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私募大佬葛卫东也顶不住了

2022-09-18

字号: 标准 放大

A股如此疲软,不仅让二级市场的股民一声叹息,也让参与定向增发,背后有安全垫保底的“大佬”们感受到了阵阵凉意。

“牛散”之所以成为风向标,盖因其不仅有巨大的资金量,更有五花八门的武艺:打新、参与定增、博重组、炒概念等等。“多招鲜,吃遍天”的特殊本领中,“牛散”们的账面资产,无不大幅飙升。

其中,有青睐“定增”方式,做上市公司长期财务投资者的刘益谦。与刘益谦一样,喜欢“定增”这招的“牛散”,还有被外界称为“东邪”的葛卫东。这个以期货成名的超级牛散,在转战A股市场的这些年,以独特的投资风格,在资本市场大赚了一笔。

2018-2021四年间,葛卫东分别以160亿元、130亿元、200亿元、225亿的财富,位居胡润百富榜第211位、291位、267位、第296位。不过,花无百日红,近一年来,葛卫东在定增市场上的日子,也不太好过。

这个看似稳赚的买卖,为何不稳赚?

01、稳赚的买卖

一般而言,参与上市公司定增,虽然要面临一定的锁定期,但往往也能够以一定的折扣价格,获取上市公司的股份。对于中长线投资的机构来说,是个不错的“捡便宜”的机会。

据同花顺iFind数据,如将“安全垫”定义为“增发预案价格比前复权收盘价低的幅度”,截至2022年9月14日,在最近12个月已经公布预案,且已实施的24起定向增发当中,有20起增发都出现了“安全垫”。从此角度来说,如果挑对项目,机构参与定增,几乎是一桩稳赚的买卖。

不过,由于定增投资在锁定期内,有较大的不可控性。如果好不容易,以打折价买到了股票,却赶上了锁定期内上市公司的股价跌得更惨,就是个例外了。曾在2019年,定增兆易创新大赚166%的葛卫东,就在一级市场碰到这个例外了。

自2021年以来,葛卫东参与的两笔定增,结果不尽如人意。第一笔是葛卫东2017年首次进入前十大股东的用友网络。今年年初,在用友网络的定增发行中,葛卫东获配625.98万股,金额约2亿元,发行价格为31.95元/股。

用友网络的股价从一月份的40.11元/股,一度下跌至四月末16.43元/股,较定增价足足跌去了48.57%。截至2022年二季度,他仍持有这家公司1.46%的股份,位列第七大股东。

如果按照9月15日19.45元的股价来算,葛卫东浮亏也达到了30%。这也就意味着,锁定了大半年的葛卫东,成为了“杨白劳”(没赚到钱,还亏了)。

第二笔是葛卫东2020年三季度首次进入股东列表、今年4月解禁的安恒信息。

2021年下半年,安恒信息发布定增结果。葛卫东作为唯一的个人投资者,以324.23元/每股,获配92.53万股,认购金额均为3亿元。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安恒信息的股价开始掉头向下,至今年4月27日,盘中一度下探至109.38元/股。

尽管后来有所修复,但截至9月15日,该股的最新收盘价,也仅为149.90元/股。按照此前获取的定增股份,葛卫东浮亏比例高达50%多。有定增兆易创新、西藏药业等股票大赚的珠玉在前,葛卫东在这看似稳赚不赔的买卖上,为何失足了?这与近一年以来的A股回调有关。

年初至今,沪深300指数,累计跌幅超过18%。7月1日至今的跌幅,更是一度超过10%,早早地进入了秋季。A股如此疲软,不仅让二级市场的股民一声叹息,也让参与定向增发,背后有安全垫保底的“大佬”们,也感受到了阵阵凉意。

据证券时报数据宝统计,近一年完成的定增项目中,120多个项目出现浮亏,其中70多个项目浮亏超过10%。不过,在一名私募人士看来,定增股份解禁时浮亏并不可怕,重要的是基本面有没有出现问题。

“如果是基本面出现问题,那就卖出止损。如果只是短期因素,长期仍然看好,或者短期情绪造成的波动,那就继续持有。”该名人士说。葛卫东定增的两家公司的基本面,也就此浮出水面。

安恒信息,今年上半年营收增速放缓下,归母净利润亏损3.72亿元,同比下跌近113%。而用友网络,上半年净亏损2.43-2.73亿元。

同样面临浮亏,针对这两家公司,葛卫东的态度出现了分化。从目前来看,葛卫东手上安恒信息定增股份虽已解禁,但根据中报数据,截止今年上半年末,葛卫东依旧一股未卖,合计持有193.13万股,仍是该公司第八大股东。其中,二季度还加仓92.53万股。

而用友网络,根据之前的季报信息显示,葛卫东在今年一季度和二季度连续抛售用友网络流通股。解禁之后,葛卫东是去是留,仍待最新三季报数据披露。

葛卫东有个什么样的人生?他的投资风格,有什么奇特之处?

