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露露”之争继续:承德露露起诉获受理,市值已蒸发200亿

2020-04-07

字号: 标准 放大

作者|市界 可杨

编辑|老拿

南北“露露”之争有了新的进展。

4月6日晚间,承德露露发布重大诉讼公告,公司诉王宝林、王秋敏等 一案已被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

此次承德露露的起诉对象曾是露露集团的两大核心人物——原董事长王宝林以及原总经理王秋敏。公告显示,承德露露认为,王宝林和王秋敏在担任公司管理层期间,利用职务之便,签订《备忘录》、《补充备忘录》等关联交易合同,且未对外披露。直接损害原告及其广大投资人的利益。

此外,承德露露方面还表示,本次的诉讼请求为:确认二被告以公司名义秘密签订关联交易合同、处置公司股权、处置知识产权、分割市场、限制公司产品生产和销售渠道的行为,构成公司董事实施的损害公司利益的关联交易;判令二被告截至2019年底共同连带赔偿关联交易给原告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1.08亿元。

以股价走低、市值蒸发230亿、业绩不及对手六个核桃两成为代价,南北“露露”的商标之争还在继续。

商标之争历时五年未有定论,

承德露露数次败诉,再起诉索赔1.08亿

事实上,这场南北“露露”商标之争,自2015年就已开始。

承德露露是原露露集团(后改名为“霖霖集团”)在1997年作为独家发起人成立的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于1997年11月在深交所IPO。而关于汕头露露的来历,在承德露露的招股书中也有披露,“公司下属控股子公司汕头高新区露露南方有限公司是1996年3月由集团公司与香港飞达企业公司合资建立的中外合资的有限责任公司,集团公司投资340万元,占该子公司注册资本的51%。”在承德露露上市后,汕头露露的控股权也由露露集团转至承德露露手中。

由于汕头露露在南方市场营销及生产成本过大而导致出现经营性亏损,为避免影响承德露露,2001年,承德露露将其持有的汕头露露51%股权转让给露露集团,至此汕头露露与承德露露在股权关系上已脱钩。

同一年,双方签订了《备忘录》,为此后的商标之争埋下伏笔。

2015年,承德露露方面称,意外获得了《备忘录》与《补充备忘录》两份文件,并对汕头露露发起诉讼,请求法院确认《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无效,这是“露露”商标之争的第一起诉讼,此次诉讼最终以承德露露在2017年撤诉告终。

上述诉讼中提到的《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是2001年至2006年期间,时任露露集团董事长的王宝林和总经理王秋敏与汕头露露的代表林维义、香港飞达的代表杨晓燕共同签署。目前外界尚未知悉上述两份文件的完整内容,已披露的部分则包括“露露集团和露露股份公司确认,汕头露露公司继续有偿使用注册商标和专利技术”,使用权“在任何注册商标和专利技术转让的情况下仍然有效”,汕头露露的“使用权利、责任和义务参照露露股份公司的条件”等。

由于签署时并未披露,这两份文件是否合法,成为“露露”之争的焦点。

在首次上诉撤诉后,2017年8月21日,承德露露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就三起外观设计,向汕头露露及北京沃尔玛百货有限公司建国路分店提起外观设计侵权诉讼。

汕头露露也在反击,2018年7月,汕头露露向法院起诉承德露露,要求其履行这两份文件的要求,并赔偿经济损失50万元。

根据承德露露的最新披露,2020年1月5日,在承德露露披露公司与汕头露露商标纠纷一案的二审中,法院驳回了承德露露的上诉,维持原判。在此之前的2019年6月,承德露露曾披露收到金平区法院民事判决书。根据判决书,法院确认《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有效。

而4月6日晚间发布的最新公告,则为承德露露在此次商标纠纷中的最新动作,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承德露露索赔1.08亿,是为该案件五年来最大金额的索赔。

为争“露露”元气大伤,

承德露露走入低谷,净利润已不及六个核桃两成

关于“露露”商标的纠纷,除了有承德露露与汕头露露双方外,承德露露与原露露集团也曾有过一起纠纷。

根据深交所2011年发布的一份公告,2006年11月,承德露露向露露集团购买了后者持有的“露露”商标共计127件、专利73项及域名、条形码等无形资产,总价款3.01亿元,并于2008年3月办理完成了过户手续。

原本露露集团承诺将在手续完成后变更集团名,但却一直未见露露集团提交申请,承德露露遂于2011年向工商局投诉,有关部门调查后得知,2007年时,同时兼任承德露露和露露集团董事长的王宝林,代表双方分别签订了《商标使用许可协议》、《名称使用许可协议》,协议规定,承德露露许可露露集团继续使用其拥有的“露露”商标10年,许可露露集团继续使用“露露集团”标识10年,露露集团分别一次性支付许可费1万元及2万元。

最终,该事件以法院判令上述两份文件无效,露露集团更名为霖霖集团,证监会对王宝林给予公开谴责处分告终。

不过南北“露露”之争则没那么容易解决,如今这场纠纷已历时五年,仍未有最终结果,而承德露露也在这场纠纷中逐渐走入业绩低谷。

财务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7年,承德露露营收持续下滑,直到2018年才重新增长,但增长率仅为0.48%。2019年增长6.29%,虽同样增长,但仍不及2014年的27.03亿元。

此外,在2016至2018年,承德露露净利润持续下滑,2019年才重新增长12.54%,至4.65亿元,不过早在2015年,该公司净利润就已达到4.69亿元。

而这一数据也在已被老对手六个核桃甩在身后,根据承德露露三季报,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承德露露营收17.72亿,净利润3.63亿,相比之下,养元饮品同期的营收48.81亿,净利润17.31亿,是承德露露的近五倍。

股价方面,4月7日收盘承德露露报收7.16元/股,上涨3.77%,总市值70.07亿,较2015年商标之争开始前的股价巅峰30.88元/股,已跌去76%,市值最高时曾逾300亿,五年时间里也已蒸发了约230亿。

尽管承德露露已经元气大伤,但这场“露露”之争,还在继续。

  • 市界

  • 市界资本圈

  • 市界学姐

关于我们

投稿热线

010-57890968

加入我们:

boyahr@dingtal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