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1小时蒸发60亿!波司登被指“一文不值”,老板亏惨了

2019-06-24

字号: 标准 放大

作者丨市界 冯晨晨

编辑丨朗明

昔日“羽皇”波司登,正遭遇蛰伏一击。受此影响,与“老对手”加拿大鹅市值相差再度将近2倍。

6月24日,沽空机构Bonitas发布报告,不仅指出波司登公司“劣迹斑斑”,称其股票一文不值,短期内的估值为0港元。

此外,Bonitas还列出波司登的族长(董事长)高德康及其同谋的四大罪名:

中国信用报告显示,自2015年以来,波司登捏造8.07亿元的净利润,多报174%;以低廉的价格,处置人民币5600万元的实物资产给高德康;通过人为抬高价格,向波司登提供很少甚至没有价值的服装品牌资产,并从中抽走20亿人民币的现金和股票;向持有波司登65%以上流通股的波司登内部人士,支付重大历史股息。

受该消息影响,波司登股价从上午10时左右开始迅速下滑超过20%,随后宣布暂停交易。截止发稿,波司登暴跌近25%,报1.73港元/股,总市值185亿港元,市值蒸发超60亿港元。按截止2018年9月30日,波司登董事长高德康及其妻子梅冬共持股32亿股计算,两人身家蒸发18亿港元。

不过,对于此次被沽空,波司登财务总监助理吕萝苓对第一财经表示,“目前公司内部还在紧急开会商议,本周五波司登就公布全年业绩,目前正是缄默期,对方选择在此时公布做空报告、让公司如何反驳对方面临很多限制,所以内部还在讨论。”

波司登曾被冠以冠以“羽皇”之称。作为国内老牌羽绒服制造商,波司登从1995年起就是国内羽绒服行业销售冠军,并在2006年以超过3000万件的产销量,成为全球最大羽绒服生产基地。

2007年,波司登赴港上市,成为“羽绒服第一股”。不过,由于上市后的盲目扩张,导致波司登归母净利润从2011财年的14亿元,跌至2014财年的不足2亿元,降幅超过9成。波司登,经历寒冬。

实际上,近两年来波司登刚经历业绩的触底反弹。据波司登2018年中期报告显示,其营收由29.6亿元增至34.4亿元,同比增长16.4%,盈利更是由2.19亿元增至3.55亿元,大涨62.1%。此后,波司登股价一路走高,包括招银国际在内的机构纷纷给予买入评级,直至此次遭遇Bonitas沽空。

有意思的是,就在去年底,波司登还曾被不少媒体拿来与加拿大鹅“炒作”。

2018年12月初,加拿大鹅在中国市场蒙阴,其股价自12月初开始暴跌,12月6日,加拿大鹅全天暴跌8.44%。12月7日,跌幅继续,全天下跌6.64%。12月10日,加拿大鹅再跌4.26%。短短几个交易日,加拿大鹅股价下跌近15%,市值蒸发近70亿美元。

反观当时的波司登,在整体走弱的港股市场中杀出重围,凭借较好的业绩创下5年以来的新高。这两家国内知名羽绒服制造厂商,便被各媒体放在一起相比较,甚至有媒体还以“羽皇之战”为题进行报道。

2019年5月29日盘前,加拿大鹅公布第一季度财报,当季营收1.562亿加元,同比增长25%,创八个季度最低增速,也低于市场预期营收1.589亿加元。与此同时,加拿大鹅当季销售成本增长15.4%,整体支出飙升近40%。加拿大鹅预计,未来三年平均年销售额增长至少20%,远低于2019财年40.5%的增速。

财报一出,加拿大鹅随即跳空低开逾15%,盘中跌破33.60美元,日内最大跌幅超过31%,比此次波司登遭遇沽空的单日跌幅,还要高出6个百分点。

此后加拿大鹅股价虽有回升,但仅为杯水车薪。截止最新收盘,加拿大鹅报37.06美元/股,相比于此前高点的72.27美元/股,近乎腰斩,市值蒸发近40亿美元。单就市值来看,加拿大鹅的280亿人民币相比波司登的162亿人民币,高近2倍。

想探索更多好玩资本故事,也可关注公众号市界(ID:ishijie2018)

  • 市界

  • 市界资本圈

  • 市界学姐

关于我们

投稿热线

010-57890968

加入我们:

boyahr@dingtal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