02、开挂人生

投资界有条鄙视链:炒期货的鄙视炒股票的,炒股票的鄙视买基金的,买基金的鄙视存银行的。葛卫东一入投资圈,操盘的就是最难的期货。

2000年,“小散”葛卫东,放弃了国企“铁饭碗”,来到上海专职做期货投资。彼时,中国期货市场野蛮生长。拿着工作攒的钱,凭借着多年与农产品打交道的经验,葛卫东胆量大于一般人。最开始,葛卫东经历了两次爆仓,但他很快从失败的教训中,找到自己的缺点:不自律,不能够知行合一。

为了做到极度自律,葛卫东跟一个待业在家的女孩,谈好薪资之后,每天由女孩来执行相关的操作,这让他避免了很多的情绪操作。随着行情大好,账户的资金一天天变多。对市场理解日益加深下,葛卫东形成了自己的交易体系。

期货不仅可以做多,还可以做空。葛卫东严格按照自己的操作体系进行交易,在低点做多,在高点做空,并从2004年开始崛起。杠杆效应下,葛卫东获利颇丰:收益差的年份,在50%~60%;收益好的年份,会翻二三倍。

即便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全球股民都被波及,他的财富却迅速膨胀到几十亿。葛卫东的生活质量,也跟上了财富值。2009年7月30日,葛卫东以320.5万欧元的价格,订购了一艘意大利豪华游艇,是中国最早的豪华游艇船东之一。

这艘游艇多次出现在葛卫东的微博。他还与人一起创立了司南杯大帆船赛,2013年曾以颁奖嘉宾的身份,出现在三亚“海天盛筵”亚洲游艇颁奖典礼的现场。

(微博截图)

葛卫东一度被奉为传奇,最离不开他在“铜”上的运作。2014年初,国际铜价遭遇大幅下跌,连续三日有史以来最大跌幅。而当时有媒体称,国际铜价的下跌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国的基金将大量资金押注铜价下跌。葛卫东就是其中的主要推手。

同年3月初,市场都传闻说,葛卫东开始斥资大肆囤积钴,囤了将近一万吨,而金属钴的价格,在这一年中,涨幅超过了125%。这可谓是以万倍计算的收益。

在期货市场风生水起的同时,葛卫东在2005年进军了股票市场,并成立了私募公司混沌投资。在外界看来,股票和期货看似相同,实则天差地别,从一个领域到另外一个领域,是极大的冒险。葛卫东却更看重趋势。

他认为,股票和期货一样,是存在着一些确定性趋势的。彼时的葛卫东,尚偏好金融股,他看中市场中的冷门股平安银行。葛卫东认为,这只股票拥有大量的未被发掘的价值,他一共花了22亿元,成为其第三大股东,也是前十唯一的自然人股东。

葛卫东的判断,得到了验证。平安银行股价走势一路上扬,葛卫东浮盈也超过了20亿。后来,他又不断发掘出潜在价值的票。比如西藏矿业、中科曙光、西藏药业、北方华创、爱美客以及航发控制等股票,又让葛卫东赚得盆满钵溢。

在这期间,葛卫东也有失手的时候,比如他曾持有的安泰科技、红太阳、 华谊兄弟、安迪苏、贵绳股份等。即便如此,葛卫东得到的,远大于失去的。

凭借在股市与期货市场的投资,自2017年起至2021年的五年间,葛卫东皆以百亿多的身家,登上胡润财富榜两百名。有一年,媒体问他的成功之道时,葛卫东自信地说,“我天生就是做投资的,只能靠投资吃饭。”

从葛卫东成功的投资案例来看,无一不是在股价上涨前进场埋伏,并能够忍受住期间剧烈的波动,最终守得云开见月明。有人还总结过葛卫东的选股策略,将其分为“三部曲”:首先选中白马股阵营,而后挑选朝阳产业和业绩较好的个股布局,最后在收益性与安全性的平衡中投资。

