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首富郭广昌“贪杯”:7亿加码甘肃酒企,曾66亿买青岛啤酒

2020-10-17

字号: 标准 放大

作者 | 曾嘉艺

市界

编辑 | 朗明

大佬都爱“喝酒吃药”?

手握一家医药公司还不够,在拿下金徽酒不到四个月的时间,“复星系”选择再度加码,花费7.15亿增强控制权。

而复星系实控人郭广昌爱喝酒也是得到本人确认的。在2017年郭广昌斥资66亿入主青岛啤酒第二大股东时,郭广昌还专门发了一篇《我和青岛啤酒的故事》。

在他的故事里,20岁的郭广昌当时还是复旦大学的一名学生,在完成骑行从上海到北京调研后,返程路过青岛,为了喝上青岛啤酒,他还专门省了两顿饭钱。

不过,青岛啤酒远远不是郭广昌投资酒业的终点。今年5月,复星集团通过旗下的上市公司豫园股份以18.37亿元的价格,收购了曾与茅台五粮液齐名的“金徽酒”(1960年,三者都是全国首批登记注册的白酒品牌),正式进军白酒行业。

但如今,金徽酒已不能和茅台五粮液相提并论,而复星收下这样一支“掉队”了的白酒企业,难道只是因为郭广昌好喝一杯吗?

曾经的白酒“西北王”易主

在业内,甘肃陇南的金徽酒与陕西的西凤、新疆的伊力特、青海的青青稞酒,曾被并称为西北“四大名酒”,共同撑起了西北白酒的一片天。

成立于1951年的金徽酒,产自甘肃陇南徽县的金徽酒,早年由当地政府控股,金徽酒不仅是甘肃省第一个白酒注册品牌,也是中国首批注册的八大国酒之一。1995年金徽酒还被评为“中华老字号”。

而在引入民营资本后,金徽酒的业绩也上了一层楼。2009年,一家叫亚特投资集团的公司入股,金徽酒由地方国有变成了民营企业,同时销售额从不足亿元到突破十亿元,并于2016年成功上市。

根据国金证券研报,金徽酒目前在甘肃省内市占率约27%,也就是说,金徽酒独占甘肃白酒市场近三成的份额。

不过,有趣的是,就是这样一家地方白酒销售冠军,却难掩多次“易主”的命运,从早年国有变民营,再到今年5月卖部分股权给上海首富郭广昌,未来甘肃的金徽酒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不能算是甘肃人的酒了。

“贪杯”的郭广昌

郭广昌爱喝酒已经不算什么秘密了,但是在郭广昌的资本版图中,却迟迟没有白酒这一品类。

从生物医药的复星医药、到零售百货联华超市再到地产的复星国际,商业版图一再扩张,“复星系”创始人郭广昌也早就问鼎“上海首富”,据最新《2019年胡润百富榜》显示,郭广昌以570亿元位列第45位。

但是“爱喝酒”的郭广昌却屡屡被拦在“白酒”门外,牛栏山、金种子酒、湖北石花酒业,甚至是沱牌舍得,郭广昌都曾想一饮而尽,但最终都没有任何实质进展。

2017年成为青岛啤酒的第二大股东,只是郭广昌在酒业的“试水”,将金徽酒纳入麾下意味着郭广昌正式对白酒“出手”了。今年5月,豫园股份从金徽酒的控股股东亚特投资手中,以12.07 元/股的价格获得金徽酒29.99%的股份,投资交易总价约18.37亿元,同时实控人也由李明变更为复星集团创始人郭广昌。

10月9日,郭广昌再进一步加码,斥资7.15亿元拿下约金徽酒8%的股份,加上之前的18.37亿元,“复星系”已经花费了25.52亿元,将金徽酒的控制权牢牢掌控在手中。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市界表示:“此次拿下金徽酒,对于复星来说可谓是一石三鸟。”

朱丹蓬解释道:首先金徽酒位于西北,国家未来在宏观政策上面的红利肯定不会少,第二点是白酒的特殊价值,加上白酒的毛利率也很高,最后很重要的是金徽酒在西北本身的资源是非常丰富的,对于复星完善产业布局是有利的。

掉队的金徽酒,复星系能有“金手指”?

2016年上市之后,金徽酒的业绩表现便差强人意,净利率毛利率双双下滑。

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金徽酒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为14.02%、2.24%、4.64%,下滑近10个百分点;毛利率也从2017年的63.01%下滑到2019年的60.72%。

根据2020年半年报,今年上半年,金徽酒营收为7.12亿元,同比下滑12.67%;净利润为1.2亿元,同比下滑10.93%。

除了业绩下滑外,金徽酒的现金流和预收账款也出现大幅下滑。根据半年报,今年上半年,金徽酒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2313.4万元,同比下滑89%。

而在在19家上市白酒公司中,金徽酒2019年的营收规模排在第15位,身后依次是酒鬼酒、青青稞酒、金种子酒、*ST皇台。

复星接手金徽酒之后会出现水土不服的现象吗?朱丹蓬认为:“这是业界的普遍现象,就比如之前的联想控股喝了白酒就喝醉了,维维股份喝了两杯也晕了”。此次复星系入主之后,能不能喝好,好不好喝还是未知数。

  • 市界

  • 擒牛社

  • 市界学姐

关于我们

投稿热线

010-57890968

加入我们:

boyahr@dingtal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