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号房”性虐丑闻背后:嫌犯曾是孤儿院志愿者,律师:看客无罪

2020-03-25

字号: 标准 放大

作者丨市界 冯晨晨

编辑丨朗明

“感谢叫停了我无法停止的恶魔人生”。

有这样一些韩国人,他们利用各种手段抓住女性把柄,层层深入将其变为“奴隶”,进行令人发指的性剥削,成为满足看客的赚钱工具,并谋取数十亿韩元盈利,这便是震惊世界的韩国“N号房”性虐事件。

如果“N号房”事件发生在国内,涉事主犯之一的赵主彬会面临何种处罚?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王辉律师对市界表示,“赵主彬最高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犯罪嫌疑人同样享有隐私权,可现实中,往往存在着保护隐私权和揭露犯罪相矛盾的现象,因此要选择最优价值。”

此外,还有诸多网友申请公开26万看客的身份信息,并称“进过房间的,你们每个人都是杀人犯”。至于看客是否违法这一问题,王辉律师表示,“没有罪,这属于道德范畴”。

图片来自韩媒报道

“N号房”震惊世界

赚数十亿韩元,超26万人付费观看

3月25日,韩国警方将“N号房”事件嫌犯赵主彬(音译)送交检方,将其公开示众,并向所有受害人谢罪。“感谢叫停了我无法停止的恶魔人生”,赵主彬表示。

这是韩国首次引用《性暴力犯罪处罚等相关特例法》规定,将犯罪嫌疑人信息进行公开的案例,可见赵主彬的罪恶行径多么令民众愤怒。

2018年12月至今年3月,自称为“博士”的赵主彬,涉嫌在加密软件上设立聊天室,并有偿分享非法拍摄的各种变态不雅视频。截至23日,警方共调查发现74名女性受害者,其中包括16名未成年人。

据韩媒报道,截至3月25日,赵主彬已被确认的赃款总额超过33亿韩元,约合1900万人民币。目前,韩国警方已追查到124人,并逮捕赵主彬及另外17名犯罪嫌疑人。“这可能是21世纪以来最可怕的性犯罪案件,”有网友如是表示。

“N”号房是Telegram(即时通讯软件)中的群聊房间统称。赵主彬等人通过在社交平台Telegram建立秘密聊天房间,逼迫包括未成年少女在内的女性作为性奴役对象,在房间内共享非法拍摄的性视频和照片。

赵主彬等人还根据发布的内容建立不同的房间,如“女教师房”、“女护士房”、“女中学生房”以及“女童房”。在聊天室里,受害者毫无人权可言。

看客在付费后,首先会进入一号房观看视频,如想继续观看更加“刺激”的视频,可以继续付费进入二号房间,以此类推。付费金额从25万~150万韩元不等,约合1400元~8500元人民币。从2018年开始至今,累计已有超过26万人付费观看。

国内最高可判无期

律师称犯罪嫌疑人享有隐私权,看客无罪属道德范畴

如果“N号房”事件发生在国内,赵主彬会面临何种处罚?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王辉律师对市界表示,“如发生在国内,因涉嫌偷拍不雅视频并将视频上传且牟利,赵主彬涉嫌侵犯被拍女子隐私权,同时涉嫌构成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

“法律规定,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应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也就是说,赵主彬大概率会面临无期徒刑的最高处罚。

此外,对于公开犯罪嫌疑人信息的行为,王辉律师称,“犯罪嫌疑人个人信息部分属于隐私权,隐私权属于人格权,是指自然人享有的私人生活安宁与私人信息秘密依法受到保护,不被他人非法侵扰、知悉、收集、利用和公开的一种权利。

实际上,犯罪嫌疑人同样享有隐私权,“隐私权保护是人权保护的主要内容之一,犯罪嫌疑人虽然是个特殊群体,但在接受刑事侦查和诉讼同样享有隐私权,因此,我们应依法予以保护。”

“当然,现实中,往往存在着保护隐私权和揭露犯罪相矛盾的现象,因此要平等地对待隐私权和侦查权,衡量隐私利益与侦查利益更深层次的价值,选择最优价值。”而对于看客是否违法这一问题,王辉律师表示,“没有罪,这属于道德范畴”。

“假善”面孔

曾是孤儿院志愿者,犯罪后再为孤儿做公益

赵主彬还有一张“假善”的面孔。

据SBS报道,赵主彬今年25岁,是仁荷工业专门大学情报通信专业的毕业生,2018年大学毕业,在校期间成绩优异,是个“学霸”,曾多次获得奖学金。

更令人惊讶的是,赵主彬不仅曾撰写关于校园安全、反对校园暴力及性暴力的文章,甚至到非政府组织和孤儿院当志愿者。2017年10月,赵主彬加入公益志愿组织并从事半年左右的相关活动,并于此后中断。

可就在2019年,赵主彬再次来到该组织,参加在孤儿院等地举办的帮助孤儿公益活动。“因为受到很多人的帮助,我也想帮助别人,所以就开始进行志愿活动。成为孤儿院孩子们的大哥哥让我非常开心,今后做志愿者会成为我人生的一部分”,赵主彬曾在采访中表示。

警方表示,赵主彬是在2018年毕业后开始犯罪。一开始,赵主彬在网上靠出售枪支毒品的虚假广告来骗取钱财。2019年9月,随着“N号房”聊天室创始人“高中生”隐退,他建立“博士房”聊天室,挑选未成年少女下手,逼迫她们为自己拍摄色情视频。

也就是说,赵主彬在开始犯罪后,才重新再度成为孤儿院志愿者的。

值得注意的是,同样是在去年9月,“守望者”因涉嫌运营上传公共厕所中非法偷拍女性视频的网站而被捕,面临3年6个月的刑罚。在调查中,警方发现其曾经营“N号房”,因此被追加起诉。

此外,据韩媒推测,被称为“高中生”的嫌疑人可能在20岁左右,因为他当时将“N号房”交由他人经营的原因,是为了备战高考。

  • 市界

  • 市界资本圈

  • 市界学姐

关于我们

投稿热线

010-57890968

加入我们:

boyahr@dingtal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