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经翔:缺乏创新,互联网股票明年恐下滑修正 | 市界老友记

2019-12-02

字号: 标准 放大

作者 | 市界 沈鹏飞

编辑 | 朗明

安信证券召开的年度策略会上,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表示,经济转型对股价的变化至少是结构性的变化,产生越来越大的驱动力。

11月27日晚7:00,美国高盛证券亚洲市场部分析师,前新加坡富利资本香港区投资经理,周经翔,以美国投资人的角度分享了医药股的投资逻辑及A股值得关注的领域。

以下内容为周经翔口述,经市界编辑整理:

一、医药核心牛股的投资逻辑有哪些?

周经翔认为在新兴产业领域,医药类产业投资是比互联网,区块链还有人工智能更稳妥的投资方向,至少医药公司的好坏,有判断的准则。虽然医药公司的研发成本很高,但是三个阶段审核后,取得了药品认证就可以上市销售,尽管医药需要投入高度资本去做研发,只要研发出来的药物是具有划时代突破的药物,医药公司就可以赚到很多实在的钱。况且人永远会生病,市场对于西药、医疗器材、中药永远有需求。

从整体数据观之,在Phase 1药品成功进入Phase 2(注3)的机率为64.5%,而最终成功获FDA核准上市的机率为10.4%。在Phase 2药品成功进入Phase 3(注4)的机率为32.4%,最终成功获FDA核准上市的机率为16.2%。在Phase 3药品成功进入NDA/BLA的机率为50%,而获FDA审查核准的机率为83.2%,我们可以由这样的通过率对新药公司建立合理的获利评估模型。

这个月百济神州的“泽布替尼”成为第一个在美获批上市的由中国本土自主研发的抗癌新药,百济神州先前一直处于尴尬的境界:成立9年来还没有自主研发的新药产品获批上市,而之前的营运收入主要是依靠其他药企授权销售的产品。百济神州成立9年,近4年亏损14.5亿美元,百济神州的研发团队能力较强,虽然亏损较多,但很多投资人包括机构法人对它寄予厚望。

药企一旦研发出新药,就会获得一个很长的保护期,这样就有很充足的资金去研发第2种药物,新药前期投入资本很高,研发出后一款药品可以盈利几十年,因此很多机构法人在创新事业领域喜欢投资新药企。

二、强调去中心的虚拟币并不靠谱

区块链近期热度较高,很多上市公司纷纷发布公告,将转做区块链业务,区块链的基础理论常常强调是去中心化。

虚拟货币号称使用区块链技术去中心化,去中心化是各种应用都不需要一个中央储存机制,而很多人认为可应用在数字货币未来可能取代实体货币。而数字货币在虚拟交易平台上交易,每年都会有交易平台倒闭或者密码丢失的情况发生,需要一个中心化的交易平台,那这个情况就不符合真正去中心化的概念。

很多的交易平台会发生比特币失窃,甚至整个平台倒闭,这就说明区块链应用在数字货币还有很多不合式的地方,去中心化讲得出一套理论,但是目前可行的区块链应用场景并不多。

周经翔认为标榜去中心化产生的数字货币最后还是需要用到中心化的方式来进行交易,本身是矛盾的,而这样的安全保护并不见得很周全。

三、资金不能交给软件处理,身体可以交给人工智能?

很多人说人工智能远端医疗可以取代医生,但是人工智能远端医疗真的准确吗?人工智能影像判读病情,它只能成为一个医生的辅助工具。打个比方说,很多投资者买过所人工智能选股软件。如果让你使用软件时只把钱打进去,软件可以根据系统判断自己进行买卖,你完全不作监控,你放心吗?许多投资者不愿意完全相信选股软件的操作,金钱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将身体交给一个纯电脑系统去做诊断。

周经翔认为人工智能远端医疗只是辅助性的工具,最后仍要一个有专业的医生把去做一个综合的判断。

所谓的自动驾驶是指人坐在车上,系统去驾驶车辆。即使是现在比较成熟的谷歌自动驾驶,还是至少一个月会传出一次意外事故,且事故规模可大可小。也就是说自动驾驶还是必须受到人的监控,只能是一个辅助工具,并不能完全取代人类做判断。

周经翔认为人工智能技术目前技术仍然非常不成熟,不建议投资人贸然的只听消息就对人工智能领域进行投资。

四、2020年互联网可能出现较明显的泡沫修正

酒类的股票在中国股市里面是一个很稳健的传统产业,中国人有饮酒文化,送礼喜欢送酒,对酒的消耗量和需求量很大,而长时间大部分而言该类股是多头走势。

周经翔认为近期可注意煤矿运输产业、钢铁产业里的龙头公司,年底购物季节也可以注意电商产业的龙头公司。

2000年的时候出现了互联网泡沫,当时是属于桌上型电脑的互连网泡沫,之后由于手机产业兴起重新有新的应用而复苏。而20年后,很可能开始的一场手机互连网的泡沫,目前许多新的应用和发明已经了无新意或是杀手级的应用,这和2000年之前一两年的现象如出一辄。

比较明显的是2006年手机产业复苏后,iphone的上市,3G网络可以快速上网,手机上出现了很多APP,带动了科技公司和互联网的应用的复苏,最近几年又很难有突破性的公司出现。互联网手机应用型的互联网的成长幅度趋缓,甚至进入衰退的话,会导致导致这些龙头公司的市盈率被大幅往下修,公司的获利能力如果不再成长,甚至衰退,公司的市盈率就会往下修正,股价合理估值会下降,就容易造成泡沫经济。

周经翔认为2020年中互联网公司有可能出现较明显的泡沫修正。

  • 市界

  • 市界资本圈

  • 市界学姐

关于我们

投稿热线

010-57890968

加入我们:

boyahr@dingtal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