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贝壳要上市!估值虽近千亿,但链家老板左晖仍面临“垄断”质疑

2020-06-27

字号: 标准 放大

文 ✎ 陶婷

编辑 ✎ 邢昀

十几年前,北漂左晖还没有成为左老板,在被黑中介骗得一塌糊涂后,立志杀入中介市场。彼时,左晖将自己定位成一名“屠龙者”,试图改变背负着暴利、信息混乱、假房源,以及吃差价骂名的中介行业。

在“屠龙”的过程,左晖的商业版图不断野蛮生长。作为搞中介里面最会做互联网的,左晖显然想要更多,他将链家放进贝壳里,贝壳找房、链家、德佑,以及自如、万链等名词逐渐延伸。

左晖说,我做贝壳是为了提升行业价值。然而,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左晖也变成行业里其他人口中的“恶龙”。

如今虽然驾驭着估值970亿元的独角兽,但左晖不断伴随着“垄断”“双标”“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质疑。而疫情黑天鹅来袭,又给左晖带来了更多资金压力。

01

左晖冲刺IPO?

拥有庞大商业版图的左晖,在资本市场里从来不缺故事,缺的是最后一把火。

6月16日,有消息称贝壳找房内部已正式启动上市,或在今年内完成,上市地点定在中国香港或美国。贝壳找房pr告诉市界,目前没有上市时间表,有后续进展,再进行公开。

“贝壳找房要上市了”自2018年公司成立以来屡次发酵,又屡次被否认。有观察人士分析,这是贝壳“向资本讲故事”的欲说还休。

左晖的商业版图中,有贝壳找房、自如、链家,以及德佑、万链等名词,庞大又张扬。

简单来说,链家是直营的房产中介,德佑属于加盟品牌,而最终这些房产中介都可以登上贝壳找房。因为,贝壳找房是一个开放的房产互联网平台,各个房产中介均可入驻。

而自如,是链家的全资子公司,只做房屋租赁;万链,曾是万科和链家共同出资成立的家装公司。在此之外,左晖旗下还有以房屋装修等家庭消费贷款为核心的互联网金融业务。

版图庞大固然好,资本市场上讲“故事”,就得把故事讲完整,而左晖始终差最后上市的临门一脚。近期贝壳找房又被传上市,背后是左晖腹背受敌的尴尬境况。

首先,疫情两连击。链家北京公司,左晖商业版图里的主要业绩贡献者,也与大多数中介机构一样,备受疫情后遗症的困扰:无法带看就难促成交易。

▵ 2020年,北京,链家

市界了解到,四五月好不容易迎来好转的北京房产中介市场,因疫情的再次突发又按下暂停键,链家北京公司员工林浩苦恼不已,因为所在的区域被列为高风险,“生意又停摆了,我只能在家自我隔离”,林浩告诉市界。

其次,现金流压力大。

一边是收入受影响,另一边成本居高不下。有人算了一笔账,拿贝壳网来说,大概2500个工程师,每个工程师以每月2万元工资保守计算,每个月就得5000万的流水。两头挤压,左晖也为现金流发愁。

敌人之三,资本阴晴不定。左晖的商业版图里,资本是换了一茬又一茬。一些资本是跟进了,一些资本却已离场。暗地里,“一些资本正在犹豫观望,准备寻机退场”,一位接近贝壳找房的知情人士告诉市界。明面上,6月18日晚间,贝壳找房方面回应媒体称 :“已与万科达成股权转让协议”。“万科退出万链”的靴子落地,万科和链家合作全面“破产”。

资本当年进来也都是带着条件,如今对赌时间将到期。早在2016年,在进行B轮融资时,链家与投资人进行了对赌,称在完成该轮融资后的五年内,实现链家上市,否则就需要回购投资。如今承担上市重任的,是脱胎于链家的贝壳找房,距离与投资者约定的上市时间,所剩不多了。

上市之事箭在弦上,而眼下左晖纠结的,还有选择美股还是港股?

