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众传媒两年收瑞幸4.6亿广告费!曾被做空,今否认配合作假

2020-05-28

字号: 标准 放大

作者 | 市界 可杨

编辑 | 朗明

要说在浑水做空瑞幸事件中,除了主角瑞幸,谁的损失最大,恐怕非分众传媒莫属。

在沉默了4个月后,5月27日晚间,分众在回复深交所年报问询函时,首次主动回应了外界对于该公司配合瑞幸财务造假的质疑:“公司不存在配合客户虚增广告费用的情形,不存在确认广告收入后又以其他方式返还客户的情形。”

在深交所的问询函中,并未主动提及瑞幸,仅提到:“我部关注到媒体报道称你公司可能存在配合部分客户虚增广告费用的情形。”不过分众在回复时直接表示,对于相关媒体质疑公司作为“瑞幸咖啡”广告供应商之一,是否配合客户虚增广告费用的事宜,公司进行了重点核查。

同时,分众公布了与瑞幸历年来的业务往来情况,数据显示,自2018年至2020年一季度,分众在与瑞幸的往来业务中获得的销售收入总计4.66亿元。对比来看,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一季度,分众传媒的营收分别为145.51亿、121.36亿以及19.38亿,而来自瑞幸的销售收入分别占比为1%、1.8%以及3%,占比均不大。

分众传媒方面称,截至目前,已收回两年又一期内对瑞幸咖啡实现销售收入的全部款项。除上述业务外,与瑞幸咖啡之间无其他业务合作,也无除销售收款外的其他资金往来。

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给出的结论是,“基于上述审计程序,我们未发现公司的收入确认在重大方面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相关规定的情况”。

在此前浑水针对瑞幸的做空报告中曾提到,瑞幸将2019第三季度的单店每日的销售量夸大至少69%,第四季度则被夸大至少88%。为了填补上述的数据与实际营收之间的差距,浑水指出,瑞幸将2019年第三季度的广告支出夸大了150%以上,并将其夸大的广告费用重新用于欺诈收入和店面利润。

报告中直接提到:“尤其是在分众传媒上的支出”,浑水推测,瑞幸财报披露的公司广告支出与央视跟踪到的分众实际支出之间的差额高达3.36亿元。

4月时曾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提及此事,该公司的董秘回复称:“作为广告投放媒体,公司不涉及客户自身的内部治理。同时,公司严格按照《会计法》、《企业会计准则》等相关法律法规、规范性文件的规定核算公司营业收入等财务数据,真实、准确、完整的反映了公司的实际经营状况。”

自上述做空报告发布至今,分众传媒的股价也一直震荡下行,更在瑞幸自爆造假后创下重回A股以来的股价新低,5月28日收盘,分众传媒报4.88元/股,微跌0.61%,最新市值716亿。相较于浑水报告发出前,分众股价已经跌去17%,市值蒸发147亿。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中国传媒第一股”登上纳斯达克的分众传媒在九年前,也曾遭到浑水做空,2011年11月,浑水发布长达80页的做空报告直指分众夸大LCD显示屏数量,故意高溢价收购,内部交易,资产减值不合理等。

在该报告中,浑水指出,分众将其拥有的LCD显示屏数量高估了约50%;对其在一线城市的显示屏数量高估了约67%;分众的大多数屏幕均不在价值更大的商业办公楼宇,而是在住宅楼宇。并认为,分众涉及内部交易,内部交易的受益者包括分众的董事长兼CEO江南春、CFO刘杰良、分众的董事会成员沈南鹏等人。

在被做空不到一年后,2012年8月分众就提出了私有化要约,并在2013年5月成功从纳斯达克退市,从被做空到退市用时不到两年。

  • 市界

  • 擒牛社

  • 市界学姐

关于我们

投稿热线

010-57890968

加入我们:

boyahr@dingtal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