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晗的票房劫:《上海堡垒》惨败导演甩锅,华视上市再遭滑铁卢

2019-08-25

字号: 标准 放大

文 ✎ 华宇

编辑 ✎ 廖影

《上海堡垒》下映,滕华涛收回了对大众的道歉。

8月20日,接受媒体采访时滕华涛一反常态,回应该片演员争议,称“我用错了鹿晗,在一个不适合他的类型(科幻战争)里”。

随后演员向佐公开在社交平台发文疑似力挺鹿晗:“某导演说话请你不要太恶心了,如果人家当时不是顶级流量的话你会用他吗?”

导演甩锅不消多说,鹿晗自带流量属性却“发挥失常”也是事实:上映15天,票房1.2亿元,豆瓣评分3.2。众所周知,鹿晗微博粉丝数6068万,随便一条微博转发量就数百万。

这个出人意料的结果也导致电影背后最大的投资方华视娱乐马失前蹄:出资30%,金额达1.08亿元,算得上血本无归。

华视想必不曾料到,“大IP+小鲜肉”的制作模式曾养活了那么多烂片,如杨洋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杨幂的《小时代》,自己却掉到了坑里。

这个灾难性的结果,给正在冲刺IPO的华视泼了一盆冷水。

01

致命的一击

华视亏惨了。

首映会上黄牛炒出903.8元的天价票,一举冲上热搜,《上海堡垒》华丽登场。然而,除了深圳这场“能见到鹿晗”的首映会,其他影院场次上座率均表现平平,截至8月9日上映首日晚10点,影片以33.4%的排片仅拿到7321.5万元票房。

此后,《上海堡垒》更是一路高开低走。

▵ 《上海堡垒》电影海报

立项到上映,这部电影历经六个春秋,耗资3.6亿元。截至目前,票房不过1.20亿元,远难覆盖成本,这期间电影还曾被CCTV6爆出票房注水幽灵场。

上映首日,潮州、安丘、成都、合肥等多地网友发现“影院非正常排映”:相同影厅排映时间交叉,每场放映时长多为35分钟,并避开了黄金播放时段。

面对“注水幽灵场”的质疑,影院要么将“锅”甩给排片实习生,要么表示“不知情”。现实情况是购票软件上显示满座,但影院实际未安排放映。哈尔滨新一百店工作人员表示,“那几场是用来锁座的,不对外开售”。

影评人高军对此现象直言,这很大程度上存在票房注水情况,“如果场内没有观众,只能解释为幽灵场”。

其间还有网友曝料,自己买的是《哪吒》,到手的却是《上海堡垒》的纸质票,“然后上面手写成《哪吒》”。

种种迹象表明,《上海堡垒》仅1.2亿元的票房还有注水。网友调侃《上海堡垒》是放给阴兵厉鬼看的,CCTV6则用“坍塌”二字定义该电影,而与之同时坍塌的,还有华视的上市梦。

根据华视2017年递交的招股书,2014年-2016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702.84万元、-1.20亿元和3168.12万元。“影视剧因为制作周期长,一旦无法回本,资金周转不灵,就会出现资金断裂。”在影视行业工作多年的圈内人士张迪对市界表示。

更大的问题是,华视招股书中所列诸如《龙族》《斗罗大陆》《秒速五厘米》等影视剧要么迟迟未拍,要么拍了未上映。《上海堡垒》成为华视计划投资的几部影视剧中唯一一部上映的电影。

“而影视公司的盈利情况与影视剧项目的完成度有很大关系。”传媒产业分析师李凯说道。2018年3月,华视终止IPO审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盈利不稳定。

2019年1月,华视第二次冲击IPO,却又遭遇了《上海堡垒》的滑铁卢。

在影视行业,因为涉及到分账、税费,票房一般要达到投资的三倍才能回本。以保守估计,《上海堡垒》至少要卖出10.8亿的票房。

“影视公司上市本就艰难,不获批的可能性极大。”李凯告诉市界,影视行业IPO遇冷早有征兆。

尤其2017年11月证监会领导表示“发审委委员必须严把质量关,防止问题企业带病申报、蒙混过关”之后,影视公司的IPO之路可谓千难万险。2017年全年A股共400多家公司IPO,但影视公司却只有横店影视、金逸影视和中广天择等几家实现IPO。

这直接导致“过会率明显下降,到2018年初仅在40%左右”,与华视同一时期终止上市审查的还有新丽传媒、开心麻花、和力辰光3家影视公司。

李凯将行业遇冷归因于影视行业的轻资产属性,“尤其是2018年崔永元爆出阴阳合同事件,给监管层敲响了警钟。”他解释道,“而且影视公司本身报表利润虚高,存货应收账款占比很大,资金流紧张,模式极其不健康。”

这导致不少影视公司上市后,频频出现诸如业绩变脸、并购重组等恶性事件,乐视影视最后的一地鸡毛并非孤例。这些都让监管层加深了对此行业的顾虑。

02

讲好故事

让华视可以作为上市资本的是它引以为傲的IP储备。按招股书中所列,除了江南的《上海堡垒》,它手上还有《龙族》、唐家三少的《斗罗大陆》、吴晓波的《激荡三十年》等大IP,这些IP无论是粉丝基础还是话题度都无庸讳言。

华视表示,“这些丰富的选题和IP储备,以及公司持续挖掘优质、稀缺选题和IP的能力,是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那年花开月正圆》作为公司的成功案例就似乎有很强的说服力。当年这部剧投资2.2亿元,华视2016年仅预售款就收回2.9亿,稳赚不赔。

