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源坠落?曾是央视标王,今面临退市,创始人与女儿双双辞职

2020-02-14

字号: 标准 放大

作者 | 市界 可杨

编辑 | 朗明

“果汁大王”朱新礼决定辞职了。

2月12日,汇源果汁方面发布公告称,朱新礼辞去公司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授权代表、策略及发展委会主席等职务;朱圣琴辞去公司执行董事的职务。鞠新艳接替董事会主席一位。

放下“铁饭碗”,将欠债千万的罐头厂建成远销30余个国家的果汁巨头。又因未能成功卖给可口可乐走向衰败,如今欠债上百亿,成创始人老赖。朱新礼的创业路和他所带领的汇源一样跌宕起伏。

如今汇源尚在停牌中,面临退市风险,曾喊出:“企业就要当儿子养,当猪卖。”的朱新礼决定和女儿一同辞职,曾因“家族化”经营为人诟病的汇源,或能借此重振旗鼓。

灵魂人物辞职,汇源还能自救吗

不少人认为,朱新礼及女儿朱明琴的辞职,事实上并不意外。

12日晚间,汇源果汁方面发布公告称,朱新礼辞去公司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授权代表、策略及发展委会主席等职务;朱圣琴辞去公司执行董事的职务。

这则公告的发布,意味着朱新礼和女儿朱明琴正式退出来汇源果汁董事会。在业内人士看来,朱新礼父女同时退出汇源果汁董事会,或与该公司此前逾42亿元的违规贷款有关。“他们辞职是正常的,肯定要有人来负责任。”食品饮料行业专家朱丹蓬早前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

2018年3月,汇源果汁曾发布公告称,在未经任何管理层审批的情况下,集团资金中心通过向4家关联公司转出合计42.83亿元的款项,当中总金额为9564元的利息收入没有记在集团账上。此次违规操作直接导致汇源果汁自2018年4月其停牌至今,其财务数据也停留在2017年中,再未见披露。

此外,也有人认为,此次辞职或许是在为资本进入汇源铺路,汇源近年来走向衰败,但仍具有不可否认的品牌价值。

在此之前,朱新礼曾尝试引入职业经理人来拯救汇源,但却因汇源“家族式”管理根深蒂固而频频失败。李锦记酱料集团前CEO苏盈福、百事大中华区饮料运营前副总裁梁家祥等5人,先后空降汇源,但几乎没有一位任职时间超过两年。

从人事上看,朱新礼的女儿朱圣琴是汇源集团执行董事、副总裁,此次与父亲一起辞职,女婿高勇曾是汇源果汁副总裁,后因经济问题退出公司。弟弟朱新德曾任汇源果汁总经理,侄子朱胜彪曾是汇源果汁法定代表人,后因商标授权纠纷被朱新礼撤职。

引入空降兵频频失败,汇源外内部人事动荡不止。去年1月,汇源有三个高管半个月内先后辞职,至去年10月又一高管离职后,汇源的执行董事仅剩朱新礼、朱圣琴、鞠新艳三人。

如今接替朱新礼董事会主席一位的正是剩下执行董事鞠新艳,同样由集团老人接任,朱新礼此次辞职会否真正放手,恐怕还需打上问号。

辞去铁饭碗,朱新礼成果汁大王

朱新礼是“92派”企业家的代表人物。

1992年以前,朱新礼只是山东沂蒙一个普通的村官,工作在基层,日日与果农打交道。80年代末,“要致富,种果树”是当地风行的致富口号,也许是受此影响,92年,朱新礼赶着下海潮辞掉“铁饭碗”创业,建起果汁厂,依旧与果农打交道。

辞职后的朱新礼接手了当地一家负债千万元、停产三年、已经倒闭的罐头厂,将其改名为山东淄博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开始了创业之路,这家公司就是如今汇源果汁的前身。

“激进、大胆”似乎一直是公众贴在朱新礼身上的标签,事实上,这两个特质在其经商之初早有显现。

1993年,汇源生产出了第一批果汁却苦于没有销路,于是朱新礼只身前往德国参加食品展,并成功拿下第一笔订单,价值500万美金。拿到第一桶金的朱新礼立即在第二年带着不到30人的队伍将公司迁至北京顺义,改名北京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

“风险肯定有,但怕风险,一辈子也成不了大事。”事后回忆起当时的决定,朱新礼这样解释。不到30人的队伍,既是车间工人,又是销售人员,靠着几辆面包车,汇源开进了北京市场。

