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为什么会是三里屯?

2022-06-20

字号: 标准 放大

作为北京时尚的代名词,三里屯酒吧云集,且相关配套较为全面,是北京夜生活最为丰富的地方之一,与后海与簋街一样,是时尚年轻人欢聚的首选之地。或许没有人能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会再度让这里按下暂停键。

作者丨冯晨晨

编辑丨廖影

暮色降临,原本是三里屯繁华夜生活的开始。

可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这里被迫按下了暂停键。午夜,路上的行人三三两两,没了往日的喧嚣,甚至让人产生“这里真是三里屯吗?”的错觉。

三里屯辉煌的二十余载中,埋藏着太多的故事,经历上一次后海酒吧兴起所带来的危机后,三里屯换了种活法,随着各种资本的入局,为这里增添了不一样的色彩。这里,有赚得盆满钵满的潘石屹,有被挤出局的李嘉诚父子,还有一顿操作猛如虎,最终巨亏13亿的乐视。

(Fresh Club 酒吧(工体西路 6 号)、天堂超市酒吧(工体店)及周围多家酒吧已关闭,商户门前立起挡板与防护网)

可不论是动辄数十亿的投资,还是几十块一单的外卖,不论是昔日熙熙攘攘的人流,还是如今的门可罗雀,都是组成三里屯的一部分。

01 静下来的三里屯

三里屯,是北京市朝阳区下辖三里屯街道的简称,因距老北京内城三里地而得名。不过,人们如今提及三里屯时,更多指的是从工体东路与北路交界处算起,四周所覆盖的商圈,包含酒吧街、太古里、SOHO、工体等建筑群。

(2018年,三里屯酒吧一条街,灯红酒绿,还有人在表演钢管舞,市界拍摄)

三里屯,是一个能让人不吝啬自己钱包的地方。在这里,你可以白天在商场血拼,晚上到酒吧畅饮,不仅可以吃到米其林餐厅制作的精品美食,还能睡几千一晚的特色豪华酒店。在这里,你也可以选择喝海伦司十来块一瓶的酒,住一百多一晚的青旅,听德云社那些“不能播”的相声。

三里屯是一个社会的缩影,当你所处位置不同,呈现给人的感受也就完全不同。在这里,你能看到人间百态,有挎着寻常人一年工资也买不起的名牌包的年轻姑娘;有左拥右抱,一夜豪掷千金却不知身份的神秘大佬;也不缺怀揣梦想,站在街边唱到嘶哑的歌手。运气好的话,你甚至可以碰见将自己包裹严实的各路明星大腕。

这里就是时尚的舞台,不仅有“风景”,还有一大批带着各种“目的”的摄影师,站在街头巷尾,拿着价值不菲的照相机,对着帅哥靓女疯狂按着拍照键,在打造出“三里屯街拍”这个代表性的名词的同时,也延伸出背后的灰色产业链。也正因此,无时无刻都在焕发青春气息的三里屯,每天都能吸引无数人前来。

可而今,三里屯所呈现出的场景,已大不相同。

6月15日,处于三里屯“C位”的太古里被严实地“包裹”了起来,四周出入口处都设上了栅栏,有类似保安的人员在值班,“店铺基本都关了,只有超市还正常开,饭店也营业,但你只能带走”。

(2022年,“被围起来”的太古里有些冷清,市界拍摄)

进入太古里后,同样十分冷清,就像很多店铺一样,苹果体验馆虽亮着灯,大门却紧闭着,只在门口贴有“期待很快再次相见”的字样,正前方的广场上,喷泉还在敬业地工作着,并发出哗啦啦的声响。由于没什么人,一家饭店的厨师显得十分悠闲,在透明橱窗里玩起了手机,不过抬头看了一眼后,就又收了起来。

二楼一家咖啡馆的门上,贴着“临时封控4天”的字样,给出的理由是,“天堂超市酒吧相关密接到访,封控4天后需进行环境样本检测,并将结果递交”。当问及这次突发事件带来的影响时,一位商家显得有些无奈,但随后也只是略带微笑地说,“习惯了”。

(2022年,苹果体验店紧闭大门,喷泉还在工作着,市界拍摄)

现在的三里屯,你能看见最多的是身着黄色或蓝色上衣,一路飞奔的外卖员,他们往往脸上挂着汗珠,神情有些疲惫,衣服也有明显被汗水浸泡后的褶皱,可步子却迈得很快,像是在参加竞走比赛。一位外卖小哥表示,“现在并不好干,取餐变麻烦了,有时要在门口等很久,天气很热,大家也都很浮躁”。

(2022年,三里屯附近忙碌的外卖小哥,市界拍摄)

挨着太古里的酒吧一条街,只有几家店铺还亮着灯,但关着门。不仅如此,位于工人体育馆东路与北路天堂超市酒吧(总店)也大门紧闭,上面用一把U型锁扣死,用力推也纹丝不动。值得一提的是,在它门口贴着一张白纸,四周用胶布粘得很是牢固,写着“派出所报警电话”几个大字,而上面的电话号码,足足有三个。

