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会成下一个华为吗?美方态度强硬,扎克伯格背后捅刀

2020-08-03

字号: 标准 放大

作者|李曙光

编辑|胡刘继

变化来得太快。​

短短数天时间,海外版抖音TikTok的命运,就已经来到生与死的边缘。

由于美国政府的强力施压,TikTok被迫出售似乎已经难以挽回。北京时间8月3日上午,微软发布声明称,将继续推进收购TikTok,时间将不晚于2020年9月15日。

8月3日中午,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发布内部信表示,我们不认同(出售TikTok)这个决定,因为一直以来我们都坚持确保用户数据安全、平台中立性和透明度。但考虑到当前大环境,公司不放弃探索任何可能性,包括尝试与一家科技公司就合作方案做初步讨论,以确保TikTok能继续服务美国用户。

梳理一下时间线,从印度封杀中国应用开始,事情就变得越来越坏。

字节跳动方面虽然对于美国越发强烈监管的信号早有准备,但白宫方面的强硬态度,几乎宣布TikTok此前做的种种努力付诸东流。

TikTok到底是该从美国彻底撤出,还是该卖给美国投资者以挽回损失?在国内互联网中掀起了一场大讨论。

在TikTok整个事件的进展中,扎克伯格这位曾经中国人民的好女婿,翻脸如同翻书似的展示出来的双重人格,亦让人印象深刻。

不必绑架TikTok

无论最后TikTok在美国是被禁退出,还是被迫出售,都不应去指责TikTok本身。

不少人此时将TikTok和华为进行比较,并不合时宜。

华为几乎在一开始就绕着美国走,压根没怎么进去美国市场,在美国也没有太大的摊子。后来的技术封锁,虽然让华为面临着比TikTok更为复杂的考验,但当初留给华为的,几乎没有第二条路。

TikTok则有着不一样的路径。

出海和商业化是字节跳动最重要的两个故事。TikTok在美国市场投入巨大,已经成为美国青少年最喜爱的互联网应用,其国民度与抖音在国内相当。

当初TikTok进入美国市场时,字节跳动先是花了10亿美元从快手、Facebook等对手中竞购Musical.ly,为TikTok第一批海外用户,获得了美国和欧洲的6000多万活跃用户。

买来

随后,TikTok重金砸向美国市场,在美国主流的广告平台大规模地进行广告营销。

换来的结果让人欣喜。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TikTok海外用户排名第一的市场是印度,其下载量为6.1亿次,占全球总下载量的30.3%。TikTok在美国则有1.65亿次下载,占比8%。在美国,每月有6500万-8000万活跃用户分享视频,18岁以上用户每月使用13小时以上。

TikTok美国的用户量不是最多,但是考虑到印度人口是美国近4倍,TikTok在美国的国民度,不会低于印度。

关键是,美国市场是TikTok商业化的主力,其挣钱能力远非印度市场可比。

截至2020年一季度,TikTok用户支出增至4.57亿美元。美国是海外市场贡献收入最多的,用户花费8650万美元,占19%;英国第二,收入900万美元;印度市场的收入占比还不到1%。

如无意外,现在应该正是TikTok逐步商业化变现关键时候,抖音上如火如荼的直播带货,正逐步向TikTok迁移。TikTok已经和亚马逊进行了尝试,在TikTok视频下方加入小黄车,用户点击就会跳转到亚马逊的购买界面。

由于TikTok前期投入如此巨大,未来的巨大商业前景也触手可及,如果突然全面撤退,这种心理落差,谁都接受不了。

还不仅仅是钱的问题,人的问题可能更复杂。

TikTok以Musical.ly为基础算起,实际上在美国市场已经发展6年之久,有大量海外员工。

后来,随着美国政府的监管加剧,字节跳动迅速对TikTok独立化和国际化,又大量招募人手。现任的字节跳动全球首席运营官兼TikTok的CEO,就是迪士尼前高管凯文·梅耶。

负责大量审核任务的员工,也早已替换成美国本地人员。目前,TikTok在美国有1500名员工,未来三年内还计划招聘1万名员工,并计划提供10亿美元基金来支持平台的创作者。

如果就此撤退,人员安置问题也够TikTok头疼。

此外,TikTok已经在2019年5月与Google签署一项为期三年、8亿美元的云服务合同。Google云服务一年的收入大约为100亿美元,这次合作占Google云服务收入的2%以上。