可惜,并非所有IP改编影视剧都能得偿所愿。

2015没有收回,导致华视2015年经营业绩亏损。

“I年,同样出自IP的电影《新步步惊心》和《第三种爱情》,票房情况均未达预期,投资成本都P并非影视制作公司的常青树。”李凯说道,近来大火的《陈情令》改编自晋江作者“墨香铜臭”的小说《魔道祖师》,但由于作者本人疑似涉嫌非法出版被刑拘,牵扯出一些作家非法出版个人志(作家不经过出版社自己印制的出版物),这是否会波及影视市场上已经在拍的其它同类IP作品还未可知。

▵ 滕华涛、鹿晗

“如果说所有的IP都改编完了,又去哪里扒呢?何况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被改编了那么多版本,也就只有那么一两个可以说是经典。”

《上海堡垒》的编剧和作者同是江南,改编效果尚不尽如人意。“所以最根本的还是在于影视公司对IP的研发以及本身的持续创作能力。”张迪说道,“但显然,这是整个影视行业所欠缺的。”

这便导致了资本对流量明星趋之若鹜。“尤其是在2010年之后,互联网新贵入局影视投资,喜欢从数据出发去衡量对一个影视剧的投入。”有业内人士告诉市界,影视公司为了获得广告商、投资方的青睐,拼命将自己的影视剧包装的“很值钱”。

于是“大IP+小鲜肉”盛行。“先谈好演员搞定流量,根本不把剧本放在心上。”无论是演员还是投资方都把钱放在第一位,为提高收视率无所不为。

加上目前我国在知识产权保护上还不是很完善,辛辛苦苦创作出来的剧本还有被抄袭的风险,“就更鲜有人投身于好剧本的创作,投资方想赚快钱,也不想在这方面下功夫,烂剧更加肆无忌惮地充斥着市场”。

或者可以说,是当下的市场选择让鹿晗去拯救地球,鹿晗才敢在末日之时,谈一场“霸道女总裁爱上我”的恋爱。

▵ 《上海堡垒》日期票房 数据来源:猫眼专业版

尽管在后来的采访中,导演滕华涛否认当初选角儿是看中了鹿晗的流量,但是从华视以往的投资来看,显然这说法不成立。

03

资本玩家出身

华视的创始人是海隆系的石油大亨张军。

2005年,民营资本已经可以畅通无阻地进入电影发行领域,这个行业一下子热闹起来。彼时,张军已经创立了上海图博可特石油管道涂层有限公司、海隆石油工业集团。

从石油跨界影视后,张军挖来一批人打理公司。

与多数公司不一样的是,华视的高管团队非影视出身的“科班”,而是清一色的金融圈儿人士。比如CEO王琛,曾任职于摩根士丹利(亚洲)有限公司投资银行部,财务总监李佳斌曾任职于毕马威华振会计师事务所、澳洲电讯公司,只有出任副总经理的赵毅正儿八经地干过传媒,曾任儒意欣欣影业副总经理。

高管们的出身似乎无形中印证了这家公司对投资的偏爱,这也能在华视的发展轨迹中窥见一二。

▵ 《新不了情》 新闻发布会

华视最初并未参与到影视剧的制作中,而是出钱坐等分红,比如参股《新不了情》《糟糠之妻》等。2010年,华视以主控这一新身份投资了《黄河岸边是我家》。

2013年,华视出品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上映,最终票房7.18亿元。

这一亮眼的成绩让华视坚定了信心,随后华视越来越多地参与到影视制作当中。无论是建立于热门电视剧基础之上的电影《新步步惊心》,还是有神仙姐姐刘亦菲和韩国欧巴宋承宪加持的《第三种爱情》,票房都不达预期,两部加在一起营收2884.97万元,导致华视最终亏损1.2亿。

从华视的营收构成中可以发现,华视的影视投资类型极不稳定。2014-2016年,电视剧业务营收占比分别为98.74%、37.17%、69.59%。而电影与电视剧业务此消彼长。

更为人诟病的是,华视手上参投的影视剧虽多,但能实现上映的却没多少。招股书显示,2014年-2016年,华视取得备案的电视剧有6部,仅获准发行3部;取得备案公式的电影有12部,获准放映的仅有3部。

这种现象的形成与影视行业的周期性也有关。一部电影或者电视剧,从立项到最终上映,中间大概需要七八道关卡、两三年甚至更长时间。

“如果影视作品未能通过主管部门审查,或者预售价格低于制作成本,影片无法放映或放映不达预期,将产生存货跌价的风险。”张迪补充道,“但是广告、冠名已经签了,片子上映不了,无法跟客户交代。投资了一两亿的片子一旦成为库存,公司倒闭就太容易了。”

对于这个圈子流动性之大,张迪感触很深。“很多人一开始进来的都觉着自己有机会,但后来很快就熬不住转行了。还有依赖项目存活的横店,诸如群演、道具、服装那些基层工作者,西北风更是常常喝。”

根据Wind统计的数据,A股共有164家文化传媒类上市公司,其中91家均在2018年出现扣非净利润亏损,全行业合计亏损近300亿元。

与如今影视行业惨淡经营不同的是,它也曾有过“人傻钱多”的时代,最为热火朝天的时候,横店可以同时期驻扎80多个剧组。年轻的导演和制片,虽无多少著作等身,也没有好的剧本,仍旧可以轻轻松松拿到融资。

然而,无论是煤老板、地产公司还是互联网大佬,他们涌入这个行业时有多疯狂,撤退时就有多干脆。资本向风口而来,逐利而生。

热钱退潮后,能留在岸上的终究只有好作品。

  • 市界

  • 市界资本圈

  • 市界学姐

关于我们

投稿热线

010-57890968

加入我们:

boyahr@dingtal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