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没钱上学,后靠挖金子身家超100亿,摇身一变成福建首富

2019-05-11

字号: 标准 放大

作者 | 市界 彭硕

编辑 | 朗明

陈发树最近有点烦。

如今的他刚坐稳云南白药第一大实控人不满一年,曾赖以成名的大卖场业务又被爆出关店消息。5月5日,上市公司新华都发出公告,公司一季度关店19家,其中福建18家,江西1家。关闭门店中,经营年限最长的已经超过10年,而最短的仅1年左右。关店原因主要是“长期亏损并扭亏无望”或“长期经营亏损且经过调整后仍扭亏无望”。

陈发树最早在福建倒卖木材起家,随后经营卖场闻名。

他最传奇的一段经历,莫过于“看走眼”买下紫金矿业,身家一夜间暴增百亿。而今,陈发树的产业已遍布矿产、旅游、地产,甚至将千亿市值的明星公司——云南白药也收入囊中。上演了一出地地道道的穷小子逆袭故事。

穷小子逆袭,靠倒卖木材发家

人如其名,陈发树最早是做倒卖木材生意起家。

1961年出生的陈发树,家里有兄妹7人。幼时的陈家非常贫困,加上人口众多,常常都是揭不开锅。11岁那年,父母无力再供他读书,陈发树只好小学没毕业就辍学。16岁时,陈发树跑去运输公司应聘。“我叫陈发树,发财的发,树木的树,找我运木头肯定赚钱。”老板二话不说,就录用了他。

熟悉木材生意门路后,陈发树用“空手套白狼”的手法,跟福建各大家具厂谈合作,倒卖木材,“先是货车运,接着火车托运”。21岁那年,他赚到了第一桶金——1000多块——这相当于当时城里人一年的工资。到1986年,陈发树成了泉州当地有名的木材贩卖商,还花5万块在厦门买了套房子。

据说,在厦门定居后,陈发树母亲找了位道士给陈发树算了一卦,说木头只能发家,要想大富大贵,还得发展其他行业。

不知道是相信了道士的话还是陈发树看到了未来的趋势。1987年初,陈发树转而做起了物流生意。他把刚买一年的房子抵押出去,作为担保买了一辆三轮摩托车,带两个弟弟一起专门给一些杂货店拉货。

半年以后,有一家杂货店老板转卖店铺,陈发树和弟弟二话没说就接了下来。陈发树给这家不到10平米的小店取名华都百货。这也就是后来赫赫有名的新华都百货的雏形。

3年之后,陈发树在厦门拥有5家连锁超市,身家超过千万。到2007年,陈发树已经拥有32家超市,资产规模达到12.8亿,一年净利润超过1.3亿。

被坑拿下金矿 靠“猪队友”成首富

新华都的成功虽然让陈发树大赚一笔,但助力其登上首富宝座的却是“天上掉下来”的金矿。

2000年,陈发树在朋友的介绍下,买下一批用于建设水口电站的挖掘机、装载机等工程机械设备 。本意想着转卖牟利,谁知这些东西根本卖不出去、反而砸在自己手里成了“烫手山芋”。无奈之下,陈只好带着工程机械四处找矿山、接项目、开土方,想物尽其用。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了闽西上杭的一个穷矿——紫金矿业。矿刚拿到开采权,没钱买机械开采,而陈发树手上正好有机械,于是一拍即合把机械开进矿山。

这座矿是一所有名的贫矿,除了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之外没人看好,陈景河却一直坚信这是座“大金山”,倒腾来倒腾去的结果是,陈发树被陈景河欠了一大笔工程款。最后,陈发树迫不得已以债务换取了紫金矿业33%的股权。

之后,剧情却发生了反转。“猪队友”陈景河通过技术突破,让紫金矿业的可采储量一夜之间从5.45吨暴增至200吨,一跃成为“中国第一大金矿”!恰好从2002年开始,国际金价也从270美元一路狂飙至最高1900多美元。

