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要回来了!新能源车业早已变天,28万股民为乐视“陪葬”

2020-05-24

字号: 标准 放大

文 ✎ 张洋

编辑 ✎ 邢昀

“下周回国”的贾跃亭,最快下下周就能回国了。

美国时间5月21日,贾跃亭个人破产方案获得法院批准,他如愿破产。破产方案预计6月份生效,也就是说下下周贾跃亭就可以恢复自由身,他终于可以兑现承诺——回国,但并不是为了还债,而是在中国这片慷慨的大地上延续造车之梦。

贾跃亭奔赴美国的1000多个日夜里,曾经陪他做乐视生态梦的供应商们,去每一个乐视系公司的官微下谩骂,要求他回国还钱,贾布斯变成贾骗子。

他扔下的乐视网,从曾经市值1700亿元跌落到净资产为负150亿元。5月14日,最终以退市收场,还有28万股民为他“陪葬”。

而今,个人破产计划成功,贾跃亭重操“梦想导师”旧业,准备卷土重来。回国前夕,他已经做好诸多安排,一步离婚索赔的棋,甘薇进入了债权人信托,从贾跃亭老婆变成了FF股东,而破产方案中贾跃亭还力保四位乐视老将从诉讼中脱身,看来要“大干一场”。

01

甘薇入主债权人信托

甘薇“独立”是贾跃亭重要的一步棋。

2019年10月中旬,贾跃亭在美国递交个人破产申请。3天前,甘薇在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申请离婚,试图剥离跟贾跃亭的关系。

离婚申请没有得到受理,甘薇又在北京市朝阳区法院提起诉讼,索赔金额为5.7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0亿元),其中包括三个孩子每月12.5万元的抚养费。

▵ 甘薇

巧合的时间点以及巨额索赔请求,被外界认为这是一场“技术性离婚”。甘薇既可以从贾跃亭的担保债务中脱身,又能够通过离婚诉讼获得部分资产,而美国个人破产法案是支持贾跃亭预留部分家庭费用的。

在贾跃亭申请个人破产之前,贾跃亭和甘薇一直捆绑在一起。2017年7月,乐视生态崩塌,甘薇随贾跃亭一起前往美国,年底甘薇只身回国,帮助贾跃亭的哥哥贾跃民一起处理乐视债务。

贾跃亭深陷时,甘薇表现出的伉俪情深,感动了一批人。潘石屹的老婆张欣评价:“这个小女子,看着娇滴滴的,这么能担当,了不起!这男人,遇到事,把老婆推出来,真没出息!”

囵圄

回国后,甘薇还在微博发布《一位妻子的独白》,文中写到:“老贾是一个有梦想的人,原本可以选择一条比较舒适的生活和轨迹创业,但却选择了一条艰难无比的道路创业,为了事业义无反顾。这是老贾的优点,也是他的缺点。今天,老贾阶段性创业失败,很大的问题是他有超越常人的梦想,不断地挑战自我、挑战极限,结果挑战过度。”

贾跃亭亦对甘薇保护有佳,在申请破产前,分两批转给甘薇51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62万元)生活费,甘薇凭借优厚的生活费,继续过着不错的生活。

在个人破产方案里,贾跃亭用大幅篇幅来说明离婚案件,要求债权人解除对甘薇的债务诉讼,还甘薇一个自由身。

最新的破产方案里,甘薇跟贾跃亭的离婚案件已经达成“和解”,甘薇做出妥协,支付125万美元现金给债权人信托,作为交换,债权人将解除对甘薇的诉讼,甘薇也降低离婚索赔金额,获得2.5亿美元的债权,跟其他债权人一样通过债权人信托成为FF的股东。

债权人信托净债务额为34.4亿美元,甘薇以2.5亿美元的债权占比7.2%。在早期披露的贾跃亭20大债权人中,甘薇的债权仅次于深圳英大资本(2.797亿美元),而债权人信托拥有1:10的超级投票权,可以通过债委会对FF经营决策进行监督,这意味着甘薇可以间接对FF施加影响。

甘薇在贾跃亭患难时,没有选择离开,而在他即将重获自由时卡准时间点离婚,并且凭借离婚在债权人信托取得一席地位,这一切精明的安排更像是贾会计的手笔,他放弃FF的全部股权,甘薇通过离婚却顶替上位。

这场离婚的价值,可比北京人通过技术性离婚买房要高出无数个段位。

02

又见乐视元老们

甘薇成为FF的股东,解决了贾跃亭丧失股权的尴尬,但他一人回国难以撑起FF崛起的野心。在贾跃亭的终版破产方案里,他不仅让自己和甘薇恢复自由,还力保四位乐视老将从诉讼中脱身。

刘弘、师鹏、杨永强和贾跃民,这四个人跟着贾跃亭经历了乐视生态的大起大落,破产方案中称他们为“中国关键商务人士”,贾跃亭最终以多赔偿5%的代价,换得债权人向法院申请把他们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移除。

而这些人被松绑,考虑情感因素外也给贾跃亭回国多了一些操作空间,毕竟他需要一帮得力的助手。

一位曾深度参与破产案的人士对市界分析,“贾跃亭解除他们身上的诉讼,是想要集结乐视老骨干的力量,重新投入到FF的发展当中,毕竟他孤身一个人,是很难做事的”。他们摆脱失信人的身份,又可以在中国开展各种商业活动而不受任何限制。

