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小打架不要命,与雷军“相爱相杀”,放言做第一被喷“大嘴”

2019-09-15

字号: 标准 放大

作者丨市界 冯晨晨

编辑|老拿

“没有人能够记住世界第二,只能记住第一。”华为没有退路,余承东同样没有。

这位出身农村家庭的“野孩子”,不仅打架出了名的不要命,在华为同样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华为产品线副总裁李小龙就曾表示,“这个工作狂,特别喜欢在晚上九、十点后给研发团队负责人打电话。余承东的电话会从公司启动车子开始,一直到车子停到家里车库。”

不过,在社交媒体上,余承东却将自己的另一面展现给大家。他不仅因上任后立下的五年战略规划报告太过“狂妄”,被封为“余大嘴”,还与雷军在几年间从“嘘寒问暖”演变成“相爱相杀”,被质疑是为提高品牌知名度的炒作。

这就是余承东,华为终端掌门人,50岁。自1993年加入华为后,这位中国手机圈的猛将已在华为供职26余年,被华为掌舵人任正非甚为器重。外界称:任余二人,堪称一帅一将的完美配合。

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打架不要命

出身贫寒打工上清华,入职华为拿下欧洲市场

1969年,余承东出生在安徽六安霍邱县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霍邱可谓当地较为出名的贫困县,而余承东从小也是个“野孩子”。

小时候打架,余承东虽然个子不高,但总能带领孩子打胜仗,他说自己是“玩儿命的那种,打得满脸是血也要继续打。”当然,后来在华为,余承东这种性格也帮助他屡有所收获。

在那个特殊的时代,农村孩子多数是放学后直奔农田,甚至就连上完小学的人都不多。不过,余承东虽“野”,成绩却一直不错,也正因此,余承东的父亲最终托人将他安排到了县城里的一个中学。

每天上学往返四个小时的路程,充满荆棘,每每下雨道路则泥泞难行。就在这样的条件下,依然坚持上学的余承东,最终以全县理工科第一名的成绩,考入西北工业大学自动控制系。

1991年,在大学毕业留校当两年老师后,余承东考上了清华大学的研究生。为缓解家中压力,让弟弟也能上学,余承东开始边上学便东奔西跑的做项目,赚钱供自己花销并补贴家用。

上世纪90年代,正值全国南下发展高潮。1993年左右,余承东利用到深圳做项目的空当,在偶然的机会加入了当时名不见经传,还只有200多人的华为公司。

作为为数不多的“知识分子”,余承东的到来并未让大家失望。在取得一些成绩后他主动请缨进军无线通讯业务,并在征得任正非同意后从零起步,于1997年推出华为主力GSM产品,由此推动华为GSM产品进入国内市场。

1998年,华为参与制定3G国际标准,成为标准制定组织成员和主要贡献者之一。在GSM产品研发上,余承东可谓华为领军人物。在研发出GSM产品后,华为开始大规模突破主流市场,在国际上打开局面。

这可谓余承东人生的第一次豪赌,他压上了华为的未来与自己的前途。在余承东被派往欧洲做到欧洲区总裁后,华为在欧洲可是打开了局面,市场份额从不到3%做到第一,他赌赢了。

“从1997年我一个人开始组建小组,到第二年春天苏州会议批准预研立项,再到如今傲立市场群雄用了15年。”余承东曾如此表示,表情里显得有些五味杂陈。

再成“接锅侠”

在任正非“嘲讽”中进步,因“太狂”被封“余大嘴”

2011年前后,小米一句为发烧而生的口号,响彻天地。雷军不仅掀起了国产手机自主品牌的浪潮,还将依靠运营商的“中华酷联”打得节节败退。

当时华为终端的主要业务,就是给运营商做手机贴牌,对做互联网手机可谓“一窍不通”。也正因此,谁都不愿意接手机部门。可就在此时,已担任战略与Marketing体系总裁、处境十分悠闲的余承东,再度主动请缨站了出来。

如果失败,余承东最次也得是引咎辞职,谁都不明白他为啥会这么做。

2012年初,“新官上任”的余承东砍掉大量运营贴牌手机和非智能手机的型号,使得华为手机出货爆减、营收暴跌,但这同样也解除了华为与运营商捆绑的风险,为今后的发展铺好了路。

同年,余承东推出智能手机P1、D1,以冲击中高端市场,可这些手机不仅销量不好,还屡遭用户吐槽,骂声不断。据说任正非在使用D1的过程中也频繁遭遇死机,以致最后当众将这部手机摔在余承东脸上。不过,这一传言尚未得到证实。

