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华雪崩,审计行业一声雷!曾是最大内资审计机构,今迎至暗时刻

2019-11-07

字号: 标准 放大

​文 ✎ 余鱼

编辑 ✎ 刘肖迎

瑞华这座高楼正在坍塌,而落下的砖瓦或将重塑各大会计师事务所的位次。

因卷入*ST康得百亿利润造假、辅仁药业18亿现金“蒸发”等,曾经的内资审计第一大所迎来至暗时刻,近半年来其负面影响不断发酵。截至10月31日,已有129家A股上市公司抛弃瑞华,另选审计机构。

与之相伴的是员工大量流失。有报道称,10月中旬,瑞华会计师事务所190位合伙人提出退伙,占比超过其合伙人总数的5成;瑞华团队至今已约有三分之二出走,其中最大的团队转往了信永中和,人数接近1000人。

信永中和作为吸收瑞华团队和业务最多的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可能一举成为内资前三的大所,而包括致同、容诚在内的其他会计师事务所也在发生着不同程度的变化。

成立至今,短短6年,瑞华似经历了一个轮回,为它的野蛮生长付出代价。

01

瑞华的起伏

2013年,正值国内会计师事务所的第四次合并浪潮,中瑞岳华与国富浩华合并设立了瑞华。成立当年,瑞华以27.76亿元的收入跃居中注协前百强会计师事务所的整体第三,以拥有1951位注册会计师位居行业之首。

2016年,瑞华再次以40.3亿元的收入规模和百强中排名第二的成绩,刷新了自己和内资所的记录,高光无限。

2019年,两家经瑞华审计的A股“大白马”接连失蹄,瑞华就此陷入旋涡,公布的上年度收入和排名也分别降至第6和28.79亿元。

孕育出一个瑞华,需要十分漫长的成长、合并、分裂以及再合并,而细微的疏漏和一时的权衡,可能成为一粒埋在历史里的种子,而最终的果实,往往在极盛后落地。

从今年1月开始,康得新被曝财务造假,涉及虚增利润的金额高达119亿元,证监会已表态拟进行顶格处罚,作为其2012年至2018年的年报审计机构,瑞华不仅要被调查,也成为证监会接下来重点关注的对象。

4月3日,中注协相关负责人约谈瑞华首席合伙人,对其临近年报披露截止日新承接的湖北仰帆控股(ST仰帆)2018年年报审计业务进行风险提示。

7月,辅仁药业再次被曝出在账面存在18.16亿元货币资金的情况下,无法支付6300万元的分红,引起广泛关注。

10月,央企航天通信再发公告称下属子公司智慧海派可能存在数亿元的业绩虚假。

而这些公司背后的审计机构都是瑞华。

随着证监会调查的持续开展,瑞华手中多个客户的IPO项目和其他融资项目早已叫停,自身业务受到极大影响的同时,也给众多客户带来不同程度的困扰。

一时间,这家曾经的内资第一大会计师事务所,成为资本市场的负面榜样,甚至登上了央视,审计行业也被顺带推上了风口浪尖。

但这还不是瑞华仅有的雷,根据中注协2019年公布的信息,瑞华在2016年至2018年间共被处罚了五次,相应的注册会计师被处罚次数为15次,其中12次为警告、罚款处罚,3次为5年证券市场禁入处罚。

▵ 来源:中注协官网信息截图

本以为瑞华的剧情会就此逐渐减少,但谁曾想,因不服证监会的处罚,瑞华把证监会告上了法院,诉求为撤销证监会做出的ST华泽案行政处罚决定书,成为第一家状告证监会的会计师事务所。结果是,开庭当天,瑞华再次因为零七股份被深圳证监局处罚。

时至今日,该案尚未判决,但瑞华的暴雷还在发生,许多团队和业务已经纷纷出走,但同时也有为瑞华鸣不平和感叹行业问题的业内外人士。

但不论怎样,结局似乎很难再有改变。

根据YCY会计行业观察的统计,2019年更换审计年报会计师事务所的A股上市公司已达到325家(截止2019年10月31日),其中减少最多的自然是瑞华,129家客户的离开,带走了1.51亿元的审计收入和更大规模的业务总收入。

一棵大树倒下,还会有更多的大树继续生长。

现在众多会计师事务所正在吸收瑞华的原有人员与业务,一如早年瑞华的前身国富浩华也吸收了一家深陷绿大地造假旋涡的深圳鹏城会计师事务所,而康得新就是随着深圳鹏城所被带到了瑞华。

在深圳鹏城所正式收到证监会处罚的时候,已是一座空城,城里的合伙人早带着手底下的业务和员工并入各个新所,寻找庇护,另起炉灶。

多少年过去了,瑞华不仅面临着与当时的鹏城所一样的困境,解决的套路也是换汤不换药。

02

重新洗牌

11月2日中国经营报发文称,在10月中旬的瑞华合伙人大会上,有190位合伙人提出退伙,按其官网显示的合伙人总数360多名计算,提出退伙的合伙人占比为52.78%;瑞华团队至今已约有三分之二出走,其中最大的团队转往了信永中和,人数接近1000人。

某大型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对此表示“机构出问题,大家只能各自寻出路”。

轻描淡写的态度背后,似是业内人士对于这种变化的司空见惯。

根据YCY会计行业观察统计,截止于10月底,瑞华今年减少的129家客户中,有28家去了信永中和,24家去了致同,再往后是天健吸收的16家和中汇吸收的12家,其余12家会计师事务所接收了剩余的49家。

为什么最多的团队去了信永中和?