(2022年,天堂超市酒吧总店大门紧闭,市界拍摄)

三里屯,好像真的一夜之间安静了下来,可又好像并非如此。

同为地标建筑的工人体育馆,还在忙碌施工,司机坐在高大的卡车上,光着膀子抽着烟,等待着排队扫码进入工地,时而还能听到刹车声以及几句抱怨。附近一个广场上,一位秃顶的中年男人正打着篮球,球一次次撞击地面,发出百米外都能听到的砰砰声,不远处还有一群孩子,在放肆地追逐与玩耍。

(2022年,施工中的工体,司机排队等待扫码进入,市界拍摄)

02 三里屯为什么会火?

作为北京酒吧界的鼻祖,三里屯的兴起,和它独特的地理位置密不可分。

三里屯北面毗邻北京最大的使馆区,欧盟、加拿大、澳大利亚、德国、挪威、意大利等数十个大使馆坐落于此,且附近还存在不少外交公寓,联合国驻华机构及诸多跨国公司总部,是外国人最早聚集的地方之一。

作家冯唐,曾在这里度过6年中学时光,在他的表述中,“中纺街西北不到三里,就是后来著名的三里屯,那时只是一堆没脸没屁股的六层红砖楼,除了离住着各种外国人的使馆很近,和北京其他地方一样,没有任何突出的地方”。不过,在当时,有外国人的地方才存在对酒吧的需求,并成为三里屯兴起的温床。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三里屯的第一家酒吧诞生了,当时的生意都围绕着这里的“老外”展开,不仅可以为他们提供重要的社交场所,更是一个他们的信息集散地。在那个网络不普及的年代,“不管是老外来中国,还是海归回中国,都会先来三里屯报到,无论是租房还是找对象都可以在这搞定”,一位曾在美国18年的海归表示。

除去爱“扎堆”的老外,这里同样是那时喜爱各类先锋音乐的青年人的圣地,自打1986年崔健在工体首次唱响《一无所有》后,中国摇滚乐便实现了“从无到有”的突破,以摇滚乐为代表的新式音乐不断涌现,成为一种时尚潮流,黑豹、一九8九等知名乐队,也在这一时期随之诞生。

那个时候,先锋的流行音乐和酒吧,是共存的关系。一方面,像摇滚乐这样非常有现场感的表演,需要一个可以全面展示的平台。另一方面,酒吧也需要一种更为先锋的娱乐方式,吸引年青人。于是,随着各种流行音乐和酒吧的兴起,两种时尚的新鲜事物的结合,就显得顺理成章了。这同时也意味着,酒吧开始走向市场化运作。

当然,在这一系列变化的背后,离不开经济的快速发展。人们在收入提高后,开始有了更多的精神生活和社交需求,并对流行音乐和酒吧这些新鲜事物产生浓厚的兴趣。不仅是在北京,全国各地也都迎来酒吧街的飞速发展,包括上海的新天地,成都的九眼桥和宽窄巷子,广州的白鹅潭,长沙的解放西路……

(上海,游客在新天地享受假日时光)

“分贝越高,人气越旺”,是三里屯酒吧街最早的揽客方式,不同类型的乐队和歌手,加之中西文化的碰撞,令这条街道热闹非凡。一位曾经在这里追过乐队的中年女士表示,“我还是学生的时候,三里屯的酒吧消费很便宜,只要花十几块买瓶啤酒或者可乐,就能坐一晚上,听着我喜欢的乐队畅聊人生。时至今日,我都能回忆起当时的场景,让人心潮澎湃。”

进入21世纪,随着人们娱乐方式的变化,三里屯的酒吧开始向圈子化和私人化发展,呈现出更多个性化十足的东西。无数思想在这里碰撞,也使三里屯迎来最高光的时刻。当时三里屯酒吧街附近分布着近百家酒吧,几乎占据着北京酒吧界的半壁江山,仅一家名为男孩女孩的酒吧,就走出过斯琴格日乐、许飞、辛欣、李天华、马郁等歌手。

无数明星大佬,也纷纷慕名而来,网易的丁磊,没事就去喝几杯酒;华谊兄弟的王中军,有空会叫上三五好友打扑克;刚与王菲离婚的窦唯,在这里用可乐泼过记者;深陷“艳照门”的陈冠希,在这里动手打过狗仔;歌手臧天朔,会在这里物色新人;就连“京圈”著名人物王朔与姜文,也合伙开过酒吧。

可没有谁能一直辉煌,三里屯也是如此。

2004年前后,后海等酒吧街的出现,打破了三里屯的统治地位。实际上,此时的酒吧不再是新鲜事物,目标人群也由最初的老外们,转为已培养出的那群国内用户。如此一来,酒吧选址就打破了地域环境的限制,使三里屯失去地域文化氛围的优势,而风景更好且文化积淀更浓厚的后海,及标新立异的朝阳公园酒吧街,就更胜一筹。

