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拿一分钱,立志让中国成数学强国,曾痛批学术腐败:这是霸权

2019-05-11

字号: 标准 放大

作者 | 市界 徐雪

编辑 | 朗明

丘成桐是谁?

他有数学王国的“凯撒大帝”之称,27岁时就破解了世界级数学难题卡拉比猜想,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卡拉比—丘流形”,是物理学中弦理论的基本概念。33岁时,他已经获得世界数学界的最高荣誉菲尔兹奖,此后,他几乎拿遍了数学界的所有大奖。

他是哈佛大学教授、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而对于中国,它有着一个强烈的数学强国梦。

丘成桐参加电视节目《朗读者》

丘成桐的“中国心”

下飞机,我伸手摸了一下北京机场的地

1949年,丘成桐出生在广东汕头,同年随父母移居香港。父亲丘镇英曾是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的教师,丘成桐从小就接受到良好的教育。然而在丘成桐14岁那年,父亲的突然离世,让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陷入了困顿。

丘成桐一边打工一边学习,17岁考入香港中文大学数学系,开始了他的数学之旅。因为成绩优异,丘成桐被推荐至美国伯克利大学深造,在那里,他得到了数学大师陈省身的言传身教。数学博士毕业后,丘成桐定居美国,在高校和科研机构从事数学的教学和科研工作。

故土难离,1979年,丘成桐受到当时中科院数学所所长华罗庚的邀请,首次“访华”,30岁的他终于再次踏上了祖国这片土地。

由于自幼在香港长大,作为英国的殖民地,当时的香港对中国人存在着明显的歧视。“到了中国内地感觉完全不一样,因为这毕竟是中国自己的地方。”

丘成桐从小学习中国的历史、中国的哲学,喜欢吃中国菜,喜欢听中国话。用他自己的话说,对于中国这片土地,他有着自己的情感和共鸣,对于国家的情感并没有因为离开这个国家而改变。

“下飞机,我伸手摸了一下北京机场的地,我终于到了中国内地。到现在我还记得这个事情。”

回国后,丘成桐发现,中国的大学生教育没有搞好。按理说,能够到哈佛数学系留学的,应该是中国数学方面最优秀的学生,但到了哈佛后,这些学生的水平却往往不够。拿博士资格考试为例,其他国家的学生差不多能达到满分,而中国学生只能拿到一半的分数。

于是,丘成桐有意招收来自中国的博士研究生,开始为中国培养微分几何方面的人才,并在中国大学发起了数学竞赛等人才培养计划。在丘成桐的努力下,近些年哈佛招收的中国留学生,数学水平普遍提高了不少。

从不拿薪酬,却一直为科研筹资

我的钱足够用了

上世纪90年代以后,丘成桐先后在清华大学数学科学中心、香港中文大学数学研究所、中科院晨兴数学中心、浙江大学数学中心担任主任。但出人意料的是,1979年至今的40年间,丘成桐从未拿过中国一分钱的薪水。

不是学校不给薪水,而是丘成桐不要。他认为对中国数学有贡献就行了,不一定要钱。

“钱拿了有什么好处呢,买一个房子,开一个好车子,吃饭好一点。我小孩子长大了不需要这个钱,我的钱足够用了。”

虽然不拿薪酬,但作为世界知名的数学大家,丘成桐却四处为数学研究机构筹集资金,呼吁各方更加支持数学科研。不过,丘成桐直言,自己其实并不喜欢这样的活动,明明是在替国家着想,自己拿不到任何好处,可在面对一些做生意的“骄傲的资本家”时,却总像是在求他们为科研出资。

话虽如此,但为了项目能够顺利运行,丘成桐仍然在坚持做着这样一件自己不爱做的事。

丘成桐曾经对媒体表示,他生平立志只做好两件事情。

第一,做出一等的数学研究。

第二,为中国数学教育服务,帮助中国成为数学强国。

在丘成桐的带动下,清华大学数学科学中心已经汇集了来自海内外的100多名优秀教师和科研人员,在数学前沿问题的研究,数学人才的培养以及数学思想和成果的交流方面,影响力与日俱增。

丘成桐通过各种方法为这些年轻的数学家提供尽量丰厚的收入,但却对他们有着一条明确的规定——不准去其他地方兼职,因为他认为,一个人无论多能干,分太多心都是做不好事情的。

很多教授到不同的学校兼职,一年可能最多就去一个星期,拿到的薪水却不少,丘成桐认为这是完全不负责任的。“学生看不到他,老师也看不到他,可是系里面要做什么事还要由他来做主,这是霸权,是很不应当的事。”

称国内奥数培训机构为“工厂”

不后悔批评学术腐败

社会对于数学科学重视程度的欠缺令丘成桐感到担心。在他看来,不少家长急功近利的思想,扼杀了孩子对于数学的天性和兴趣。

丘成桐认为,中国家长大多数只希望孩子一生平安有钱,却不鼓励他们去承担更多的责任。一些孩子明明在数学方面有天分有兴趣,家长却鼓励他们去念金融,因为金融能够赚钱,这是很大的问题。

“同为奥数,美国的奥数是从兴趣方面来培养孩子的,假设有几千个美国小孩子学奥数,至少有几十个是对奥数很有兴趣的,但在中国学奥数的小孩子,有两三个感兴趣的就不错了。”

由于过分急功近利,原本应该从孩子的兴趣出发,提高孩子思维能力和学习素养的奥数培训班,全然变成了一个工厂,只培养了孩子解决奥数的能力,却抹杀了孩子对于奥数的兴趣。

丘成桐一贯对于国内数学界存在的问题直言不讳,他对中国有很深厚的感情,对中国的很多做法不习惯,便从西方式的角度去批评。

多年来,他曾在各种场合下,公开对于数学界的学术腐败问题以及其他不合理现象进行指名道姓的批判,往往身陷舆论漩涡中,但对此,他表示并不后悔。

“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我做的任何事,这个事情我不做,没人敢做,问题就改不了,那我到中国来干吗?我看到大批天真同时有才华的小孩子,假如他们因为某种制度出不了头,我过意不去。”

丘成桐看来,目前中国学术界已经有了很多积极的改变。十多年二十年前,一些名校教授不给本科生上课,现在都在教。很多教育部的官员对丘老表示,他说的话,他们都会看,也一直在改。

“这几年中国政府对基本科学越来越重视。因为大数据也好,人工智能也好,背后全部都是数学。没有基本科学,中国的科技突破不了,总是要跟在人家后面走。”

谈及自己的努力对于中国数学界的改变,丘成桐说:“能改变多少是多少,总是有人在改变。一个国家文化发展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登天的。”

今年4月,丘成桐获得“世界因你而美丽——2018—2019影响世界华人盛典”终身成就奖。几十年如一日,他把推动中国数学发展视为己任。数学强国,70岁的丘成桐仍然在路上。

想探索更多好玩资本故事,也可关注公众号市界(ID:ishijie2018)

  • 市界

  • 市界资本圈

  • 市界学姐

关于我们

投稿热线

010-57890968

加入我们:

boyahr@dingtalk.com