1997年,汇源果汁用7000万拿下央视新闻联播开始前广告,成为当年央视标王。这次的广告投放也成功帮助汇源打开了国内市场,“汇源”成为中国驰名商标。

朱新礼一路狂奔,在2000年,汇源果汁就以22万吨的产量占据了当年国内23%的市场份额,是第二名的近10倍,销售额高达12亿元。与此同时,朱新礼决定在上游产业链扩张建厂。

大幅的扩展为汇源带来了不小压力,为了缓解资金紧张的情况,朱新礼先后拉来了德隆、统一和达能合作。

和德隆合作的2001、2002两年里,汇源在全国各地密集投资建厂,收购了26个大型果汁生产基地,加速扩张。2003年德隆陷入危机,朱新礼大胆提出对赌协议,使汇源成功退出德隆系;2005年与统一联手期间,汇源将旗下的罐装果汁业务的估值大幅提升400%,并利用统一集团出资的2.5亿完善了全国营销网络;一年后,汇源以35%的股份引入法国达能等投资者,开始筹划IPO ,凭借这次融资,汇源估值高涨至43.8亿元。

2007年,汇源果汁在香港风光上市,创下港交所最大规模IPO纪录,上市当日即大涨66%,市值一度超280亿人民币。

当初的村官,十年时间一跃成为身家62亿元的“果汁大王”,而诞生在山东小县城里的汇源浓缩果汁也相继出售到30多个国家。

没卖掉公司,汇源十年流血不止

在朱新礼眼中,汇源真正的高光时刻,或许是在2008年迎来全球饮料巨头可口可乐收购时。

当年,可口可乐宣布将以161亿人民币,收购汇源果汁全部已发行股份。此消息一出,民众“保护民族企业”的呼声不止,不过朱新礼本人倒是对这次收购颇为欢迎。

“企业就要当儿子养,当猪卖。”在这样的商业逻辑下,朱新礼同意了这次并购,为了降低成本,提高利润,朱新礼决定大幅裁员,自断臂膀。汇源果汁的员工随即从2007年末的9722人减少到2008年底的4935人,几乎腰斩。

朱新礼是铁了心要卖掉汇源,好将重心转至果汁产业链上游,在并购通过前,就对上游产业链大举投资,在湖北钟祥、河北隆化、宁夏平罗等地建立果蔬基地。但事不遂人愿,这次收购最终因未能通过有关部门的反竞争审核而作罢。

“如果能按照当初的计划,汇源估计早就成为千亿级的公司,不会沦落到今天的下场。”朱新礼对于此次收购的失败颇为遗憾。

自此,汇源开始了十余年的流血期。

为了恢复研发生产,汇源又开始大幅招兵买马,员工数再次激增到万余人,本就因此前在上游产业链的激进扩张而持续面临资金压力的汇源,这一番折腾下来,资金更加紧张。

从业绩来看,2010年汇源果汁就开始出现亏损,2011年至2016年,连续6年扣非净利润为负,净利润在2014年、2015年两年连续亏损,2016年以0.13亿的微弱成绩扭亏为盈。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0.56亿元,扣非净利润1.45亿元,扭亏为盈。

不过,在汇源扭亏为盈的2016年和2017年,其市场份额却一路下滑,年报显示,2016年时,汇源的市场份额为53.4%,2017年上半年下滑至45.8%,零售额的市场份额则从44.2%下滑至37.5%。事实上,政府补贴和变卖资产,已经成了汇源净利润的主要来源。

由于相关调查尚未结束,汇源的财报数据也停在了2017年。

此外,与可口可乐的收购计划流产后,汇源更是债台高筑,截至2017年6月30日,汇源果汁的总负债金额已达115.18亿元,负债率高达51.8%,2019年以来,创始人朱新礼被法院强制执行5次,冻结名下40余亿资产。

2018年负债累累之时,汇源违反上市公司条例,私自向北京汇源短期贷款42.75亿元,两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都是朱新礼本人。此次违规操作直接导致了汇源果汁停牌,截至发稿时,汇源股票仍处于停牌状态。

到了2019年4月,汇源果汁再次计划“卖身”,拟与天地壹号“联姻”成立合资公司来拓展市场,但不到三个月,汇源就以“进行交易的条件可能尚未成熟”为由,宣布计划终止。

港交所曾向汇源发函称:“如果不能在2020年1月31日前完成复牌条件,将启动对公司的退市程序。”汇源果汁去年11月的公告则显示,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下令将清盘呈请及临时清盘人申请的聆讯押后至2020年3月13日。

停牌中,这个一直想把汇源卖出去的老板,在汇源仍前途未卜之时,宣布辞职,汇源会走向哪里,成了有待揭晓的谜题。

  • 市界

  • 市界资本圈

  • 市界学姐

关于我们

投稿热线

010-57890968

加入我们:

boyahr@dingtal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