03 永不休止的资本迭代

面对酒吧街格局的改变,产业链条过于单一的三里屯,急需转型以焕发生机。于是,一场改革就此产生,按照规划,三里屯将形成以购物、酒店、酒吧等为一体的时尚区域,并打造出一个北京“国际化商务核心”和“24小时娱乐中心”。

恰巧,当时北京的房地产业务还未彻底觉醒,对于资本家而言无疑是一次完美的投资。消息一出,立即引来诸如太古集团、SOHO中国、世茂集团等地产开发商们的目光,并纷纷在此建立大型综合体项目,仅上述三家企业首批投入的资金,就高达130亿元。

这同时宣告着,属于三里屯资本的时代,到来了。

(三里屯商圈主要建筑群在地图上的分布)

在那批建筑群中,最为著名的当属地标性建筑——太古里。

落成于2007年的三里屯太古里,是英国太古集团旗下的太古地产,在中国内地首个启用的商业综合体,并凭借19座低密度建筑布局,成功吸引大众目光。虽然由于北方寒冷的气候,这种半开放的形式在当时不被看好。但事实证明,即便是最寒冷的夜晚,也阻挡不住时尚男女前往的脚步。

时至今日,三里屯太古里仍是市值1068亿港元的太古地产最为重要的资产之一。2021年年报显示,三里屯太古里(包括2021年底开放的西区)的总楼面面积高达161万平方尺,是其在中国内地已落成的7个零售物业组合中最大的一个,并且也是应占权益唯二达到100%的项目。

SOHO中国的缔造者潘石屹,也是最早入局三里屯的投资者之一。

实际上,三里屯SOHO并未“亏待”潘石屹,它一度成为SOHO中国旗下最挣钱的项目。即便赶上经济低迷的2008年,开盘三天也完成高达41.2亿销售额,被潘石屹称为“奇迹”,他甚至放言,“几年后,这里的价格就是上海最繁华区域商业的价格”。为此,潘石屹当时给出的报价就十分惊人,平均售价接近5万元每平米。

伴随着各类SOHO版图的铺开,2022年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上,潘石屹夫妇以30亿美元,约合200亿人民币财富值,排在第1012位。不过,在一声声“别让潘石屹跑了”的呼喊中,SOHO中国官微3个月前发声称,拟以七折出售包括三里屯SOHO在内3.2万平米的京沪物业,这意味着,三里屯SOHO是否会更名改姓,还是个未知数。

(三里屯SOHO依旧屹立,市界拍摄)

资本的迭代,似乎是一个永无休止的故事。

2014年,李嘉诚的次子,被称为“小超人”的李泽楷,就将位于三里屯商圈的地产项目——盈科中心,以9.28亿美元的价格整体出售给名为基汇资本的房地产私募基金公司,而这也是当时海外私募基金在中国进行的最大一宗单项物业收购案。

实际上,李家之所以卖掉这个项目,与太古里等系列项目的诞生有关。在太古里开业前,盈科中心曾是这里的重要地标建筑,楼下的太平洋百货也是这里为数不多的大型商场,并在2007年实现盈利1284万元。不过,随着太古里等诸多新颖项目的布局完毕,让盈科中心开始无人问津,急于套现的李家人决定脱手。

至于世贸集团打造的世茂广场工三项目,命运就显得更为曲折。

2016年5月,贾跃亭的乐视控股以29.72亿元的价格,对世茂工三进行收购,并称要打造一个集多功能为一体的项目。可就在乐视接手2个月后,危机便悄然而至,伴随着贾跃亭远走美国,乐视只得无奈出售,可多次拍卖均无人问津。直到2021年7月,才被中植系旗下的北京卓睿物业管理以16.45亿元拍下,并让乐视在一顿操作后赔了13亿元。

如今看来,在三里屯宣布换种活法后,最早入局的太古、SOHO以及世贸三大势力,只有太古地产打造的太古里影响力依旧不减当年。

未来的某一天,三里屯终究会重新焕发生机,今天的这番场景,可能也会成为酒吧里几位客人闲聊时的话题。历史的车轮就是如此,无时无刻都在向前,哪怕在某一刻,当时的人以为是静止了。

三里屯,最不缺的除了酒,就是故事,二十多年来,无数人在这里留下过足迹。在这种地方发生什么都不会太意外。毕竟,人多的地方,故事多,事故也不会少。

(除单独标注来源外,以上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 市界

  • 市界早知道

  • 市界学姐

声明

一、市界唯一官方网站为:http://www.ishijie.com.cn/

官方微信公众号为:

市界(ishijie2018)

擒牛社(newsseeker )

请认准以上网站和公众号,避免上当受骗。

二、我们未在任何三方平台进行论坛、视频直播、语音直播等投资荐股活动。

如您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电话:

18518968167 (工作日10:30-18:30)

编辑部信箱:

editor@boyamed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