瑞华一方,面对目前的口碑,需要找一个一体化做的较为完善的事务所来消化和融合,而信永中和恰好是业内一体化相对完善的理想标的。

所谓的“一体化”,市界曾在《瑞华惊魂:一次野蛮生长的代价》中有过介绍,就是指对于新并入的团队,将其带来的资源、人力、物力进行集中整合,都丢到一个“大锅”里,根据各团队的优势,统一调配人员、划分利益。

这样的好处在于,业务洽谈与执行不再被完全绑定,不仅能够提高执行业务的独立性和专业性,还可以降低单个合伙人与某个具体项目收入之间的关联性,客观上限制了个别合伙人缺失契约精神、协助造假的动机和条件。

信永中和一方,虽然在制度上受到好评,近几年也没出过什么大的审计事故,但在中注协的排名情况却呈现缓慢下降,从2015年公布的第8名降至2019年公布的第11名,净落后了3个排名。

业内人士表示,信永中和也是要考虑排名的,因为排名直接影响的是新业务的承接,尤其是一些央企的审计项目。有媒体报道,信永中和接收瑞华业务带来的总收入将达到10亿元,如此计算,2019年信永中和可能一举成为内资排名前三的大所。

对于大规模接受瑞华的业务,市场上也有质疑,但某内资所资深合伙人表示,信永中和接收的瑞华团队是原来的北京部分,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从中注协公布的《2018年度业务收入前100家会计师事务所信息》来看,这个说法得到了证实,近三年瑞华被处罚的注册会计师大多来自陕西分所和深圳分所,并没有出现北京所的身影。

▵ 来源:中注协官网信息截图

随着瑞华的“分崩离析”,2019年也成为了审计行业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年。

截止2019年10月31日,2019年更换年报审计机构的A股上市公司已达到325家,其中10月份密集发生了155次变动,创下历史单月变更次数的最高纪录,其中,位列第一的瑞华占了79次,致同以37次占据第二。

致同会计师事务所在瓜分瑞华业务时,也被一家名为容诚的会计师事务所抢走了客户。

容诚会计师事务所,系由原先的华普天健改名而来,2018年以6.99亿元的收入位列百强榜第17名(2019年6月公布数据)。

2019年致同华东四所的许多团队并入了容诚,给容诚带来了大量的人员和业务。经业内人士估计,相比2018年6.99亿元的收入,容诚在2019年很可能实现超过100%的收入增长规模,进入内资八大所行列,成为最大黑马。

面对当前瑞华这块大蛋糕,容诚似乎也在考量,瑞华北京的内部人员表示,有消息称部分团队将并入容诚。根据公开信息,原瑞华客户中,当前已改聘容诚的有4家,后续可能还会增加。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10月24日,*ST康得曾发公告称拟聘请容诚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后续审计,而仅仅6日之后,*ST康得又发公告称将聘请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应该是没有通过容诚的风控。

国内排名前12的会计师事务所(外资四大、内资八大),将发生一个较大范围的换序。而相比次序变动,瑞华当前可能更关心的是自身还能否得以存续,证监会最后下发怎样的处罚决定,将成为问题的关键。

03

更大的变化

如果说瓜分瑞华的团队与业务,影响到的主要是行业前列的会计师事务所,那么一旦正在修订中的证券法切实落地,影响到的将是范围更广泛的整个审计行业。

2019年5月25日已结束征求意见的证券法修订草案三次审议稿,最大的变化在于取消了证监会和有关部门对证券服务机构从事证券期货业务的批准要求。

▵ 来源:人大官网信息截图

简单来说,就是此前承接证券业务(包括上市公司年报审计、IPO审计业务)的会计师事务所,是需要经过证监会和有关部门批准的,根据2019年3月证监会最新发布的名单,全国只有40家会计师事务所具备这类资格,其中22家位于北京(总所地址)。

其他未获得证监会批准的会计师事务所,只能做普通的年审(非上市公司)、验资、其他专项审计等传统事务所业务,范围小,收入规模也无法相提并论。

而放开这一限制后,理论上所有会计师事务所都可以不受资格限制地承接证券业务,审计行业将形成一种完全市场化的竞争。

这样一来,业内外最大的担忧是,审计质量如何保证?

草案中当然也有相关限制,比如新增的证券法170条规定,证券服务机构(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资产评估机构等)最近三年受到证监会行政处罚的,不得从事证券服务业务。

相比原来的“稀缺性”,证监会对于大量参与市场竞争并出现违规行为的会计师事务所可能会有更加严厉的处罚,形成优胜劣汰的效果,保证市场的秩序。

但处罚的发生能否赶得上违规行为的发生,这又是另一个问题。

截至目前,新证券法还在修订当中,许多业内人士针对草案提出了自己的修改意见,关于何时能够落地,律师表示立法程序并没有具体时间要求,最终颁布时间都不一定,只有在草案广泛征询意见的阶段会对外公开,后续进展暂时无法得知。

某大型内资所首席合伙人表示,该项立法目前已经进入人大法工委程序,但具体进度也无法掌握。

已知的是,按照证券法三审稿中的内容,市场将发生新一轮的洗牌,众多原本受到资格限制的会计师事务所,将开展大规模的业务拓展和人员扩张。

对于一线审计人员,尤其是能够独立带队的项目经理来说,经历过大所的上市公司审计项目,很可能成为后起小所竞相争抢的对象。

对于整个资本市场来说,金钱的诱惑和审计人该有的契约精神之间,也将上演一场激烈的博弈。

届时,中注协的前百家会计师事务所排名,可能又是一副全然不同的光景。

  • 市界

  • 市界资本圈

  • 市界学姐

关于我们

投稿热线

010-57890968

加入我们:

boyahr@dingtal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