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坑了谁?22亿大造假,丢尽中国公司的脸

2020-04-03

字号: 标准 放大

文 ✎ 齐敏倩 秦晓鹏

编辑 ✎ 陈晓

瑞幸真是一家神奇的公司。

2018年横空出世后,至今不到30个月的时间里,它一次次用“实力”证明自己是咖啡行业最与众不同的烟火。

业务模式备受争议时,人家成立18个月就登陆纳斯达克,这一“奇迹”刷新全球最快IPO记录;被浑水质疑财务数据造假,人家强势回击,股价几乎岿然不动。

然而,几乎所有投资人开始相信瑞幸讲的美好故事后,公司又出其不意来了一出“自爆”。消息一出,当日股价暴跌75%。

成立至今,瑞幸讲了一个接一个好故事,让市场兴奋不已。不过,现在看来,这些故事全是阳光下的泡沫,将和投资人的资本、心血、信任一起灰飞烟灭。

01

泡沫破裂

今年1月份,瑞幸咖啡创始人、CEO钱治亚被评为“2019十大经济年度人物”。在颁奖典礼上,瑞幸咖啡投资方愉悦资本的刘二海和主持人以及钱治亚进行了互动。

刘二海回忆起他和老朋友钱治亚的多年相识,打趣称,钱治亚早年在公司被称为“表姐”,因为算数算得特别准,电子表格做得非常好。

▵ 瑞幸咖啡CEO 钱治亚

当然,这种早年间的“八卦”只是陪衬,聊天的主题还是关于瑞幸咖啡。刘二海和钱治亚说,当初我们做咖啡很多人质疑,可是后来一次次把数据做出来了,包括发行股票一般也会面临压力,我们一股股票都没卖。瑞幸咖啡成功不仅仅是因为技术和我们的能力,更是中国人的自信,喝着中国人的咖啡也觉得很爽,价格便宜质量又好。

提供高品质、高便利性、高性价比的咖啡是瑞幸给市场和投资人讲的第一个关于“中国版星巴克”的故事。“速度”是这个故事的关键词。快速开店、用高额补贴快速拉新是瑞幸咖啡的常规操作。

2018年底时,瑞幸咖啡已经开出2073家门店,这是什么概念呢?星巴克进入中国后用了17年时间才将中国门店数量提升至2000家。到了2019年底,瑞幸的直营门店数量增长到4507家,超越星巴克,成为中国最大的连锁咖啡品牌。

不出意外的话,瑞幸原本的目标是在2021年开1万家店。跟星巴克比起来,瑞幸简直在以火箭般的速度开店。

店开了,谁来买呢?瑞幸咖啡为了拉新和维护客流量,更是下了血本,5.8折、3.8折甚至1.8折的优惠券让用户领到手软。

开店、补贴,白花花的银子投进去,瑞幸还没怕,吃瓜群众就坐不住了。关于瑞幸的盈利模式是什么,能否跑的通,到底何时盈利的讨论不绝于耳。普遍的看法是:瑞幸到底要搞什么,真的不明白,但是好像有钱又厉害的样子。

就这样,全国人民一边喝着1.8折咖啡,一边等待它爆雷的那一刻。

上海啡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振东曾告诉市界,像咖啡这样的餐饮行业一定会考虑投入和盈利的情况,“不能把瑞幸当作餐饮项目看,它是纯粹的投资项目。”

这个“投资项目”到底靠什么盈利,瑞幸给的解释是,目前中国咖啡价格太贵了,我们可以用新零售的方式把价格降下来,再扩大市场规模,从而实现盈利。

既然自称为新零售,瑞幸的征途就不只是咖啡,还有互联网时代最值钱的“流量”。

在前期积累了用户后,瑞幸开始讲第二个关于拓品类和无人零售的故事。小鹿茶是这个故事的开篇,2020年1月8日,钱治亚领奖的前一天,瑞幸高调发布了自己的无人零售战略,推出无人咖啡机和无人售卖机。

瑞幸的无人售卖机除了卖自有商品外,还和全球食品行业各大巨头厂商合作,其中就包括百事、雀巢、恒天然、雪莱、路易达孚、奥兰、中粮、伊利、蒙牛、好丽友等。优质的供应链和电商价是瑞幸无人售卖机的核心卖点。

“从咖啡开始,让瑞幸成为生活中的一部分。”这个故事想必投资人听着就觉得“性感”。1月8日,瑞幸咖啡股价上涨12.4%,股价约是发行价的2.3倍,随后市值破百亿美元。

这样一个看似完美的故事引起了浑水注意,在92名员工和1418名兼职人员对瑞幸门店流量进行长达11260小时监控后,浑水指出2019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瑞幸每家门店的商品销量分别被夸大了69%和88%,公司还存在夸大宣传支出等财务造假问题。

