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药还是作妖?卖胶卷的柯达想借新冠药翻身,股东早回购15万股

2020-07-30

字号: 标准 放大

作者 |曾嘉艺

市界

编辑 | 东东

谁曾想到,曾经没落的胶卷巨头柯达要卖药了!

7月29日,消息称柯达将承担制造用于应对新冠病毒药物成分的重要任务,依据美国国防生产法案,柯达将获得美国政府7.6亿美元贷款(贷款来源美国国际发展金融公司,类似于银行的政府机构),25年时间偿还贷款。

消息一出,柯达的股价立即飙涨,盘中触发熔断高达20次,截至收盘,柯达股价报33.2美元,涨幅达318.14%,市值已经从上周不到1亿美元,涨至目前的14.5亿美元。

如果不是这则消息,我们似乎都已经忘记柯达曾经辉煌的过去了,我们也想象不到曾经的“千年老大”柯达,却“沦落”到需要“为国卖药”求生?

曾几何时,在市场上,几乎只有一种胶卷,叫柯达。

根据官网,柯达成立于1888年,目前是一家专注于印刷和先进材料与化学品的公司,主要为商业印刷、包装、出版、制造和娱乐领域的客户提供行业领先的硬件,软件,耗材和服务。

在巅峰时期,柯达曾占据了全球胶片市场的80%的份额,堪称胶片市场的“灭霸”,一个小动作就影响甚远,成立至今的138多年时间里拥有超过1万项专利。

《创新者的窘境》一书有说,“新技术带来了彻底的变革,所以根本无法使用旧技术来应对挑战”。

柯达战胜了对手,却败给了自己。

1975年,胶卷大王柯达发明了世界上第一台数码相机,但是手握这一项颠覆性技术,柯达却不愿放弃胶卷业务为自己在全球带来的上百亿元稳定收益,最终,被时代的洪流裹挟而去。

2012 年柯达在一片惋惜声中申请破产保护,从一家世界最大的胶卷生产商,变成了无人问津的一家公司。

但是,谁也不曾想到,柯达此次回归竟是打着“做药”的旗号。实际上,柯达在制药方面并不是新手。

1988年该公司就成立伊士曼制药业务部,开始做保健药品,随后在同年收购了斯特林制药公司,斯特林是消费品和药品的主要制造商,包括拜耳阿司匹林、莱索尔清洁剂和处方药。

20世纪90年代,柯达还参与了阿司匹林等非处方药的生产。1994年,柯达最终以29.25亿的价格将该制药业务出售给了当时的医疗保健巨头史克必成公司(Smithkline Beecham,于2000年被合并成葛兰素史克)。

至此,柯达完全退出了制药市场。

此次柯达重回制药领域,所涉足的并非是创新药,而是生产仿制药所需的基础原料药。仿制药是指最初原创药品专利过了20年的保护期以后,各家药企均可生产的药品。柯达做的就是为仿制药生产原材料。

事实上,要说柯达与制药一点关系都没有,也不至于。因为柯达本身是做影像成像以及印刷业务,而这些都会涉及到很多的化学制剂。

就在今年的4月,柯达宣布向纽约供应异丙醇,用于生产免洗洗手液来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这些洗手液都来源于柯达位于罗切斯特的伊士曼商业园工厂。

就在2019年的财报中,柯达执行董事长吉姆·康坦扎(Jim Continenza)表示:“未来,柯达的战略包括扩大柯达胶片和化学品的应用”。

然而,在柯达股价暴涨的同时,也有华尔街分析师质疑,为什么美国政府没有将同样的协议授予那些有现成专业技术、知识产权的纯制药公司。

或许柯达早有进军制药的战略,同时,需要指出的是,柯达完全具备生产羟氯喹的能力,而特朗普在近期一直在推荐羟氯喹在抵抗新冠病毒上非常有效。

今年5月,特朗普宣布《国防生产法案》生效,向政府申请拨款后,企业可以选择自行生产防治新冠相关药品和医疗用品。

柯达成为此法案下获得贷款的第一家公司。有意思的是,在政府拨款之前,自3月以来,柯达的股东回购了大量的股票,据市界统计,自今年3月25日,柯达的股东大约回购了约15万股。

柯达此次能否借做药“翻身”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却是有很多人能够狠狠捞一笔。

在昨夜柯达股价暴涨之后,推特上有网友称,“如果你在过去一小时内买了10万美元的柯达股票,现在你的这些股票价值430万美元。不可思议。”

  • 市界

  • 擒牛社

  • 市界学姐

关于我们

投稿热线

010-57890968

加入我们:

boyahr@dingtal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