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视往事:李东升的价格战,陈伟荣被迫下野,黄宏生锒铛入狱

2019-08-18

字号: 标准 放大

作者 | 市界 李曙光

编辑 |老猫

随着电视市场新的搅局者荣耀智慧屏正式入场,中国电视已经向着互联网和人工智方向快速迈进。

不知道有多少人还记得当年代表着中国彩电业辉煌的“华工三剑客”,如今华工三剑客也只有TCL的李东升依旧活跃了。TCL靠着华星光电,在面板市场站稳脚跟。但另外两家创维和康佳却着实过得不怎么样。

1978年,华南工学院无线电专业迎来了三个新生,名字分别叫李东升、陈伟荣、黄宏生。

因为这三个人的出现,华南理工无线电78级日后与巨星云集的北京电影学院78级被誉为当时的“超级班级”。

三人被称为“华工三剑客”,日后经过一番浮沉,李东升掌控了TCL,黄宏生在香港闯出了创维,陈伟荣则入主康佳。三位同窗掌控了中国彩电行业的半边天,在高度市场化的中国彩电行业,同窗同台竞技,成了那时中国彩电业第一次爆发的缩影。

三个人都有杀手锏:黄宏生“一个一个挖人才”,陈伟荣“一项一项争第一”,李东生“一个一个搞兼并”。

各有所长,互不相让。

1998年,TCL在离康佳总部300米远的地方树了一块广告牌。陈伟荣看到不干了,觉得不能被老同学压一头,立刻叫人赶制了一个更大的康佳广告牌,嚣张堵在TCL集团的门口。

李东生知道后召集所有销售经理们去看这块牌子,说:“记住,这就是我们的对手,大家加倍努力。”

但当时市场的老大是长虹,作为老牌国企长虹实力强大,三人曾经共同缔结同盟,商量好不互相挖角,引起价格战,随后康佳率先迫于压力降价,掀起一轮价格战。

那是2000年,但彩电行业已经开始了价格战。此后价格战愈演愈烈,丝毫不逊于现在的互联网烧钱大战,成为当时市场中最热络的战场,引发了无数学者的研究和指摘。

从学者宋永鹏,、王大军一篇发表于2005年名为《中国彩电行业恶性竞争的成因分析》的学术论文中可以一窥当时的惨烈,文中指出:

“中国彩电行业经历 20 年的超常规发展以后, 进入一个产能严重超过需求,企业盈利能力和生存空间不断下降的局面。中国大量引进的彩电生产线, 由于缺乏有效的资源配置机制, 造成许多企业难以生存 和发展, 从而被兼并、淘汰。2003 年底, 中国彩电生产企业 69 家,年产能力 8600万台,市场需求仅仅 2500-3000 万台, 多数企业生产能力利用率在 40%—60 %。”

李东升则在更早之前就用价格战尝了一把甜头,1993年刚刚出任TCL集团总经理的李东生,打出了“只要三四千元就可以抱回一台TCL王牌71厘米大彩电”,质量、画质和上万元的画王、火箭炮无差,一次全国家电产品交易会上,TCL的订货总额就达到惊人的2亿元。

2001年,康佳当年亏损7亿元,陈伟荣无奈选择离开,随后几乎销声匿迹。2106年一份关于深圳亿通科技的催债公告曝出,陈伟荣才再一次回归公众视野,只不过当年的彩电业大佬,已经变成了一位与被催债公司关系复杂的“实际控制人”。

创维2000年成功在香港上市,但却突遭变故,2004年11月30日香港廉政公署接到犯罪举报后,借创维公司在香港总部召开董事局会议的机会,拘捕了董事局主席黄宏生在内的10名人士。

当晚,香港律政司正式对黄宏生及其胞弟、创维执行董事黄培升提出起诉。二人被控涉嫌于2000年11月1日至2003年4月25日期间,与其母罗玉英一起串谋盗窃共9张从创维数码银行户口签发的支票,涉款4837万余港元。

随后黄宏生锒铛入狱,但创维却没有随之倒下,2012年创维黄宏生出狱后仅能担任集团顾问一职。

李东升布局TCL数十年稳扎稳打,将TCL不断带向辉煌,2016年TCL电视的全球出货量突破了2000万台,除了稳坐中国彩电行业第一、全球彩电行业前三外,也是中国企业首次进入2000万台俱乐部。

不过在小米等互联网电视的冲击下,TCL国内第一的宝座很快就拱手让给了小米,李东升一门心思放在了出海和面板上,TCL电视在国内已经不再有竞争力。

华工三剑客,终究消逝在一代人的记忆里。就像以前围坐在TCL大彩电前看电视的时光也回不来了,未来拯救电视的只能是内容和人工智能了。

想探索更多好玩资本故事,也可关注公众号市界(ID:ishijie2018)

  • 市界

  • 市界资本圈

  • 市界学姐

关于我们

投稿热线

010-57890968

加入我们:

boyahr@dingtal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