实际上,任正非“刺激”余承东已堪称日常操作,“余承东说产品做得很好,我认为有差距,虽然我用的华为产品,但是我的家属都不用华为产品,他们都用iPhone。”余承东后来接受采访时,试图还原任正非的话语。

就在任正非对余承东丝毫不留情面时,华为终端内部的部分元老也借此机会想让余承东下课。实际上,任正非虽然多次“嘲讽”余承东,但对他的工作始终给予最大帮助。这场“下课闹剧”,也最终在这位华为创始人一句,“不支持余承东的工作就是不支持我”中宣告结束。

此后,余承东对华为终端进行大规模人事调整。“很多次,很多人说我快牺牲了。每个阶段的目标没完成,我都会下课。但转变的过程中我没死掉,算活了下来。”余承东颇有感慨的表示。

不仅如此,余承东还先发制人,祭出了华为消费者业务在未来五年的战略规划报告,这个规划也就是余承东“余大嘴”绰号的由来。此后,余承东更是面对媒体定下利用4~5年时间,在全球市场超过苹果、三星,成为全球第一的目标。

当时网上最多的说法是,“余承东疯了、任正非找得什么人”。的确,当时可能令华为仰视的苹果、三星,甚至都未曾听说过这个“狂人”的名号。但在华为内部,却有着不一样的声音,“这是余承东找到的一个有效通道,他其实是在利用社会化媒体、社会化手段来给内部施压。手机市场就得用非常规打法,老余值得尊敬。”一位华为员工曾在接受采访时如是表示。

与雷军“相爱相杀”

半夜给员工打电话,世界第一梦何时实现?

真正巩固余承东“大嘴”称谓的,则是其与雷军的嘴炮战。

实际上,两人早年间交情不错,并多次在社交媒体上相互鼓励。2011年雷军发布小米手机1,余承东也正式接手华为手机业务,而在2011年~2013年期间,两人至少维持着表面的和谐。

直到2014年,画风突变。同年9月17日,一位网友发布了一条小米4和荣耀6对比的消息,说小米4为省成本没点胶,而荣耀6质量更好。雷军随后评论道,“这样的黑稿,是哪位友商的杰作?”

对此,华为高管相继转发雷军微博,并称其“做贼心虚”,而雷军则再度回怼,要求余承东管管华为终端的风气。不过,余承东则回应称,“在公司内部询问了荣耀团队,没人黑小米,建议小米大气一点。”

至此,两人骂战逐渐升级。不过,就在两人骂战火热时,不断传出这是为提高双方知名度和增加粉丝维护度,所做的“营销”。当然,不论是单纯的嘴炮,还是所谓的营销,都无法磨灭余承东对华为终端业务所作的贡献。

为完成定下的五年规划,余承东的手下同样苦不堪言。华为产品线副总裁李小龙就深受其苦地表示,“这个工作狂,特别喜欢在晚上九、十点后给研发团队负责人打电话。余承东的电话会从公司启动车子开始,一直到车子停到家里车库。”

不过,在余承东的带领下,华为终端业务终于做到全球前三、全国第一的位置。2018年,华为手机全球销量仅与苹果相差200万台。照此趋势,几年内超越苹果,乃至三星成为世界第一,也并非不可能的事。

8月9日,是华为2019年开发者大会举办的日子,同样也是余承东的生日。为此,余承东发文简单回顾了入职华为以来的各个阶段,“今天将迎来我加入华为后的第27个生日,50岁生日。从参与公司第一台数字程控交换机研发,到创建无线ETS产品,创建华为3G预研团队,担任3G产品线总监,无线产品线总裁,欧洲片区总裁,战略与Marketing体系总裁,终端公司董事长/消费者业务CEO……”

“不断超越,创造奇迹”这是余承东感慨的结束语。如今,那曾令华为仰视的苹果,也已开始在发布会上玩起了“怒黑友商”的套路。看来,时代当真是变了。但至于余承东和他的华为手机,能否在他入职30年之际,带来一份“稳坐世界第一宝座”的贺礼,相信时间会来证明。

想探索更多好玩资本故事,也可关注公众号市界(ID:ishijie2018)

  • 市界

  • 市界资本圈

  • 市界学姐

关于我们

投稿热线

010-57890968

加入我们:

boyahr@dingtal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