美股吧,瑞幸咖啡造假事情,搅浑了中概股的水,中美关系变化之下,京东、阿里等中概股纷纷选择到香港重新上市。

港股吧,有多大水,活多大鱼。港股的资金量就这些,来得越早,商业模式越成熟,拿到的钱就越多。“贝壳这个模式是谁都没有做过的模式,也没有一个参考,所以也比较难”,上述知情人士说。

实际上,贝壳找房着急上市的同时,左晖也正紧锣密鼓梳理自如的股权架构。据乐居财经报道,6月17日, 左晖退出34家自如旗下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或最终受益人。“他就是要推动贝壳找房和自如上市”。自如面临的形势更复杂:长租公寓不盈利众所周知,更何况遭遇疫情的。

重击

除了迫切上市融资,左晖还能拿什么通关?针对以上问题,贝壳方不予置评。

02

强龙硬压地头蛇

令左晖颇为恼火的是,被他寄予厚望的贝壳找房网,进入了瓶颈期。

任职于某房产互联网机构的崔泉向市界透露,贝壳的规模扩张已经到顶了,今年以来,明显放缓了扩张的进度,不再一味追求规模,而是抓单店的产出。

昔日的贝壳可是来者不拒,接入各种中介公司,希望他们利用贝壳平台来完成成交,在各省会城市的步子,走得峰回又路转。

一些经营业绩不好,或拿钱等退休的中小中介,很快投到贝壳找房麾下;而一些经营状况良好的中介机构,并不甘心投至贝壳旗下。“如温州21世纪、武汉龙头世纪宏图、唐山龙头千家等等。因为,入贝的代价很大,会失去企业业务,以及一定的财务控制权”,知情人士说。

如此情况下,强龙硬压“地头蛇”。为了搞定区域龙头,贝壳用了很多非一般的竞争手段。今年4月7日,贝壳找房用高薪挖重庆到家了的员工,并扬言半年之内灭掉到家了,引得该公司总经理王凯发布朋友圈表示不满。

各地的反弹,像憋了一肚子气的球,被刺破后猛一迸发。2019年9月,一家地区性的反“壳”联盟横空出世。金华百家房地产中介机构代表共同签署了《反壳联盟条约》,联盟中530家门店喊出:反对垄断,抵制不良竞争。这次反壳联盟,涵盖了金华当地种类齐全的中小微经纪公司。

这并非第一家反壳联盟,天下苦贝壳霸权久矣。

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还得从“裁判员和运动员”的故事说起。

2018年,脱胎于链家的贝壳找房,试图通过ACN(Agent Cooperation Network)经纪合作网络,搭建一个开放合作的行业生态。这种模式类似于马云的“淘宝网”。

▵ 链家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左晖

左晖说,他希望将贝壳找房做成一个,包括链家在内的房产中介都入驻的平台,大家共同分享资源和收益。左晖还说,他不是裁判员,也不是运动员,他只是建一个小足球场。但在外界看来,左晖边说边啪啪地打了自己的脸。

在这个“足球场”里,“它把盘源优先给自己的亲儿子——链家直营和德佑加盟来成交。因为在内部ACN系统里,如果让贝壳、链家和德佑之外的中介来成交,大头儿就要给人家,只能抽8个点的平台费”,景晖智库首席经济学家胡景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中介行业最宝贵的资源是客户,贝壳上每个拨出的电话,都是通过400转接的。你的每个来电咨询,都知道。既是中介行业制定游戏规则者,又是参与者,这引得业内群起而攻之。

链家

很快,一场不亚于罗生门的大会召开了。同年6月,58集团CEO姚劲波发起真房源誓约大会,联合了包括我爱我家、中原地产等房产中介品牌,成立了“反贝壳联盟”。在这个大会上,参与者们尽管“各有心思”,但他们此时的共同目标是:不希望贝壳一家独大。

▵ 58同城CEO姚劲波

迫于舆论压力之下,贝壳找房将目标聚焦于中小中介机构,下沉到二线之外等地市。但人算不如天算,贝壳找房不仅不好搞定“地头蛇”,更因盈利难等问题,遭遇了“脱壳潮”。

最具有戏剧性的一幕是,2019年8月19日,贝壳找房一口气签下中环互联2000余家门店及万名经纪人加盟。但事情很快就有了反转,一个月之后,我爱我家董事长谢勇说,8月南昌180家中环门店,脱离了贝壳平台,加入了南昌我爱我家。因盈利困难,在其他城市比如广西北海、江苏盐城等,也相继发生“脱壳潮”。