2008年,坐拥满山金子的紫金矿业回A股上市,市值达180多亿,陈发树8年的投资收益翻了近400倍。此后,紫金矿业还每年给陈发树带来一两亿的分红。

同年的胡润富豪榜上,陈发树以180亿元个人财富排名榜单第29位,成为当年的福建首富。

死磕8年拿下云南白药

登顶首富后,陈发树愈发保持低调,甚至连秘书也不配备。他最新一次在暴露在公众视线内,缘起于他耗资200多亿,将中药第一股——云南白药收入囊下。

2018年6月11日,云南白药控股有限公司(简称“白药控股”)完成工商变更,王建华退出高管团队,且不再担任法定代表人,陈发树接任法定代表人,并成为公司董事长。耗时9年,陈发树终于坐上了这家千亿市值公司的掌门人宝座。

陈发树最早接触云南白药是在他当首富后不久。

2009年,为响应国家“烟草企业不涉足的行业”的号召。云南红塔集团决定向新华都转让云南白药12%的股权,交易价格是22亿元人民币。当时,根据中国管理国有资产转移的相关法律规定,此次股权转让已获得中国烟草总公司的许可。

但当二者签订完《股份转让协议》,陈发树已经将22亿元的转让费汇入指定银行账户后28个月后,这笔交易突然被中国烟草总公司阻止,理由是“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一怒之下,陈发树将红塔集团告上法庭,并声称将死磕到底。

官司前后打了2年,陈发树为此付出高达1700万元的诉讼费,但最终还是败诉了。虽然收回了22亿本金利息,却与云南白药失之交臂。

几年后,命运天平终于倾斜向了陈发树。2016年,国家开始大力推行国有企业混合改制,陈发树的机会由此而来。同年12月28日,云南白药的实际控制人云南省国资委、新华都及白药控股签署了《股权合作协议》。根据协议,新华都对白药控股单方进行增资约254亿元(实际为253.69亿元),交易完成后,云南省国资委和新华都分别持有云南白药控股50%股权。

8年前,陈发树拿22亿元没买到云南白药12%的股权;8年之后,陈发树又来了,他拿出了254亿元,成为了云南白药第一大股东。

关停超市,不做了!

资本市场叱咤风云的陈发树,其赖以起家的卖场业务却逐渐式微。

据新华都购物广场公司年报,2018年度,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68.50亿元,归母净利润为1711.49万元。尽管2018年新华都净利润实现扭亏为盈,但扣非归母净利润仍然为-1422.81万元。

2019 年第一季度报告同样显示。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16.59亿元,同比减少10.54%。归母净利润2791.64万元,同比减少2.65%。

实际上,新华都各项业绩已经连续多年下滑。根据wind数据,自 2013年起,新华都扣非后的净利润已经连续6年为负。而据中国网财经此前报道,新华都内部已是人心涣散,人员流失、管理内耗十分严重。

外界看来,有了“新欢”——云南白药的陈发树已经渐渐不那么看重零售业务。2016年,为了筹划参与混改巨资,陈发树曾频频大幅度甩卖核心资产筹措到70.65亿元资金。这些资产中就包含有新华都股权、旗下地产。

而更早之前,新华都的两元大将刘晓初和叶芦生的调走(被分别负责管理紫金矿业和武夷旅游项目),客观上也印证了这一点。

一位零售企业的高管称,新华都更像是陈发树的“面子工程”,很多人都知道新华都有新华超市和新华都购物广场,但其实外界人并不知道,零售板块儿并不是陈发树商业布局中的重点。“新华都零售业务的好坏,对陈发树而言,仅是皮毛,业绩好坏都不会伤筋动骨。”

上述高管还指出,作为主要核心首脑,陈发树的的志向并不在零售,其利润增长点和目标点也不在零售。“或者说过去零售曾是陈发树关注和注重的,但时过境迁,这种格局早已改变。”

想探索更多好玩资本故事,也可关注公众号市界(ID:ishijie2018

本周热文TOP5

  • 市界

  • 市界资本圈

  • 市界学姐

关于我们

投稿热线

010-57890968

加入我们:

boyahr@dingtal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