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古装剧快没存货了:限古令下产出缩水,需打造史诗格局

2020-02-14

字号: 标准 放大

文 ✎ 华宇

编辑 ✎ 廖影

在这个“不出门就是给国家做贡献”的时刻,不少人选择宅在家里看剧。《锦衣之下》《绝代双骄》《三生三世枕上书》······不难发现,春节期间的古装剧,延续了年前《庆余年》《鹤唳华亭》《大明风华》的热度,再次成为主角儿。

如果是在前几年,这种现象还比较正常。自从《甄嬛传》凭借精致的服化道、极为考究的台词、一波三折的剧情大火后,古装剧一度热到烫手。

不过,近几年古装剧遭遇严格管控,尤其是“限古令”出台,由此引发行业巨变。比如,已决定播出的《新白娘子传奇》撤档,《东宫》等剧被从视频网站首页推荐列表上移除。

一时间,业内谈“古”色变。到2019年5月,古装剧备案数仅1部。反观同期《都挺好》《小欢喜》等都市现代剧则霸屏黄金时段,古装剧屈居其下。

那么如今几部古装剧的大热,是否意味着其“死灰复燃”了呢?

01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放眼2019年全年,备案的所有电视剧中,当代类型题材占比为72%,去年同期为59%;古代题材则从2018年的15%减少至7%。2019年,古装剧的产出严重缩水。

“这跟政策的监管调控有关。”传媒分析师李然说道,“其中既包括从备案拍摄取证到平台端播出时长和部数的要求,也叠加了2019-2021年整个政策大年(2019年建国70周年,2021年建党100年)对内容导向的鼓励。”

限古令要求,所有卫视综合频道黄金时段每月以及年度播出古装剧总集数,不得超过当月和当年黄金时段所有播出剧目总集数的15%。

供给决定需求,而需求反作用于供给。在李然看来,这会倒逼内容制作方调整业务布局方向,减少古装剧的内容数量,同时增加对现实主义题材内容的储备。

2019年,备案电视剧数量锐减,处于过去10年来低点;备案题材上,当代都市、农村类占比提升,达到52%,占据半壁江山。

虽然年末,《庆余年》《鹤唳华亭》《大明风华》三部大剧的登场,为古装剧营造出一种“你方唱罢,我方登场”的气势,但这气势实为“虚火”。

2019年赶上70华诞,广电总局启动“优秀电视剧百日展播”,要求展播期间不得播出娱乐性较强的古装剧、偶像剧。被积压许久的古装剧才得以在年末集中释放。

“类似《将夜2》《庆余年》本应该是在2019年年初就播出的。”从事制片的刘笑语告诉市界,“但是后来因为内容导向延后播出了。”

所以,古装剧并未回暖。年末这波古装剧的繁花似锦,其实是一种清库存行为。

从2020年各大影视公司的影视项目备案上来看,华策影视重点项目有14部,其中古装剧只有3部;以拍摄古装剧擅长的慈文传媒,2020年预计开机的14部项目中,只有4部是古装剧,其他则均匀分布在军备、民国等题材。

然而立项古装剧,并不等于都会开拍。如今,新冠肺炎突然来袭,能否如约开机尚且不论,但剧组停工导致的供给下降,以及长视频观看时长的增加,或许意味着,很长一段时间内,市场上销售的、平台上播放的都是那些上游影视公司之前无法播放的存货。

02

应收账款与存货双高

因古装剧无法上映而带来的库存积压问题,一直以来就令影视公司颇为头疼。政策管控颇为紧张的2018年,不少影视公司的坏账是公司总营收的两倍甚至更多,而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多为负值。

目前来看,我国以电视剧业务为主的公司有华录百纳、唐德影视、欢瑞世纪、完美世界等。其中,欢瑞世纪是一家擅长古装剧拍摄的影视公司,曾出品过《宫锁心玉》《古剑奇谭》《青云志》,旗下拥有的IP也多以古装题材类型为主。

▵《古剑奇谭》庆功会

刚刚迎来大结局的《锦衣之下》就是由该公司出品的。受电视剧大热影响,欢瑞世纪股价迎来一波涨停。但这仍旧无法挽救公司业绩。1月21日,欢瑞世纪披露2019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4亿元-6亿元,去年同期盈利3.25亿元。业绩遭遇变脸。

欢瑞世纪在回复深交所问询中解释称,公司业绩下滑是因为影视行业短期规范化调整导致播出环境及市场需求变化,公司选择审慎投资制作影视剧,部分剧集售卖受到影响。因此,公司计提应收账款坏账准备3.31亿元,存货减值准备2.69亿元。

市界查阅资料发现,其播出环境变化指的应该是“限古令”。Wind数据显示,欢瑞世纪的电视剧及衍生品营收占比从2018年的83.86%下降至2019年年中的30.9%;而艺人经纪业务营收占比则从15.89%上升至69.1%。

