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毛阿敏老公,曾靠倒卖木材为生,如今掌控万亿资产

2019-06-20

字号: 标准 放大

文 ✎ 李曙光

编辑 ✎ 成静卫

1989年,出道四年,已经是歌坛天后的毛阿敏在黑龙江演出5天,获得6万元的天价收入。

不料毛阿敏前脚刚乐呵呵的满载而归,后脚《哈尔滨晚报》就放出了一篇披露毛阿敏偷税漏税近4万元的文章,后经过大量媒体的转载,在社会上广为议论。

单位给予了毛阿敏记大过的处分,羞赧之下的毛阿敏甚至想到了要去寻死。

这次东北之行,给这个歌声动听,却总在“钱”上糊里糊涂的上海女孩留下深刻的印象。

但当时毛阿敏一定想不到,她未来的丈夫此刻正匍匐在小兴安岭的五营区,听着自己的《迷路的女孩》,靠着倒卖红松,默默攒着第一桶金,日后将会成为中国资本市场最会玩“钱”的人之一。

▵ 毛阿敏

2002年,在一次工商界举行的酒会上,毛阿敏作为特邀嘉宾出席,一位相熟的朋友热情地把毛阿敏介绍给一个名叫解直锟的东北企业家。

毛阿敏此前没听过这个名字,但朋友对他夸赞有加,这个人也让她感觉非常沉稳和博识。

其后两人便开始交往,2003年闪婚组建家庭,婚后育有一子一女。

这个神秘商人,在和毛阿敏结婚前极少有公开报道,毛阿敏和其结婚后也从来不提丈夫,甚至在媒体问起时直言:“一辈子也不会把丈夫的身份公开”。

看得出来,她非常崇拜他。毛阿敏到底嫁给了谁?

随着时间的推移,毛阿敏丈夫的身份慢慢浮出水面。

但相比解直锟和毛阿敏的八卦,更让人吃惊的是谢背后浮现的“中植系”,这个横跨千家公司,掌握总资产超过万亿的系族,蓦然已经是中国商界的隐秘巨无霸。

最近几年,国内诸多资本系相继偃旗息鼓,但中植系一直活跃在舞台上。2019年5月,中植系公司增持*ST宇顺,驰援皇庭国际,举牌*ST美丽,这个巨无霸在资本上市场上如此密集出手,格外引人注目。

5月28日晚,*ST宇顺公告的《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全面曝光了“中植系”的持股情况,当前共持有24家上市公司股份,其中A股公司21家。我们终于能一览其全貌。

一个东北林业工人是如何一步步成长为资本大鳄,并迎得美人归的?

暴富的逆袭的故事很多,有人光鲜的大开大合,有人隐忍的默默积聚,解直锟把后者做到了极致。

我们试着探寻中植系的发家路径和运作手法,一个从实业起家的人,脱实入虚之后,怎样获得了数万倍的回报。

01

逆袭东北

五营区位于小兴安岭中麓,当地最重要的特产是红松,上世纪90年代东北经济失速的时候,许多人把目光看向了成片的红松。

盗采红松成了个别五营区人解决生计自然而然的方式。

有人采就要有人收,解直锟便是红松的买家之一。

据公开资料记述,“解直锟在80年代时只是五营区印刷厂的一名工人,当时印刷厂出现亏损,解因能力突出而被任命为厂长并进行承包。在解直锟带领下,五营区印刷厂的经营大为好转。”

有了一些资本的解直锟便开始寻找各种挣钱的方式,陆续开了面食厂、服装厂、储木厂、水泥厂和养殖场。

其中,靠着储木厂进行红松倒卖,是来钱最快的方式,解直锟由此发家。

与周围一众性格豪放,却内心保守不愿意的冒险的东北人不同,解直锟看起来隐忍低调,但思维却极为开阔。

“东北现象”盛行之下,解直锟趁机经营并购五营区许多不良资产。

日后解直锟这种风格延续到了“中植系”,他们既保守,从来不轻易成为显山露水的大股东,却又活泛冒进,不肯放过任何一点荤腥。

到了90年代初左右,解直锟创立了伊春市五营区地方企业联合开发公司。

后来当海南成为一片开发热土的时候,解直锟甚至也在海南省澄迈县金安农场全资注册成立了海南伊海实业公司,注册资本120万元。只不过虽然闻到了荤腥,但当时疯狂的海南遍地是狼,解直锟没有在这片热土上捞到肉。

1995年4月,解直锟成立黑龙江中植企业集团公司,注册地址在五营区政府旁边,主要从事造纸材料经营。

当时的中植企业集团还是一家典型的实业公司。

02

脱实向虚

中植是如何一步步脱实入虚的?答案是房地产,搞房地产的人离不开杠杆,既然搞了杠杆那和金融的距离便为零。

法国作家拉罗什富科有一句箴言,“不管人们怎样夸耀自己的伟大行动,它们常常只是机遇的产物,而非一个伟大意向的结果。”

所以凡是在上个世纪搞房地产的就不要一直吹嘘自己的远谋和眼光了。

但即便明知道机会在眼前,那一瞬的决定还是可遇不可求的上帝摸了一下脑袋。

比如,上世纪80年代,明明在好好卖着科教仪器的王石,是怎么就脑袋一热想起了搞一搞房地产的?许家印为什么想不开要砸了国企的铁饭碗?