同时,TikTok与各大音乐巨头的版权协议也没少签。

以上种种,都是TikTok解决起来相当棘手的问题。这也注定了TikTok在面对美国政府的打压时,虽然结果不会比华为更糟糕,但实际上更加进退两难。

指责字节跳动懦弱、以此绑架TikTok,并不可取,我们不能要求一个商业公司不去挽回自己的损失。当一家公司面对一个国家的威胁时,并没有对等的对话能力。

张一鸣

TikTok就此退出美国市场,正是特朗普最想要看到的结果。不费吹灰之力,TikTok上的用户最终会被虎视眈眈的Facebook等巨头迅速瓜分,Facebook像素级抄袭TikTok的应用Reels,早已准备就绪。

相比之下,如果TikTok能以500亿美元卖给微软,其实是比直接从美国市场撤退更能让人接受的方式。

特朗普只是看到了TikTok走到今天,成为了美国移动互联网公司的强大对手,但是他绝不会看到TikTok为何能够打败诸多美国巨头、征服美国青少年。

根植于字节跳动强大的多视频运营能力,以及核心的算法推荐技术,才是TikTok能火爆的灵魂。掳走TikTok的躯壳,未必能得到TikTok的灵魂。

扎克伯格,真的“渣”

在TikTok事件中,有一个不应该忘记的面孔——扎克伯格。

扎克伯格变脸的速度之快,让人不禁怀疑他多次来中国示好的时候,是不是偷偷去学了川剧变脸,不然怎么可能变脸技术如此娴熟。

美国东部时间7月29日,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召开反垄断调查听证会,美国四大科技巨头苹果CEO蒂姆·库克、Google CEO桑达尔·皮查伊、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以远程视频的形式参与了会议。

一位议员问:“是否认为中国政府窃取美国技术?”

库克:“没有证据。”

皮查伊:“不知道。”

贝索斯:“没有。”

扎克伯格:“我认为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中国政府盗取了美国公司的技术。”

其实这场听证会上,四大巨头被问了很多犀利的和幼稚的问题,只有扎克伯格一直把屎盆子往中国头上扣。

因为扎克伯格很清楚,把国会的隐私调查从Facebook身上转移的最好方法,就是把矛头转向中国。这与白宫那位擅长“矛盾转移大法”的,倒是如出一辙。

这也不是扎克伯格第一次这样干了。

2018年在面对国会对其进行垄断调查时,扎克伯格抛出言论:分拆Facebook,将会使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在美国独大,进而威胁美国的利益。

去年10月,扎克伯格在华盛顿乔治敦大学发表演讲时,直接开喷TikTok在香港内容审查机制上不符合他所认为的“互联网精神”。

2019年,国会对Facebook加密货币业务Libra审查时,扎克伯格又抛出了中国说:互联网领域从曾经由一堆美国公司构成的局面,演变为中国互联网公司也开始有许多不错的产品,Facebook应该得到庇护以面对竞争。

扎克伯格是硅谷科技巨头中,第一个企图赤裸裸地用地缘政治手段,杀死竞争对手的。

这种伪装爱国主义、实则借刀杀人的戏码,此前从未这么赤裸裸地在世界人民眼前上演。

当年的硅谷传奇、无数美国青年的偶像,如今双标得让人目瞪狗呆。

曾经,扎克伯格是以中国人民的好女婿形象示人的。

2012至2016年间,扎克伯格四度到访中国。2014年,扎克伯格去清华大学用中文做了20分钟的演讲,同时还成为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委员,并许诺Facebook将招聘中国员工。

2015年9月,中方领导人访美,Facebook 为此专门开设了主页,3天内收获粉丝56万。

在论坛上,扎克伯格用汉语与中方领导人交流,还兴奋地发表感慨:“这是我第一次用非母语和一个全球领袖交流,我将其视为个人人生的重要里程碑。”

随后,中国官员前去Facebook考察,发现扎克伯格工位上“不经意”露出一本中方领导人著作。当时扎克伯格解释:“这本书我也给同事买了,我要让他们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这件事在中国传开后,广大中国网友瞬间被小扎同志的好学精神感动到想哭。

马克·扎克伯格

2016年,扎克伯格以华裔女婿身份再次到访中国,参加博鳌论坛、冒着重度雾霾和华裔妻子在北京街头跑步。

跑步的照片发到网上,网友们甚至表示让扎克伯格注意身体。随后,扎克伯格说,最喜欢的城市是北京,喜欢北京胡同小吃,也喜欢北京烤鸭。

这让中国人民对扎克伯格的好感上升到顶点。

现在来看,当年扎克伯格那么卖力地演戏,真的是太辛苦了。美国大片好看也不是没有道理,生活中处处是演戏的舞台和人才。

扎克伯格背后的目的,不外乎推动Facebook入华。

Facebook.cn的域名早就在2007年就注册好了,但迟迟没有契机进来。在Facebook本身增长已经面临天花板的情况下,进军14亿人的中国,成了扎克伯格最大的愿望。