多部古装剧积压,导致公司剧集售卖收入远不如艺人经纪业务。

2019年上半年,欢瑞世纪应收账款为18.8亿元,占总资产的40%;存货金额为13.95亿元,占比近30%,其中排名前五的影视剧分别为《江山永乐》《琉璃美人煞》《听雪楼》《天下长安》和《天目危机》,这里四部为古装剧。除《听雪楼》已在网络平台播出外,其余几部尚未播出无法获得收入。

可以说,“应收账款和存货高,是不少影视公司的顽疾。”传媒分析师姜晓冉表示,“尤其是古装剧,由于制作周期长、同时很容易受政策影响以至于无法上星播出,只能成为库存。“

而应收账款累积所带来的账龄恶化和坏账压力、引发商誉减值的大幅增加、质押居高不下等一系列问题,极容易导致公司现金流持续紧张。

尤其从账龄来看,欢瑞世纪1-2年的应收账款金额最大,占应收款的55.4%,超过11亿元。账龄结构极不健康。“账龄时间长,很容易导致公司回款速度慢;另一方面,老剧播不出,新剧没钱拍,制作和上映周期都会被拉长。”姜晓冉说道。

据了解,公司目前拥有的版权中仍以古装题材类型为主,包括《沉香如屑》《吉祥纹莲花楼》等。若积压的古装剧无法播出,账目拿不到回款,新剧拍摄遭遇现金流紧张,即便有IP在手,想必也很是为难。

03

平台方“见风使舵”

古装剧的投资制作容易使公司应收账款和存货双高,主要与其自身的某些特性有关。

首先是拍摄成本。相较于选景简单、服化道轻松的都市现代剧,古装剧在成本方面不占据任何优势。尤其是仙侠、玄幻等类型古装剧,后期特效也是一笔不菲的支出。

“古装剧的制作还是非常考验内容制作方自身的资本实力和制作能力的。”刘笑语举例道,“首先,戏服和场景布置就是很大的支出。都市剧里头演员还能说自带服装进组节省一大笔开支,但古装剧不行。”

▵《太子妃升职记》喜乐会举行

他印象特别深刻的是之前播出的《太子妃升职记》,当时看网友吐槽戏服都是演员自己缝制的时候,他只觉得心酸。“戏服真挺花钱的。”

刘笑语在横店有两个戏在拍,两个剧组加在一块儿差不多七八百人,服化道、场地、摄影、食宿等加在一起每天成本就一百多万。他最怕误工,每天都觉得在烧钱。

有数据显示,自2015年开始,魔幻类古装剧制作费用在600万/集,同比增长2.5倍。古装剧制作成本高、周期长、不确定性强,投资资金回笼周期慢、风险大成为了业内的共识。

让古装剧雪上加霜的是,IP效应失灵,平台的选择会倒逼制片公司更加严谨地选择拍摄项目。

“搁几年前,我们是看到大IP就想买,但现在需要看剧,不只是演员、导演,更关键的是剧情。当然演员也会更关注,但从‘流量明星’转移到‘演技派’身上。”视频平台方负责人李庆告诉市界,“我们有专门的团队用来评估项目,从它的剧本、粉丝基础到流行趋势,乃至剧组制作班底等等方面都要去看。”

一般情况下,他们会等电视剧完全拍完才会决定是否购买,甚至有时候会考虑放弃掉一些不确定的项目。“虽然有时候我们也后悔,比如大女主戏特别火的那几年,我们就看走眼了一部剧,但是以后我们还会这么做。”

李庆透露道,现在古装剧水涨船高主要是因为前几年,平台为了跟卫视争夺优质内容,不惜将成本提价造成的。数据显示,华策影视、慈文传媒、欢瑞世纪和唐德影视平均单集售价从2015年的145、203、117、139万元,上升到2017年的819、455、572和301万元。

随着古装剧题材受限、限薪令出台,平台方购买预算有所下降。“虽然下降的不多,但主要的分配比例变化了。”李庆告诉市界,相比于版权剧,平台已经开始向自制内容和定制内容倾斜。

比如爱奇艺计划将自制内容(含定制)占比提升至三分之一,同时建成10个自制综艺工作室和40个自制剧工作室。

但是,在李庆看来,古装剧受限也不是全无好处,影视公司为把剧卖出去会将服化道、剧本、后期这块的预算分配比例提高。“而对于质量好的、符合政策导向的古装剧平台愿意花钱去买。”

就如SMG东方卫视总监、影视剧中心主任王磊卿所讲,对古装历史剧,要跳出“后宫频频领盒饭,前朝阴谋理不断,戏说历史图爽爆”的顽疾,古装剧需要打造史诗格局。

(文中采访对象均为化名。)

  • 市界

  • 擒牛社

  • 市界学姐

关于我们

投稿热线

010-57890968

加入我们:

boyahr@dingtal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