贾跃民就不用说了,作为贾跃亭的哥哥,一直在帮他处理债务问题。师鹏原本是歌手出身,曾任乐视生态地产总裁,乐视生态崩塌之后,重新以歌手身份出现在节目里。

刘弘是前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资深记者,乐视网二号人物,贾跃亭对他非常信任。刘弘从2004年起在乐视网担任要职,曾任乐视网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乐视控股酷派后,他曾被派往酷派担任执行董事。

▵ 刘弘

在乐视控股最艰难的时候,刘弘为了融资质押了手上全部的乐视网股票,还为乐视控股融资提供连带担保责任。乐视控股债务危机发生时,他个人名下的房产被查封、银行的300多万元存款遭划扣,被法院列入“老赖”名单。

现在刘弘微博名字依旧是“刘弘乐视”,微博认证是乐视联合创始人/副董事长,微博内容大多是FF相关,自乐视生态出事后,再未更新过。

杨永强跟刘弘保持一致,微博名字为“乐视网杨永强”,认证为乐视网CTO,甘薇回国处理乐视债务的时候,他还转发并附上“加油”二字。杨永强2005年加入乐视,是追随贾跃亭的元老级技术高管,随着公司业务拓展,他历任乐视网技术总监、副总经理、CTO,乐视云董事长等职位。

刘弘、杨永强都是跟了贾跃亭十多年的老部下,在乐视生态破灭后从大众视线消失,有供应商猜测他们一直在等待贾跃亭回归,他们能够为FF的回归做好基础性的工作,亦是贾跃亭能够信赖的合作伙伴。

03

希望寄托地方政府

前面的铺垫工作做完,只待法院批准,贾跃亭就可以回国大干一场。

美国时间5月21日上午9点,美国加州中区破产法院举行听证会,主要看贾跃亭的破产方案是否符合《破产法》的相应条款,有异议的债权人可以提出异议。

债权之一上海懒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曾对媒体表示,贾跃亭与甘薇离婚后,实际上让部分财产与债权人信托分离,他们认为这是“欺诈”或“优先转移”,不符合《破产法》的部分条款。

尽管有阻拦,但美国加州中区破产法院最终批准了贾跃亭的破产方案。

这个破产方案的操作其实就是债转股,留给贾跃亭的时间是四年,这段时间内债权人暂停对贾跃亭的追索诉讼。若FF未能成功上市,4年过后债权人可以继续诉讼。

方案以FF股权、收益权等资产成立债权人信托,债权人变成信托的持有人,间接成为FF的股东,并且在FF上市前后,可以逐步退出,从而使债务得到赔偿。相应的,所有债权人需要解除对贾跃亭的债务诉讼,让他可以回国发展FF事业。

贾跃亭借此把债权人拉到同一条船上,债权人唯有帮助他一起把FF做起来,实现盈利并助推其上市,相应的债务才有可能被偿还,甚至是超额偿还。

债权人之中,不乏中信银行、平安银行、民生信托等银行金融机构,也有重庆、山西临汾等地方国资投资平台。

把债权人从敌人变成队友,并利用好债权人的关系,令贾跃亭的回归变得更有想象空间。贾跃亭始终把FF崛起的希望放在中国,对外宣称已经开始接触中国的主机厂和供应商,并且计划近期在国内举行FF 91产品发布会。

▵ 2017CES:乐视法拉第首款量产电动车FF91发布

贾跃亭在对债权人的说明中提到,目前FF正在与国内三个省会级城市进行沟通,在当地建立FF中国总部的相关事宜,其中一家已经在谅解备忘沟通阶段,另外两家也在探讨当中。落地FF中国总部之外,公司还在寻求地方政府资本平台的支持。

然而,离开中国1000多天后,重新回归的贾跃亭需要面对跟之前完全不同的境遇。孙宏斌和恒大插手均遭受巨额损失,乐视汽车在德清的工厂以土地被收回而收场,FF广州的汽车基地归于恒大。

2019年6月,FF联合第九城市跟呼和浩特的沙尔沁工业园合作建厂计划,又因贾跃亭未能达到约定条件而告吹。5月22日,市界向呼和浩特经济开发区管委会询问此事后续,得到的回应是“没有合作后续了”。

新能源汽车的大环境也发生改变,补贴退坡,地方政府曾经积极支持的造车新势力已经出现倒闭的风潮,南京市政府投资的博郡汽车、湖州市投资游侠汽车均出现烂尾。

德清、呼和浩特的例子在前,贾跃亭想要得到地方政府的支持需要下一番真功夫才行。

眼下FF的状况并不乐观,贾跃亭的终版破产方案特意隐藏FF的财务信息,据稍早前披露的信息,截至2018年底,FF的货币资金仅剩740万美元,运营亏损5.8亿美元,截至2019年7月31日,公司累计亏损21.5亿美元。

跟恒大闹掰之后,FF就陷入财务危机,公司持续裁员,只剩300多名员工,技术研发等工作相继停滞。FF的技术积累大多数是在2017年前用钱砸出来的,而汽车技术更新换代速度极快,如今3年过去,FF的技术竞争力还有竞争力吗?

更大的隐患是FF曾经对标的特斯拉已经在中国建厂,且把价格杀低到27万元 ,而FF91透露出来的定价是200万元,中国的后起之秀蔚来、小鹏都已实现量产交付,新能源汽车领域的竞争变得无比残酷。

贾跃亭人是能回来,但新能源汽车行业早已天翻地覆,是否有人愿意继续为他的梦想买单呢?

  • 市界

  • 擒牛社

  • 市界学姐

关于我们

投稿热线

010-57890968

加入我们:

boyahr@dingtal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