1997年,依托当地林业资源在好好造纸的中植企业集团,决定进入房地产开发领域,开展多元化战略。随后其项目在全国遍地开花。

房地产之外中植企业集团也开始大举投资水利、公路等基建产业,双鸭山至七星镇公路、伊春市五营国家森林公园旅游公路、内蒙古大青山水库等都有其身影。

这也侧面反映中植企业集团在黑龙江本地拥有良好关系。

2001年,中植企业集团开始尝试进军金融产业。

而奠定“中植系”日后江湖地位和核心运作模式的是,2002年中植企业集团联合哈尔滨市国资委、黑龙江省牡丹江新材料公司和哈尔滨宏达建设公司等五家企业,共同出资重组哈尔滨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成立中融信托。

日后,解直锟以中融信托为造血中枢,触角遍布资本市场。

2008年起,“中植系”逐渐收缩基础产业,更侧重金融投资业务,着力发展资本市场业务。“中植系”进场往往意味着风卷残云,几乎没有实现不了的事情。

解家在当地的传奇不止是解直锟,还有他的哥哥解植春。

哥哥解植春走的是一条完全不同于解直锟的体制内道路,成就完全不输于弟弟。

其在光大证券十多年,参与并见证了它的诞生和崛起,最后升至光大证券总裁,中国光大集团总公司副总经理兼光大永明人寿保险公司董事长。

2014年4月解植春被调任中投公司任副总经理兼中央汇金公司总经理。

解植春从业经历覆盖证券、银行、保险等不同领域,是不可多得的“全才”。有人评价兄弟两人为中国的“资本双雄”。

2015年5月29日,解植春从中投离职。他在朋友圈发布《乙未十愿》回应辞职事件,这十愿分别是:真我生活、精神救赎、崇尚简朴、系统读书、路走修行、节制欲望、缩减社交、价值选择、思考写作、理想创业。

如此潇洒的辞别方式在金融业当真也不多见,如今解植春仍在多家公司担任董事, 以及深圳大学中国特区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特聘教授及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等。

03

扩张之路

漆黑的海面下暗流滚动,巨兽徘徊而过,看不清踪影。

短短十多年间,解直琨的资本版图,悄然膨胀到一个不可想象的地步。

解直锟财技惊人,他并不直接持股麾下大部分上市公司,而是通过多层复杂股权结构设计,使得持股极为隐蔽和分散,外界难以窥探“中植系”的全貌。

这个庞大的中植企业群,股权关系勾稽复杂。以中融信托为枢纽和资金平台,中植系完成了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

“中植系”最典型的运作是旗下公司先通过中融信托筹措资金、收购原始的资产,随后让上市公司收购,并借此堆高公司的股价,在此过程中获得双份收益。

这期间,为了达到运作目的,“中植系”内的金融平台间会互相合作,接续资金、放大杠杆、分散风险。只要资金链不断,这个游戏可以一直进行下去。

有并购界人士对中植系评价称:“将上市公司+PE模式演绎到极致,在股权关系上错综复杂,在规则边缘游刃有余。”

2013年6月,兴业矿业拟向大股东兴业集团及西北矿业定增1.04亿股募资10亿元。

西北矿业斥资8亿认购8351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15.4%,发行完成后一跃成为第二大股东。

彼时西北矿业的大股东是北京兴嘉盈,北京兴嘉盈则由西部建元全资控制,而宋丽娜持有西部建元70%股份。

这几家公司向上追溯都能为中植系成员,宋丽娜是中植集团的重要人物。

但让人疑惑的是,截至2012年底,西北矿业净资产6.1亿元,当年净利润-2330.81万元。

乞丐一样的身家,西北矿业凭什么拿出来10亿元资金再买别家股票?

背后自然有大哥。

据西北矿业另一A股股东新湖中宝在2013年12月公告可见,西北矿业所需资金由兴嘉盈负责筹措并提供,标的股票取得的收益全部由兴嘉盈享有;西北矿业以定向分红的方式将收益全部分配给兴嘉盈。

中融信托早在2008年6月就设立了“西北矿业股权部分收益权信托计划”,融资规模1亿元,用于受让兴嘉盈持有的西北矿业增资扩股收益权。

2010年起,中融信托又成立3.5亿元的“兴嘉盈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及4期累计达4亿元的西北矿业股权收益权集合信托计划,由西部建元或兴嘉盈持有的西北矿业对应股权提供质押担保。

在兴业矿业这次增发中,中融信托成了最大的“金主”。类似的操作,在中植系扩张过程中屡屡上演。

作为行业内最大的黑马,中融信托崛起迅速,截至2018年末,其公司自有资产307.27亿元,管理信托资产6546.65亿元。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58.89亿元,居行业第一;净利润21.42亿元,行业内排名第六。

