的目标,一直重视和关注性别平等?你的这份热情从何而来?

梅琳达: 当我们给予女性关注时,她们能把这种关注传递给周围的所有人。因此,对于下一代和未来更多世代而言,如果希望拥有一个更美好的世界,我们就需要投资于女性,这是行之有效的方法。有研究表明,当女性拥有充分的决策权和经济权时,她们不仅自己变得更加富有,她们的家人也会变得更加富有和健康,孩子们也能去上学。因此,我认为女性就是社会的缩影,当我们投资于女性时,整个世界都会变得更加美好。

长盛: 女士优先。女性能顶半边天。

梅琳达: (笑)确实是。

长盛: 除了你的书,在今年发布的《目标守卫者报告》里你也强调“性别平等取决于女性拥有权力,而不仅仅是被赋权”。在你看来,怎样才算拥有权力?

梅琳达: 当一个女性拥有权力时,意味着她手中就有了钱,并可以自行决定如何进行分配。这也意味着她在家庭、社区和政府中都有了决策权,这就是我所说的权力。女性权力这个话题我们鲜有谈及,但确实有谈论的必要。

正如今年的报告提到的,无论是在职场还是在非正式经济领域,新冠疫情冲击了许多女性的生计,更严重的是我们在性别平等方面的工作进展遭遇了倒退。因此,我们需要研究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需要正视的问题之一便是儿童照护。当女性想找一份工作赚钱养家时,如果孩子得不到妥善照看,即便工作报酬丰厚,她们也无法接受这份工作。因此,我们必须关注女性的经济权益,并帮助她们尽其所长,获得充分的赋能。

长盛: 在我看来,当今世界正在经历一个艰难的时期。你对年轻一代如何应对这种状况有什么建议,如何度过这个时刻?

梅琳达: 我们需要确保女性经营的企业得到投资。如果女性想要成立一家企业,或者落地一个商业想法,她们获得资本的机会远远低于男性。通常只有不到4%的新资本流向女性领导的企业。我们应该开放资本,确保女性经营的企业获得投资。同时,我们还要保证女性不再为照看孩子而苦恼。

在疫情期间,我们在肯尼亚了解到了一种很棒的新型儿童照护模式,由一个叫做基多戈(Kidogo)的组织发起,在当地帮助“妈妈企业家”们开设托儿所或小型儿童照护中心。这种中心既便宜又安全,女性都愿意把孩子送到这里。如此一来,这些负责照料儿童的工作人员就有了一份收入,女性也能寻找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当女性通过工作赚钱养家,抑或是自主创业,都能促进本国乃至世界的经济增长。因此,我们对女性的投资在方式上要多管齐下,并且在时间上已经刻不容缓。

长盛: 据我所知,你刚从非洲回来。今年你已经去过几次非洲了?

梅琳达: 我本以为今年受疫情影响,无法出行了。自从疫情以来,这还是我的首趟非洲之行,一共去了五个非洲国家。不过从盖茨基金会成立算起的话,这应该是我第三十次去非洲,这片土地上的各种变化让人有点难以置信。回顾2000年到现在,盖茨基金会见证了非洲人民生活的切实改善以及非洲大陆所经历的种种变化。

长盛: 你曾两次到访中国,你如何看待中国在过去十年间的发展?盖茨基金会与中国或者地方政府或其他机构的合作取得了哪些进展?

梅琳达: 盖茨基金会中国办事处已经成立十五年了,我们与中国政府在医疗体系建设和艾滋病防控等方面开展广泛合作。我们还与中国共同开展HPV疫苗项目,确保中国女性能更多地获得接种HPV疫苗的机会,同时也确保中国通过世界卫生组织疫苗监管体系评估,从而让非洲大陆的女性也能接种上中国生产的HPV疫苗。

世界各地女性死于宫颈癌的比例居高不下。中国、美国和世界其他地方都涌现了很多创新,我们希望将这些创新也能够造福非洲大陆。

长盛: 是的,我们需要维持开展全球合作。我相信在你做过的很多事情中,你的慈善事业经常被提起。那么你最希望被人记住的身份是什么?企业家、女性企业家还是慈善家?

