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正耀资本大冒险:操盘神州租车瑞幸咖啡,烧钱后盈利渺茫

2020-03-21

字号: 标准 放大

文 ✎ 张洋

编辑 ✎ 邢昀

费尽心机买下宝沃之后,陆正耀的汽车生态形成完美闭环,运营仅一年时间,其生态核心神州租车开始“掉链子”。

3月17日,神州租车发布2019年业绩公告,营业收入约55亿元,同比微增4%,但经调整的净利润只有2.9亿元,同比下滑57%。

陆正耀的激进扩张策略,对增收和增利都没能奏效。而复制神州经验,陆正耀打造出来的瑞幸咖啡,还在继续请国人喝1.8折的咖啡,未走出亏损泥潭。

神州租车是陆正耀起家的业务,主要做汽车租赁,神州专车成立后,神州租车增加车队租赁业务,主要向神州专车输送车辆。待租车和专车退役后,放在神州买买车上作为二手车进行销售,神州车闪贷则在神州买买车销售时提供金融贷款服务,而买下宝沃后,一个庞大的“神州系”生态系统便建立起来。

“神州系”的业务形成造车——新车销售——租赁——二手车销售——汽车金融——汽车后服务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覆盖汽车的全生命周期,宝沃汽车、神州租车、神州专车、神州买买车、神州车闪贷环环相扣,依靠内部关联交易相互扶持。

陆正耀精心打造的完美闭环,看起来坚不可摧,却无法承受丝毫闪失,一旦其中一环出现问题,便容易引发危机。

经过乐视生态圈的教训,国内资本对“内生性”的生态系统不再感冒,神州租车的股价从最高22元跌到如今的4.87元,甚至传出股东准备私有化的消息。

01

烧钱扩张增收不增利

“神州系”一个鲜明的特点就是“彪悍”。

陆正耀带领的团队,从神州租车、到神州优车再到瑞幸咖啡,始终沿用一套高举高打、激进扩张的打法,抓住风口、疯狂融资、快速扩张,然后谋求上市,到二级市场解套。

陆正耀通过这套打法已经把神州租车、神州优车、瑞幸咖啡相继送上市,成为资本市场传奇人物。但上市并不意味着结束,资本盛宴过后,盈利难题始终是陆正耀需要解决的问题。

在神州租车的运营上,即使已经创立13年,扩张仍旧是不变的策略。铺车是陆正耀提升营业收入的重要法宝,自2016年到2019年,神州租车花在添置车辆的钱已经达到163亿元。

租赁车队在“烧钱”的情况下持续扩大,日均汽车租赁车队的数量在2019年达到11万辆。汽车租赁收入也是水涨船高,从2016年的28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49亿元,“烧钱”带来的规模和营收都非常明显。

对陆正耀来说,“规模扩张和价格战”是两个非常重要的战术,而打好市场争夺战最重要的子弹就是资金。大钲资本的黎辉和愉悦资本的刘二海为陆正耀提供源源不断的资金。

据刘二海回忆,在刚启动租车业务时,联想曾进行了一次投资,虽然只是小规模购买了约1000辆车,但按照刘二海当时的感受,“这也很多钱的!”

陆正耀当时的执行力出乎刘二海的意料,刚说完话没几个月,二三十个点就已经铺完了。

扩张的策略在神州租车创立初期非常奏效,陆正耀在租车混战中脱颖而出,神州租车一跃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租车平台。

官网介绍,截至2017年12月,神州租车在国内300余个主要城市设有1100余个服务网点,为客户提供短租、长租及融资租赁等专业化的汽车租赁服务,以及全国救援、异地还车等配套服务。

上市以后,神州租车烧钱的效果则要逊色很多。

近4年投入163亿元补充租赁车辆的前提下,神州租车的营业收入合计为283亿元,净利润合计为26亿元,烧钱铺车没有带来营业收入的稳定增长,净利润却一年不如一年,上市之后股价频繁下跌。

疯狂铺车的后果是车队的数量不断提升,平均每日汽车租赁车队数量从2016年的4.8万辆增长到2019年的11万辆,但利用率却不断走低,2019年租赁车队的利用率只有57%,即近乎有一个半的车辆处在闲置状态,车辆利用率为近年来最低。

汽车无法租赁出去,就需要停靠在服务网点,不但不会创造收入还需要花费一笔管理、停车费等费用,进一步增加营业成本,从而侵蚀本就微薄的利润,导致净利润连连下降。

不过,神州租车在财报中着重提到,经调整的EBITDA(息前税前折旧前摊销前利润率)达到62.3%,创历史新高。神州租车内部人告诉市界,“净利润亏损是因为租赁车辆折旧和财务成本上升,折旧偏高是因为2019年发展分时租赁业务,延长了租赁车辆的服务时间,再加上车市行情不好新车价格调低,导致2019年折旧提升较快”。

对汽车租赁企业来讲,车辆的损耗折旧本来就是企业所要考量的重要成本因素,需要在合适的折旧价格及时处理掉,因为普通汽车的保值能力比较差,一旦服务时间延长,退伍的车辆贬值幅度会变大,出售时的议价能力也较低。

如果将租赁车辆折旧考虑到运营效率上,神州租车的息前税前摊销前利润率为32%,跟2018年持平,运营效率上没有明显变化。

“烧钱”扩大车队,却导致车辆闲置,占用资金不说,还会推高停车等成本。

神州租车平均日租金从2016年的284元下降到2019年的210元,单车日均收入则从164元下降到121元,扩张并没有带来预期的收益,“烧钱”也没有烧出正向的现金流,只有靠不断发债来维持持续扩大的生态系统。目前,神州租车存续的债务,有77亿元的优先票据,10亿元的公司债。