强大的中融信托,为中植系的扩张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

在中植系前期的运作中,往往只是身居二股东之位。很少在某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名单上看到中植系的身影。这也不难理解,二股东隐于背后,一举一动不容易引起注意,退出方便,大股东便不同了。

但在2015年ST宇顺股权收购案中,中植系却主动打破了这一传统。

这桩收购案中,中植融云以1.63亿元接手宇顺电子控股股东魏连速的652.65万股,魏连速同时将剩余股份不可撤销地全权委托给中植融云,使其表决权比例达到13.97%,成为拥有单一表决权的最大股东。

▵ 中植系对宇顺电子的股权控制关系结构图

资料来源:ST宇顺5月28日公告

中植融云同时表示:不排除将借助上市公司平台,整合优质资产,增强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提升上市公司价值。

所以中植融云花了1.63亿元成为大股东,其意在ST宇顺的壳资源,用以日后自家的资本运作。

宇顺之后,解直锟陆续成为美尔雅、ST准油、美吉姆、ST中南的大股东,操盘风格陡变,开始在资本市场高调亮相。

中植系的运作手法俨然已经成熟,一套连环运作,几乎完美无缺,找不到任何明显的破绽。

只不过常在河边走,哪有永远不失足的事情。2015年以后,A股市场风格转变,业绩差劲的中小盘股、题材股被市场抛弃,*ST宇顺、ST准油、美尔雅等中植系公司股价持续低迷,解直锟惯用的打法受到了严重挑战。

04

巨兽归何处?

屋漏偏逢连夜雨。

自2016年下半年开始的金融去杠杆,以及金融业加强监管风暴,让影子银行和信托业成为重点整治对象,中融信托这个“钱袋子”的施展空间也骤然减少。

有外界评论为避免被扣上资本大鳄的帽子,解直锟一度想弃车保帅,出售中植系所持中融信托的股权。

2018年3月12日,上市公司经纬纺机发布公告称,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结合的方式购买中植企业集团所持的中融信托约32.99%股权。

交易完成后,经纬纺机将持有中融信托约70.46%的股权,中植企业集团则成为经纬纺机第二大股东,持有其股份数量不超过3亿股。

经纬纺机由中国恒天集团控股,2017年6月,中国恒天已经整体并入中国机械工业集团公司。

在此次之前,中融信托四大股东分别为经纬纺机、中植企业集团、哈尔滨投资集团和沈阳安泰达商贸,持股比例分别为37.47%、32.99%、21.54%和8.01%。

虽然是二股东,但中植系却一直拥有极强的话语权。据《证券时报》报道,一位曾短暂就职于中融信托的人士表示:“(即便交易完成)中植实际控制中融信托基本可以确定。

但算盘都打好了,交易却最终以失败告终。

2018年11月11日,光棍节,经纬纺机没能剁手成功,发布公告中止收购股权。

经纬纺机公告的原因是:中国资本市场走势发生较大波动,标的资产所处金融行业的监管环境也有所变化,交易双方就部分交易条款尚无法达成一致,且公司目前尚未取得上级管理部门及监管机构的有关批复。

而在一个月之前,经纬纺机的母公司,中国恒天集团原董事长张杰落马被调查。

其实,中植系急速扩张,早已不再只依靠一个中融信托。

低成本的资金供应,是中植系运转的血液,而其供血泵早已变得更为丰富。

2008年,中融信托掌控的中植财富管理中心一直隐秘在中融信托背后,这个解直锟预备的重要后手一直在默默成长,探索适合自己的模式。

2011年,财富管理中心模式成熟,恒天财富从中融信托的财富中心独立而出,短短数年便成为拥有130家分支,资产规模2000亿元的大型金融服务集团。

恒天之后,财富中心一这套模式跑通,解直锟开始了大量的自我复制。

新湖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相继成立,每一家的资产规模都超过千亿。

于是单一的为整个中植系资本运作的输血的枢纽,已经悄然从单一的中融信托分散到了数个财富中心,即便在缴枪之后中植系依旧有充足的弹药。

中植系的金钱源流似乎永不休眠。

但神话不会一直永恒,近两年中植系并非一帆风顺,除了金融板块业务遭遇强监管,还频繁陷入“地雷阵”,乐视网、中弘股份、ST长生、易到、东方园林债券门、康得新、团贷网,大雷小雷中植系踩上了很多。

庞然的中植系是个传奇,但是未来驶向何方,现在还不得而知。

在中融信托官网上醒目的几个大字看起来颇为有气势: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是信托在新时代的责任和机遇。

逐利是资本的天然属性,但野蛮生长不应成为常态,由虚转实是资本大鳄们当下最现实的选择。不过,那些尝惯了肥肉的巨头们,能习惯吃素吗?

想探索更多好玩资本故事,也可关注公众号市界(ID:ishijie2018)

  • 市界

  • 市界资本圈

  • 市界学姐

关于我们

投稿热线

010-57890968

加入我们:

boyahr@dingtal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