梅琳达: 我希望人们记住的是:一个为他人创造了更加美好世界的人。

长盛: 这是个伟大的梦想。

梅琳达: 这是从我高中时期就有的梦想。在我的高中毕业演讲中,我对成功的定义是:当我们离开这个世界时,它比我们来时变得更加美好,即使只是改善了1个人、10个人或者100个人的生活。对我来说,这就是成功的定义,也是我希望最终被人们所记得的。通过我在盖茨基金会和和我创办的另外一家机构Pivotal Ventures的工作,我希望我能做到这一点。我特别想要改善女性的生活,因为很多时候,我们并没有足够重视女性的问题。

长盛: 非常了不起。再聊聊你的书吧。在这本书第19页上,你写到:“我是个喜欢安静的人。我不喜欢在台上抛头露面。”但现在你必须站在舞台的中心,也必须面对公众。你是如何完成这些巨大转变的,什么促使了你的这一转变?

梅琳达: 我的确是个喜欢安静的人,但是当我发现女性状况亟需真正改变、她们获得的关注远远不够,并且很少有人关心如何确保更多的女性获得避孕药具或接种HPV疫苗时,我突然意识到我需要为她们发声。如果我能借助我在盖茨基金会的身份,在一定程度上利用我的声音帮助改善他人的生活,或推动政府介入投入更多的钱,那么我肯定会这么做。正因如此,我最终进入了现在这个角色。

长盛: 我们了解到,今年盖茨基金会委任了几位新理事,你如今在基金会扮演的角色与之前相比有所变化吗?你和盖茨先生目前的分工是怎样的?接下来你在基金会的工作重点是什么?

梅琳达: 作为盖茨基金会的联席主席和联合创始人,我们的价值观已经深深烙印在了这家机构。我很高兴我们成立了理事会,让盖茨基金会得到良好的管理,现在正是时候,毕竟比尔和我都不年轻了。我们仍然以联席主席身份共同做出盖茨基金会的所有决定,不管是战略重点还是资源分配,这些都是我们共同做出的决定。

有了理事会后,理事们帮助我们拓展思路,并确保资源合理分配。我们最近刚刚举行了第一次线下理事会议,氛围非常好。理事会的成立让我感到兴奋不已。

长盛: 在现实生活中,你是位富有的女性,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女性,收入还在一直增加。另一方面,你通过大量捐赠把钱花出去。我们知道赚钱不容易,然而花钱更不简单,这其实也是一门艺术。我们想知道你对金钱的价值观是怎样的?

梅琳达: 我从小在典型的中产家庭中长大,父母供我上大学也不容易。我深知教育的价值,也非常幸运能够在父母的支持下读完大学。我认为自己非常幸运能拥有这些资源,同时希望将这些资源回馈社会,帮助改善其他人的生活,让他们可以提升自己。

盖茨基金会的愿景是让每个人都有机会过上健康而富有成效的生活。我想用自己全部的资源和所有的才能来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这意味着要不断投资于创新和人类的聪明才智。

长盛: 没错。我读过你写给富人们的一封信。有一句话是这样的:把你的家人永远不需要的钱捐出去,这并非特别高尚的行为。你想要表达什么样的意思?是要用来挑战富人的价值观,说服他们做类似的事情吗?这些工作是否达到你预期的效果?你想要什么样的结果?

梅琳达 :我想对拥有财富的所有人说,你是幸运的。你可能付出了很多辛勤的努力才取得今天的成就,但你同时是幸运的,生活在一个让你有机会去创业或获得财富的国家。你有责任把财富回馈给社会。你可以把那些永远用不到的财富拿来投资,投资女童的教育,或者投资抗旱的新种子来帮助农民应对气候变化。你的付出将让整个社区变得更好,因为得到帮助的人会继续传递这份善良,再去投资其他人。我认为,这才是正确对待财富的方式。

长盛: 没错,我认为财富有这样的力量。你有数百万,或许上亿的财富。这是社会给你的信任,然后你花了这些钱,想用来帮助别人的生活。这是你灵机一动还是深思熟虑的决定?

梅琳达:

我相信,如果你拥有财富,就应该至少捐一半出去。我深受沃伦·巴菲特和我自己父母的影响,如果你足够幸运,手中还有一些多余的财富,那么你应该用这些钱帮助别人。因此,比尔和我,还有巴菲特共同发起了“捐赠誓言”,来影响其他拥有巨额财富的人,对社会产生积极的影响。如果你足够幸运,手中掌握了大量财富,那么更应该把财富捐出去,投资到其他人身上。

  • 市界

  • 市界早知道

  • 市界学姐

声明

一、市界唯一官方网站为:http://www.ishijie.com.cn/

官方微信公众号为:

市界(ishijie2018)

擒牛社(newsseeker )

请认准以上网站和公众号,避免上当受骗。

二、我们未在任何三方平台进行论坛、视频直播、语音直播等投资荐股活动。

如您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电话:

18518968167 (工作日10:30-18:30)

编辑部信箱:

editor@boyamed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