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性侵儿媳”还没完?企业已更换地址,老板5公司被吊销俩

2020-10-16

字号: 标准 放大

作者丨市界 冯晨晨

编辑丨朗明

“杨光金性侵儿媳妇,禽兽不如。我爹是个畜生,我没有爹了,我也没有家了……”今年9月初,一位戴着口罩疑似杨光金儿子的男子,在有着淄博理光办公设备有限公司标志的门口,边敲锣边大喊,一度引发热议。

时隔一个月后,该起事件迎来新进展。

10月15日,北青—北京头条报道,杨光金的儿媳自称,今年7月遭杨光金性侵,但由于反抗强烈等未遂,事发后向加拿大警方报警,目前警方传唤杨光金并寻求更多证据和证人,自己和丈夫还未确定是否应诉。此前,杨光金曾表示,“从未性侵过儿媳,怀疑儿子产生误会,已向加拿大当地法院起诉。”

天眼查APP显示,淄博理光办公设备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注册资本达1000万元,实缴资本300万元,主要从事办公设备、计算机、通讯设备的销售与租赁,打字复印服务,网络布线,软件、智能系统开发与销售,网络技术推广,网页设计制作等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淄博理光是一家典型的夫妻档公司,股东为持股60%的董事长杨光金,以及持股40%的妻子陈月芳。9月15日,也就是“性侵事件”发酵后,淄博理光的住所发生变更,从柳泉路亚太假日花园4号楼11层15号变为柳泉路111号创业火炬大厦D座1316室。

杨光金名下共有5家公司,其中有2家已被吊销,1家处于注销状态。而仍在业的两家公司,除淄博理光外,还有一家注册资本3205万元的山东盛金稀土功能材料股份公司,成立于2002年,从事高性能稀土永磁铁硼、铁氧体材料、钐钴及应用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等业务,杨光金为持1.85%股份。

市界查询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发现,山东盛金稀土功能材料股份公司在2020年三度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分别为58.5万、39.5万及31万元,共计近130万元。

  • 市界

  • 擒牛社

  • 市界学姐

关于我们

投稿热线

010-57890968

加入我们:

boyahr@dingtal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