浑水的这份报告遭到瑞幸否认,在股价上也并未给瑞幸带来很大影响。前段时间美股暴跌,还有投资者去抄底瑞幸。

眼看着瑞幸就要再次延续之前的“神奇”,故事越讲越圆,饼越画越大,谁料,这家神奇的公司竟然“自爆”了,公开承认公司财务数据有水分。

按照监管文件说的,公司COO刘剑以及多名下属于自2019年二季度至四季度,曾虚增了22亿人民币的交易额。

根据财报,瑞幸2019年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的总营收约为25亿元。三季报发布时,瑞幸预计第四季度公司产品净收入在21—22亿元之间。以此推算,意味着这段时间内,瑞幸有一半的营收都是虚增的。

有一种观点把瑞幸当成to VC的企业,给市场和投资人讲一个好故事是这种类型的公司最重要的事。那些曾参加瑞幸发布会的各大供应链企业负责人和业界大牛,看到昨天这个消息后,不知道会不会有一种参加了一场魔幻现实主义大秀的感觉。

无论怎样,2020年4月2日大概会成为不少瑞幸投资人的噩梦。

02

瑞幸坑了谁?

如果说编织一个向14亿中国人卖咖啡的诱人故事是瑞幸成功上市的关键,那么靠烧钱给中国人喝1.8折咖啡还实现了单店盈利就是瑞幸股价成倍上涨的刺激因子。

2019年11月13日,瑞幸咖啡一如既往地交出了亏损的季度报。与以往不同的是,瑞幸强调,第三季度首次在门店层面实现盈利,运营利润为1.86亿元。

尽管盈利是扣除所有营销费用后的盈利,是瑞幸单方面对于盈利有点扭曲的新解读,“盈利”二字还是成功刺激到二级市场兴奋的神经。当晚,瑞幸便高开15%,最终上涨13.07%,也开启了一段翻倍行情。

在这段行情中,不少机构上了车。Wind数据显示2019年3季度末,瑞幸咖啡的机构投资者数量是94家,到2019年年底有158家机构投资者持有瑞幸咖啡的股票,其中有91家是第四季度新进入的,持股总数达4.6亿股,占总股本比例为23.93%。

截至2019年末,共12家机构持有超过千万股瑞幸咖啡股票,其中既有美国银行、瑞银这样的国际知名投行,也不乏Capital Research Global Investors(全球资本研究投资者基金)、孤松资本这样的著名对冲基金。

既然投资者们这么认同烧钱模式可以为继,甚至可以产生盈利,也就别怪瑞幸咖啡圈钱不手软了。

2020年1月,瑞幸咖啡发行了4亿美元可转换优先债券,还增发720万股ADS,每股ADS代表8股A类普通股,由于市场反应热烈,瑞幸咖啡又增加了180万股ADS,总募集资金合计约7.5亿美元。

此次发行可转债和增发所融资金还是用来烧的,包括用于店面扩张,无人零售计划,资本支出,研发,市场推广,业务开拓,国际业务,日常资本需要和其它一般行政支出。

在增发ADS的同时,瑞幸咖啡的第一大机构股东大钲资本抛售了480万股的ADS,套现2.3亿美元,收回了投资的成本,这大概是在瑞幸精心编制的谎言被戳破之前最成功的一笔逃脱。

Wind数据更新的截至2020年1月21日的股东情况中,没有其他重要股东出逃情况。但有报道称截至3月31日,大钲资本创始人黎辉减持了4416万股,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减持了409万股。

如今,瑞幸咖啡的市值只有16.11亿美元,别说是去年四季度高位杀入的机构投资者了,按照天眼查给出的历次投后估值,就连B轮融资进入的中金公司都已经被深埋了。

▵ 天眼查

2020年1月7日的公告显示,瑞幸咖啡为周转资金,从浦发银行获得了最高6000万元的循环贷款;在西藏信托有最高额度3亿元的贷款;和光大金融租赁有限公司签订了总额为3.5亿元的咖啡机租赁协议。截至2019年9月30日,还款义务尚未履行完。

当然,一手将瑞幸咖啡做起来的陆正耀和钱治亚是没什么损失的,不仅因为持股成本低,还因为质押。浑水的报告显示,瑞幸董事长陆正耀和创始人钱治亚持有的股票已分别质押了30%和47%,陆正耀姐姐Sunying Wong也将手中的瑞幸股票全部质押。

▵ 2019年5月17日,瑞幸咖啡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图中为陆正耀,右一为钱治亚

从神州租车到瑞幸咖啡,陆正耀始终沿用一套高举高打、激进扩张的打法,抓住风口、疯狂融资、快速扩张,然后谋求上市,到二级市场套现。这次瑞幸咖啡东窗事发,他的危险游戏恐怕也到了尽头。

小蓝杯的故事讲不下去了,我们可能没有1.8折的咖啡喝了,投资者也损失惨重。美国对于造假惩罚严苛,瑞幸此时推出COO刘剑祭天也未必能轻易平息,赔偿和高额罚款都可能发生,害人终是害了自己,丢了中国企业的信誉,最终还是咱们自己人买单。

  • 市界

  • 市界资本圈

  • 市界学姐

关于我们

投稿热线

010-57890968

加入我们:

boyahr@dingtal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