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德基“后厨”里的男人:被称“河南油条大王”,曾是思念老板

2020-07-12

字号: 标准 放大

文 ✎ 雷彦鹏

编辑 ✎ 刘肖迎

河南有一个特别的称呼——“中国人的厨房”。

作为农业大省,河南生产着全国近十分之一的粮食;作为畜牧业大省,河南的肉、蛋、奶产量,均位居全国前列。基于此,又辅以中原腹地郑州的全国综合交通枢纽、物流中心功能,助攻河南成为了粮食转化加工大省和畜牧产品加工基地。

方便面、火腿肠、辣条、速冻水饺、速冻汤圆、调味品……你家厨房里的很多食品,都是河南制造。

河南的知名食品类企业众多,如双汇、三全、好想你、春都、科迪、白象、卫龙、王守义十三香、莲花味精、牧原、雏鹰农牧……还有一些食品巨头,在河南设有生产基地,如康师傅。

这些公司之中,有很多是上市公司,在资本市场很是活跃,并且这个队伍还在继续壮大。

近期,又有一家河南的食品加工企业开始冲击IPO,它就是郑州千味央厨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千味央厨”),被称为“餐饮界的富士康”。

01

肯德基、必胜客的“后厨”

你可能不了解千味央厨,甚至可能未曾听说过,但是,你大概率吃过这家公司的产品。

千味央厨是肯德基、必胜客、华莱士、海底捞、真功夫、呷哺呷哺、永和大王、大娘水饺、汉堡王、杨国福、小肥羊、老乡鸡等知名餐饮企业的供应商,主要为其供应速冻面米制品。

你在这些餐饮店吃的油条、蛋挞、芝麻球、面点等,极有可能就出自千味央厨。

中国的速冻食品行业,早已是充分竞争的状态。千味央厨成立时间并不算早,但是闯出了一条自己的路。2017年到2019年,千味央厨营业收入从5.93亿元增长至8.89亿元,净利润从0.47亿元增长至0.74亿元。

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千味央厨的差异化竞争策略——渠道的差异化和产品的差异化。

我国速冻食品行业在2018年市场规模达到1149.25亿元,速冻面米制品是速冻食品市场中最大的细分市场,在速冻食品的总市场份额中占比超过50%。

中国速冻食品大致可分为速冻面米制品、速冻调制食品、速冻其他食品等类别。其中,速冻面米制品最常见,如水饺、汤圆、油条、芝麻球等。

三全食品、思念食品、湾仔码头,是速冻面米制品这个细分行业的“三巨头”,它们占据了65%市场份额,其余大大小小的品牌竞争也很激烈。

水饺和汤圆是速冻面米制品行业最主要的两大品类,也是“三巨头”的核心产品。但千味央厨绕开了巨头们的主力产品,它的主要产品为油条、芝麻球、蛋挞皮、地瓜丸、卡通包等。

在渠道客户方面,千禾味业给自己的定位是“只为餐饮,厨师之选”。也就是说,千味央厨并不面向零售市场,而是聚焦在餐饮市场。

从客户类型或消费场景进行分类,行业主要面向两大市场,即零售市场(C端)和餐饮市场(B端)。C端市场以家庭、个人消费为主,产品的销售渠道主要为大小商超、零售网点和农贸市场。B端市场主要通过直接采购、餐饮批发或经销商配送等方式,到达餐饮后厨。

这正是千味央厨与三全食品、思念食品和湾仔码头最大的区别。长期以来,其他几家企业主要是以零售市场为主,而千味央厨主要为餐饮企业(含酒店、团体食堂、乡厨等)提供定制化、标准化的速冻面米制品。

差异化的策略,使千味央厨在市场中很快立足,但其中也隐藏着一定的风险。

在千味央厨的客户群中,对百胜中国可谓深度绑定。百胜中国是肯德基、必胜客、塔可贝尔在中国的运营主体,还完全拥有小肥羊、东方既白等连锁餐厅品牌。

百胜中国及其关联方是千味央厨的第一大客户,从2017年至2019年,其在千味央厨的营收中占比分别为29.95%、30.20%、30.72%,千味央厨堪称肯德基们的“后厨”。