强龙终究难压地头蛇。

03

“行业垄断者”的双标

欲速而不达之下,“反贝壳”的队伍在逐渐壮大。

今年5月,胡景晖在微博写道“对贝壳找房的部分行为表示公开谴责”,此前中国房产经纪公平正义联合会陆续收到了多起关于链家、德佑、贝壳涉嫌不正当竞争,霸凌行业,碾压竞争对手的投诉。

而就在一个月前,贝壳找房2020年线上发布会上,左晖仍然表示:“贝壳不会成为行业垄断者”。有意思的是,当左晖对“垄断者”的标签据理力争之时,贝壳的亲儿子链家,却与曾经的“反壳者”携伴联合抵制全民经纪人营销模式,害怕自己的渠道优势被挑战。

6月17日,链家联合中原地产等中介机构发出声明称,要代表地产中介行业,拒绝合作以后所有全民经纪人的项目。

全民经纪人营销模式,即地产开发商、发展商、渠道商不论职业资质,发动一切个人充当其“房产经纪人”,为其提供客户信息,并在成交后给予个人一定报酬的营销模式。

自2014年房地产陷入销售困局以来,地产商越来越依靠链家、中原等为首的房产中介,来提振新房楼盘销售,形成了一二手房联动销售的模式。从行规来看,地产商找中介公司分销楼盘,好卖的佣金点数也就2%左右,不好卖的楼盘佣金点数为3%-5%左右,基本的佣金点数为2%-5%之间。

而随着渠道费攀升,关于渠道垄断的质疑也越来越多。

“贝壳去了各地之后,尤其是在一些城市,垄断了中介公司的门店和渠道,他给开发商的佣金提的特别高,有的是从2%提到5%,有的是甚至高达10%”,崔泉告诉市界。

市场行情好点尚且能忍,经济形势不好情况下,地产商也就怨声载道了。2019年11月,有自媒体质疑:贝壳找房抬高佣金率,有垄断市场之嫌。左晖发文反驳,抛出渠道“夜壶说”:“开发商一直有房地产‘夜壶论’,其实渠道也是开发商的‘夜壶’,市场不好拿出来用用,市场好了就放回去”。

今年年初,在疫情的倒逼之下,地产商们全力推自己的营销工具。地产商有了营销平台,有了流量、系统,也有了规则、高佣金,全民经纪人模式又火起来了。

疫情的两连击之下,二手房行情惨淡,而新房有售楼处,可以接待访客,优势尽显。因而,很多中介机构颇为看中新房市场,然而,“全民经纪人”却横插一杠,渠道中介卖新房的奶酪被动了。并且,在地产商高佣金的刺激下,很多中介经纪人不向公司报备,以全民经纪人的方式走私单。这个时候,中介机构慌了。

于是,就出现了贝壳亲儿子链家,与中原地产等中介机构,共同抵制“全民经纪人”营销模式的一幕。抵制全民经纪人的声明发出之后,各种舆论来袭,好不热闹。但,最能出气的,恐怕还是左晖了。

因为,“最不爽的是贝壳找房,贝壳主要从新房挣钱,如果新房这块开发商自己卖房了,那贝壳的财务状况可想而知”,知情人士说。

“这有什么好抵制的,这是大型双标现场”,崔泉认为:“贝壳系内一家门店挂牌,全体系卖房模式,这也是全民营销。从开发商角度来看,不管谁帮忙卖房,成交都给佣金,这是让所有人有饭吃,而贝壳是让别人没饭吃”。

这世界根本没有所谓的双重标准,有的只有一种标准,那就是以自己的利益为标准。

熙熙攘攘名与利,左晖终究未能免俗。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崔泉、林浩均为化名)

  • 市界

  • 擒牛社

  • 市界学姐

关于我们

投稿热线

010-57890968

加入我们:

boyahr@dingtal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