上述神州租车内部人士称,“公司目前还是考虑市场和规模,不能只看短时间内的盈利情况,而是要放眼未来的增长潜力”。

02

神州优车“脱钩”

神州租车成功后,陆正耀瞄准网约车风口,继续在外部资金协助下,创立神州专车,在全国60多个大中城市同步上线,主打高端路线,自建车队和司机队伍。

陆正耀通过广告营销战,让神州专车的名声在全国迅速崛起,并在专车市场一直维持着第二的位置,仅次于滴滴。

神州专车的成立,为神州租车开辟了一项新的业务,即车队租赁业务。神州租车将面向消费者的部分车辆组成租赁车队,租给神州专车作为专车车辆使用,这项业务在2015年、2016年左右为神州租车贡献了30%以上的收入。

然而,出行领域一直都不太平,上有滴滴围剿,下有美团、首汽、曹操专车跃跃欲试,而且专车行业到现在还没能盈利,神州专车在一片红海的专车领域活得并不好。

2019年上半年,神州优车营业收入为19亿元,同比下降 48.98%,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专车业务收入减少。神州专车是神州优车三大业务之一,另两个业务主体是神州买买车和神州车闪贷,三者整合成神州优车在2016登录新三板,是“神州系”的第二个上市公司。

神州专车业务减少,使用神州租车的车队就会减少。2019年神州租车的车队租赁及其他收入约为6亿元,同比减少25%,公司解释是神州优车租赁的车队减少而导致的。

车队租赁这项业务,其实一直处在下滑的状态。2016年该项收入还有21亿元,短短4年时间,就下滑至6亿元,直接拉低了神州租车总营业收入。

神州租车内部人士解释,“车队租赁收入减少,反而让神州租车更聚焦到自己的主营业务,需要看到主营业务在持续增长。”

神州租车跟神州优车的业务往来还有另一项业务,即向神州买买车出售退伍的二手车。神州买买车在2016年成立,是一个新车和二手车的汽车交易平台。

神州租车每年有大量退伍的汽车变成二手车,最高的2017年,神州租车处理了3.6万辆,这些车大部分都是通过神州买买车销售出去的。

上述神州租车内部人士告诉市界,虽然股权上有交叉,但神州租车跟买买车的交易,还是遵循市场规则。2019年,神州租车已经大幅减少了跟买买车的合作,通过其他二手车商处理二手车,仅第四季度就处理了1.2万辆,效率非常高。

高效率背后,是神州租车二手车的成本售价比率增加到103.9%,即价值为103.9元的车,只卖100元,处理二手车的毛损率从最低的1%增长到3.9%。神州租车通过卖掉2.9万辆车,取得21亿元的收入,占总收入的27%,及时获得回款。

陆正耀期待的汽车生态内部相互协同,但现实是神州优车能够为神州租车提供的助力越来越少,双方在租车业务上的关联交易越来越少。

增张

神州优车和神州租车均面临业务不济,净利润下降的情况,陆正耀依旧对”神州系”汽车生态圈抱有很高的期待,计划拉上宝沃一起,让汽车生态更上一层楼。

03

重资产笑到最后?

面临经营模式抉择的时候,陆正耀永远坚定的站在重资产的一边。

宝沃的“千城万店”新零售下沉计划,神州专车的纯自购自营模式,神州租车每年近50亿元的新车采购计划,亦或是瑞幸咖啡的疯狂开店、铺无人咖啡机,都需要垫付巨量的资金,但陆正耀似乎从来都不缺钱。

网约车行业中的“老大”滴滴也不缺钱,永远有投资人排队送钱来“烧”。不过,滴滴更倾向于轻资产运营,做大平台,接入司机接入车辆,复制淘宝平台的成功路线,当“包租婆”从中抽取提成。

陆正耀的“神州系”则选择重资产运营,资产、管理集中在公司内部,购入新车聘请司机全是自己掏钱,好处在于方便管理和提升效率,外部风险更小,弊端则是难以做到像滴滴那样短时间内实现快速扩张。

目前为止,这两种种模式都在亏损中挣扎。滴滴截止到2018年底,累计亏损390亿元。美国的Uber和Lyft相继上市,但亏损的态势愈演愈烈,2019年第三季度,Uber营收38.1亿美元,亏损11.6亿美元。Lyft营收9.55亿美元,亏损4.64亿美元。

二者谁也不会料到,比盈利先到来的是安全问题。

2018年年中,滴滴网约车安全问题被提到全所未有的高度,国家加大了对网约车业务的监管力度,程维带领滴滴All in安全,提高自营车辆比例,以应对平台所带来的外部不确定性风险。

新进的网约车玩家里,车企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重资产模式,广汽的如祺出行,上汽的享道出行,更早曹操出行则是依托吉利汽车,汽车做重资产运营模式有天然的优势,即解决销量又可以展示品牌,还可以为网约车控制品质。

从一开始就走重资产模式的陆正耀,也在积极向上游产业拓展,并最终将宝沃收入囊中,从而形成完整的产业闭环。

重资产的运营逻辑跟传统的规模效应相契合,向规模和管理要业绩,考的是“精耕细作”的能力。神州租车在财报电话会议上披露,租赁车队的规模在扩大,员工数却不升反降。神州租车2017年门店员工人均管的车辆数量为28辆,到2019年这一数据是43辆。

虽然“大出行”领域,越来越多的参与者向重资产运营模式靠拢,但是这个大框架之下盈利之道到底在哪?

陆正耀也在寻找答案。

  • 市界

  • 市界资本圈

  • 市界学姐

关于我们

投稿热线

010-57890968

加入我们:

boyahr@dingtal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