03、变与不变

资本交易充满了未知与风险,不亚于一场场刺激的游戏。近些年来,曾豪言“没有对手”的葛卫东,不仅有对手了,还变了。

葛卫东越来越回避对他个人能力的强化,反而更注重对混沌投资治理和团队智慧的强调。较之于早前喜欢金融股,葛卫东现在更多偏好科技股,比如奇安信等。今年二季度,除加仓移远通信、安恒信息外,葛卫东还新进了德龙激光。

葛卫东的投资风格也变了。2022年以来,葛卫东颇为谨慎,在期货市场,他一举摒弃之前的豪赌风格,股票市场也是减持不断。二季度,在第一大重仓股兆易创新上,葛卫东减持372.93万股至1818.24万股,持仓市值(截至9月15日)降至20.44亿元。而这也是自2021年三季度以来,葛卫东连续第四个季度的减持。

用友网络也遭受同样的“待遇”。2020年第四季度开始,葛卫东对其展开“卖卖卖”模式。今年二季度,葛卫东又减仓用友网络2610万股至5015万股,持仓市值(截至9月15日)降至9亿多元。

从披露的二季报持仓来看,葛卫东共出现在10家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上,总持仓市值为67.48 亿元。这是葛卫东近年持仓市值的最低值。不过,有一点葛卫东没有变化,那就是依然不是“单打独斗”。

在葛卫东出现的资本江湖里,总有一两个与他有关联的人士出现。一个是葛贵兰,一个是王萍。葛贵兰是葛卫东的姐姐,其持有混沌道然6.2987%的股份,持有混沌投资1.0268%的股份。

尽管无法证明王萍就是葛卫东的妻子,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此人与葛卫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据企查查数据,王萍不仅持有混沌投资约10.63%的股份,还担任上海东景金属的法人代表。这两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都是葛卫东。

他们多次出现在同一只股票中。如2021年9月27日上市的凯盛新材,葛卫东在当季度,就成为了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之一,持仓254.85万股,持仓市值为0.84亿元。在这之后的第四季度,葛贵兰也进入了凯盛新材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并一跃成为第一大流通股东。

两人还同时或先后出现在奇安信、中宠股份等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

据中宠股份最新披露的2022年中报数据显示,葛贵兰持仓421.61万股,位居第7大流通股股东。进一步来看,葛贵兰曾在2021年中报新进入前十大流通股股东,持股421.61万股,至今年二季度,连续5个季度持股均未变化。而葛卫东同样于2021年中报新进成为中宠股份前十大流通股股东,持仓1.07亿元。

同进退的葛卫东家族,有着一些谜之操作。2020年,葛卫东先将西藏药业的股份,倒腾给了姐姐葛贵兰,之后葛贵兰陆续减仓,在高点完成抛售。

相同的操作手法,又出现在“女人的茅台”爱美客身上。据爱美客2021年4月份披露的信息,葛卫东的身影,消失在该股前10大股东行列。与此同时,王萍取代葛卫东成为了第二大流通股东,持股为44.35万股,占总流通股本比例为0.90%。

“类似玩法,是一些炒作机构的通常手段,也就是利用人们的普遍认知,来引导普通投资人,为自己的进退打掩护”,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表示。

“葛卫东既是超级牛散,又是混沌投资实控人的双重身份,能让其以机构身份发挥市场影响力,又能以个人身份进退自如。他善于利用规则和散户心理,但他又尊重规则不过分越矩。不过,这种玩法长久不了。”

据说在葛卫东的办公室里,有一张挂毯,一只狮子的头像占据整个画面,毛发、胡须清晰可见,栩栩如生。在葛卫东看来,投资也需要有狮子一样的个性,善于忍耐,学会等待。

然而,股市从来都不存在新鲜事。今天发生的一切,过去曾发生过,将来依然会发生,因为人性不变。

(除单独标注来源外,以上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作者丨陶婷,编辑丨韩忠强)

  • 市界

  • 市界早知道

  • 市界学姐

声明

一、市界唯一官方网站为:http://www.ishijie.com.cn/

官方微信公众号为:

市界(ishijie2018)

擒牛社(newsseeker )

请认准以上网站和公众号,避免上当受骗。

二、我们未在任何三方平台进行论坛、视频直播、语音直播等投资荐股活动。

如您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电话:

18518968167 (工作日10:30-18:30)

编辑部信箱:

editor@boyamed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