千味央厨也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与百胜中国合作关系稳定,但未来仍存在订单减少甚至终止合作导致经营业绩下滑的风险。

同时,因为千味央厨依赖餐饮市场,而疫情对餐饮市场造成了直接的冲击,所以,在2020年一季度,千味央厨的业绩出现了较大下滑,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下滑约10%、21%。

02

“割断”思念,又逢旧敌

千味央厨的出身并不简单。2012年,思念食品投资成立了千味央厨。思念食品的创始人李伟,正是千味央厨的实际控制人。

简单来说,千味央厨早期就是思念食品的子公司,只不过后来为了规避同业竞争关系,在股权上独立了,李伟也淡出了思念食品。

至于其中的缘由,得稍微追溯一下这个行业的发展历程。

思念食品与三全食品是老乡,二者同处郑州,名气也差不多大。但是在行业里,思念还得叫三全一声“大哥”。

三全食品是速冻食品领域的开创者,1990年,全国第一颗速冻汤圆诞生于三全食品创始人陈泽民之手。思念食品成立于1997年,作为后来者,思念食品是三全食品的“忠实模仿者”,水饺、汤圆、面点、粽子、馄饨……思念紧跟着三全的步伐。

两位同城老乡较量了多年,但长时间保持着老大三全、老二思念的格局。而且,行业也发展到了一定阶段,产品同质化严重,市场容量趋于饱和。于是,千味央厨诞生了。

李伟曾说,思念在“To C”市场做了20多年,而且思念已经是行业双巨头之一,从市场容量上来看,再想往上突破有难度,所以想试试“To B”市场。

千味央厨的前身叫千味有限,2012年4月由思念食品出资1400万元成立。2016年,思念食品将持有的千味有限100%股权,以2624.09万元转让给了共青城城之集。

股权转让时,思念食品与共青城城之集的实际控制人均为李伟。至于转让的目的,招股说明书中称是为了将千味有限从思念食品体系中独立出来,专注于餐饮渠道市场的拓展。

2016年6月,千味有限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更名为千味央厨。在这前后,还有新股东增资。同时,李伟也加速从思念食品抽身。

2018年,千味央厨获得了京东(宿迁涵邦)和绝味食品(深圳网聚)1亿元的投资。

为了解决千味央厨与思念食品的同业竞争问题,李伟将持有的思念食品全部股权,转让给了思念食品管理层,并退出思念食品董事会;同时,思念食品管理层中的王鹏,将持有千味央厨的全部股权转让给李伟,并退出千味央厨的董事会。

至此,千味央厨与思念食品的同业竞争问题算是得到了解决,思念食品的股东中也没有了李伟的身影。目前,李伟通过共青城城之集实际控制着千味央厨。

不过,在近几年,曾经的旧敌三全食品也开始发力餐饮市场。

虽然零售市场是三全食品的传统赛道,营收占比接近90%,但是,餐饮市场正逐渐成为三全新的增长引擎。2019年,三全食品餐饮市场收入达7.84亿元,同比增长40.45%。

同期,虽然千味央厨8.89亿元的营收比三全食品餐饮端的收入高,但是同比增幅26.82%,远不如三全食品。

2019年,三全在餐饮市场推出了茴香小油条系列、馅饼系列、点心系列等预制速冻食品,与千味央厨在产品上也开始了正面竞争,并且,其客户里面也有百胜、海底捞、呷哺呷哺……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告诉《市界》,三全食品以前主打零售市场,餐饮渠道的缺失是它的硬伤。不过,三全食品已经开始补足这一短板,将餐饮市场作为渠道深耕的重心。未来,在竞争越来越激烈的餐饮市场,千味央厨与三全食品避不开一场战争。

思念食品躲不过三全的压制,长期位居行业老二的位置。而与思念食品斩断关系的千味央厨,未来也躲不过与三全食品的正面竞争。

03

“油条大王”的另一张面孔

千味央厨虽然从股权关系上脱离了思念食品,李伟也不再是思念食品的实际控制人,但是,千味央厨仍有浓浓的“思念味”。

千味央厨的实控人李伟,目前并不在公司任职,不过,千味央厨的高管,大多出身自“思念系”。

千味央厨的董事长孙剑,曾在思念食品任职长达10年,并且还在李伟的地产公司中部大观任职5年;董事、总经理白瑞,董事、副总经理、财务总监王植宾,监事会主席王向阳,监事史秋梅,还有5名核心技术人员,曾经都长期任职思念食品,追随李伟已多年。