2017年5月,当Facebook最后的努力、旗下一款名为“彩色气球”的应用在中国低调上线,最终也没有实现入华时,扎克伯格彻底放弃了进入中国的幻想,开始撕掉伪装,疯狂攀咬中国。

直接竞争对手TikTok当然是最好的攻击对象,一是可以把国会对自己的隐私调查转移给TikTok,二是可以借美国政府的力量赶走或者毁灭TikTok,自己得利。

这是再明白不过的一石二鸟之计。

扎克伯格们的依仗

既然大家都已经撕破脸面了,那就不妨掰扯下扎克伯格的真面目。

说中国公司侵犯隐私和抄袭,扎克伯格可能忘了自己的Facebook是怎么诞生的了。

各种百科上都显示,Facebook成立于2004年,最早是只在哈佛大学推广的“The Facebook”。

但实际上Facebook的前身叫“FaceMash”,这是扎克伯格2003年10月在哈佛大学宿舍做的,实际上是一款哈佛版美女评选网站,每次将两张女生照片放置在一起,让用户选择哪一位更吸引人。

这些照片是怎么来的?是扎克伯格入侵哈佛大学宿舍网,盗取了所有女生的照片,由此制作了一个给女生打分的网站。

这个网站上线后由于太火爆,产生2.2万页面浏览量,上线几天后被哈佛大学关停。

事后,一对叫Winklevoss的双胞胎兄弟在这里发现了商机,准备开发一个叫“哈佛链接”的社交网站,拉上了扎克伯格。

后来扎克伯格把“哈佛链接”改了个名字,成了现在的Facebook。

所以当扎克伯格说别人的隐私问题的时候,自己到底有没有尊重过别人的隐私,心里还是应该有点数的。

在Facebook崛起的过程中,“抄袭”是扎克伯格的家常便饭。Facebook经常直接像素级复制别家的核心功能,然后用强大的社交关系链导流。最终,新创业者要么同意收购,要么等着被摧毁。

在和TikTok竞争的过程中,Facebook两度复制TikTok,推出了Lasso和Reels。结果,Lasso同期下载量一直只有TikTok的1%左右。上线一年后,下载量仅为42.5万次,根本拿不上台面。

Facebook内部有一个叫“早鸟”(early bird)的预警系统,该系统能识别来自小型初创公司的威胁,然后通过抄袭和收购的方式,摧毁潜在竞争对手。

据报道,Facebook用“早鸟”系统监控过Houseparty等初创公司的一举一动。

Facebook内部还奉行一个著名的信条:Don’t be too proud to copy(不要因为太骄傲而不去抄袭)。

这样善变、利益至上的扎克伯格,可恶,却也可怕。

你给他讲国家安全,他给你讲自由市场、互联网精神;当你在自由市场超过了他,他又给你讲国家安全。

其实千百年来,这种人所有的故事和理论,信条不就只有一个:永远要以我的利益为主。只要威胁到我的利益,你就有100条罪过。

他们标榜的“数据合规”,不过只是手段。只要他们感受到威胁,没有“数据合规”问题,还会有无数其他合规问题。

据腾讯科技报道,在硅谷一个工程师论坛上,关于TikTok的讨论一直占据热门位置,有人表示:“自己刚刚见证了一场国际抢劫。”

今天的华为、TikTok,和上世纪八十年代日本半导体的遭遇何其相似。当美国感受到威胁时,一纸“倾销”罪名压下,关税手段、制裁手段汹涌而至,强迫日本签订《半导体协定》。由此,日本半导体走向衰落。

但日本半导体又有什么罪过?

法国阿尔斯通公司高管皮耶鲁齐在《美国陷阱》里写道:“面对这一套依仗军事实力、司法武器和信息技术的帝国主义逻辑,其他国家没有反抗的余地,要么屈服,要么合作,要么消失。”

在这本书里,皮耶鲁齐以亲身经历,讲述了美国通用公司为了吃下阿尔斯通公司这块肥肉,是如何隐秘地与美国司法部门“强强合作”。

TikTok很优秀,但所有的软实力的输出,都是硬实力的一种翻版。硬实力跟不上,软实力的输出,最终都可能变成“数据不合规”“隐私不合规”等各种问题。

今天所有这些的根源,本质上不过是他们在依仗自己的硬实力扫除威胁,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

等有一天我们在硬实力超越之时,这一切通通不过是笑话。

  • 市界

  • 擒牛社

  • 市界学姐

关于我们

投稿热线

010-57890968

加入我们:

boyahr@dingtal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