此外,李伟退出思念食品时,将所持股权转让给了思念食品管理层。其中的王鹏,更是思念食品的元老,近些年一直是思念食品的CEO。不过,他与李伟还有一层亲戚关系——王鹏的母亲与李伟系堂姐弟关系。

在速冻食品之外,李伟的另一张面孔,便是“资本运作高手”。李伟的资本版图横跨速冻食品、地产、白酒等领域,而且动作频频。

▵ 千味央厨实控人李伟,来源:千味央厨微信公众号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市界》表示,李伟其人“善于资本运作,也善于利用资本市场”。

2006年,李伟带领着思念食品在新加坡挂牌上市,2012年,又完成了私有化退市。对此,李伟解释称:“市场交投清淡、流动性差、再融资困难,这种情况下维持上市公司成本高昂,没有意义。”

在当时的媒体报道中,这一笔资本运作被称为“以退为进的资本游戏”。因为思念食品上市不到7年,前后募集资金超20亿元,但完成私有化时仅用了不到6亿元。

在思念食品退市前,李伟控制的地产公司也完成了私有化。

早在2003年,李伟就已经开始“玩跨界”。当年,思念食品以子公司香港恒盛的名义收购了黄河大观公司,成立了中部大观地产公司。2008年,也就是思念食品在新加坡上市两年后,这家地产公司也登陆新加坡交易所。不过,这段资本历程,仅维持了3年。

当年,思念食品时任首席运营官贾国飚有一个理论,大概可以体现出“思念系”在资本市场的“进退哲学”。他说:“股票交易所跟郑州的陈砦蔬菜批发市场没太大的区别,都是低买高卖的行为。在企业和企业家层面,知进退,则是一种成熟的表现。”

值得一提的是,李伟控制的境内企业达47家,包括黄河大观、海朗置业、瀚海置业等,主营业务几乎都是房地产开发、经营、销售。

不过,2019年,在这47家企业中,除了3家没有财务数据,盈利的只有3家,净利润合计仅111.11万元;其余41家亏损额合计达3.93亿元。

李伟的另一块资本拼图是白酒——豫酒“六朵金花”之一的杜康酒。

对杜康的重组,虽然在业内早已不是新鲜事,但是李伟未曾公开出现在杜康控股的活动中。杜康控股通过境外公司控制,十分隐秘,李伟只是若隐若现。

招股说明书显示,李伟控制的境外企业有8家,主营业务均为投资。

此外,杜康控股总经理柳向阳、技术研发总监张献敏、市场总监崔俊伟、生产总监魏宝林,均通过高管持股公司共青城凯立持有千味央厨股份。

杜康控股于2008年9月在新加坡证券交易所主板挂牌交易,并于2011年在中国台湾以TDR形式成功上市,融资2.55亿元。不过,在白酒行业挤压式增长的这几年,杜康酒的音量越来越小。

白酒行业专家蔡学飞向《市界》表示:“杜康由于企业内部管理以及企业战略问题,已经无法代表豫酒。短期内看,由于整个河南酒类市场开放性很强,是川酒、徽酒的核心竞争市场。所以,杜康在挤压的态势下,近几年品牌势能不断下降。”

不光白酒企业,李伟还间接持有酒饮销售平台壹玖壹玖的股份,但这家新三板挂牌公司已经连续亏损4年,2019年亏损5.30亿元。

正在冲刺IPO的千味央厨,其实还面临着一些压力。2019年,千味央厨突增3000万元的短期借款,资产负债率也从2018年的30.79%上升到了39.66%。

在李伟的资本版图中,无论是地产还是白酒,日子似乎都过得不太好,有的甚至在没落。如今押注的千味央厨,也面临着不小的压力。

  • 市界

  • 擒牛社

  • 市界学姐

关于我们

投稿热线

010-57890968

加入我们:

boyahr@dingtal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